作者 主题: 【弃坑】【PF2 独立模组】疫石陨落 THE FALL OF PLAGUESTONE  (阅读 14836 次)

副标题: 因为觉得模组并不是特别有趣,目前决定弃坑,欢迎其他人接手

离线 999 nonaploid

  • Guard
  • **
  • 帖子数: 158
  • 苹果币: 0
疫石陨落
作者 Jason Bulmahn
译者 999nonaploid(弃坑)
校对 感谢笨哈
欢迎将已经翻译好的部分拿去使用

目录

疫石陨落
  part1 : 谋杀疑云
  part2 : 游侠的请求
  part3 : 深入薇尔利的巢穴

冒险工具箱
  埃特兰堡大事表
  镇子里的NPC们
  博特的车队和成员
  创建角色和背景
  规则和奖励
  支线任务
  致命植物
  鲜血泥怪

离线 999 nonaploid

  • Guard
  • **
  • 帖子数: 158
  • 苹果币: 0
Re: 【PF2冒险】疫石陨落 THE FALL OF PLAGUESTONE
« 回帖 #1 于: 2020-03-05, 周四 04:41:37 »
ps.我会更新完之后做pdf版本的,可以不用担心传阅使用orz

留给词汇表

Virlee 薇尔利
Etran’s Folly 埃特兰堡(直译为“埃特兰的愚蠢”,含义参考冒险工具箱,folly同时有小花园or小城堡的意思)
Elidir 艾利迪尔
Almas 阿拉玛斯
Plaguestone 疫石
Goblinblood Wars 地精血战
Silwyth Eldara 西尔维斯·艾勒达拉
Bort Bargith 博特·巴尔吉斯
Rolth Garley 罗斯·加莱
Phinick 菲尼克
Halold 哈洛德
Noala Kesrir 诺拉·凯斯瑞尔
Pen 监牢
Spite’s Cradle 仇怨摇篮
Isger 依斯嘉
Andoran 安多安
Aspodell Mountains 阿斯波戴尔山脉
Five Kings Mountains 五王山脉
Cheliax 切利亚斯
Cooky 古奇
Falcon’s Hollow 鹰窟镇
Glunda 格伦达
mangy wolves 疥癣狼群
caustic wolf 酸蚀狼
Olf 奥尔夫
Ulf 乌尔夫
Howl 嚎叫
Acid breath 酸液吐息
Keldaran 凯达兰
Tamli 塔姆力
疲乏 fatigue
Feedmill 费德米尔
Edra Wythe 爱德拉·韦斯
Delma 戴尔玛
flonk 弗隆克
kolnral 科恩拉尔
trin 特琳
amora 阿摩拉
sir lawren 劳伦爵士

离线 999 nonaploid

  • Guard
  • **
  • 帖子数: 158
  • 苹果币: 0
Re: 【PF2 独立模组】疫石陨落 THE FALL OF PLAGUESTONE
« 回帖 #2 于: 2020-03-05, 周四 05:51:40 »
简介

      埃特兰堡的日子从不轻松。它远离大众常用的贸易路线,对于从艾利迪尔到阿拉玛斯的商人来说,这里只不过是一个中转站。更糟糕的是,在地精血战之后,镇子遭受了瘟疫爆发的重创,这场灾难杀死了近乎一半的人口。 埃特兰堡自此再未恢复。这件事导致许多人称该镇为“疫石镇”,疫石代表着镇上的一个石碑,镇民曾经用它来安全地为患者和病危人士提供食物。人们将食物留在石头上,作为回报,病人将硬币放入石头上方填满了醋的洞内,醋可以清除铜币和银币上沾着的疫病。现在,该镇的许多房屋和商铺都空无一人,原本的居民早已死亡,只有少数孤儿被邻居收留,或留在居民区边缘自生自灭。

      当瘟疫降临埃特兰堡时,西尔维斯·艾勒达拉曾竭尽全力用草药和炼金术寻找治疗方法。然而,疱疹的毒性太大,同时在恐慌中,镇民们责怪西尔维斯没有提供帮助。当年老的精灵自己也感染瘟疫时,人们拒绝为她提供救助,他们没有在疫石上给她留下食物。不久后,她带着对幸存者永世生活于苦痛之中的诅咒死去,留下她的女儿薇尔利独自一人。年轻的半精灵薇尔利从未原谅埃特兰堡的人们如此对待自己的母亲。

      多年以来,薇尔利一直生活在埃特兰堡的阴影中。母亲的名声让她也背负了污名,城里的人们从未接受她。七年前,她离开此处,居住在附近一个古老的复合洞穴中。痛苦扎根于她的内心,促使她学习了母亲曾经用于治疗的炼金工艺。她在炼金术上青出于蓝,但是她利用自己的才能伤害周围的动植物和人们。从简单的调和剂开始,很快就变成了动物实验,然后实验对象转移到不幸的旅行者上。现在,她正计划使用村民拒绝援助母亲的那块疫石来完成对镇子的复仇。这是她胜利的前夕,复仇将杀死埃特兰堡的每一个人。


冒险综述

      冒险始于冒险者搭乘车队马车前往埃特兰堡的途中,矮人商人博特·巴尔吉斯同意带他们作为乘客旅行。城外不远处,车队遭到狼群的袭击,其中凶恶的头狼喷吐着酸液。冒险者协助拯救车队后抵达城镇,博特邀请他们共进晚餐,希望借此奖励他们的英勇表现。

      在与玩家共进晚餐时,博特中毒了,死于食物中隐藏的猛烈毒素。当地警长罗斯·加莱能力不足,他坚持将车队扣留在镇上,直到预定一个月后到达的巡游法官来判决。然而,英雄们有机会调查这起谋杀案,他们探索整个城镇,与毒杀案现场的所有人交谈。最终,调查明确指向厨房助理地精菲尼克给食物下了毒。一经逮捕,地精就迅速认罪,但坚持认为自己只是在食物中加了特殊香料,而不是毒药。进一步的询问显示,镇上的恶霸哈洛德胁迫了他。

      哈洛德的藏身处揭示出他不为人知的一面。这位镇上恶霸实际上是薇尔利的代理人,薇尔利支付他黄金和致瘾的诱变药水。击败哈洛德可能会帮助城镇,同时洗清与谋杀案相关的其他人的嫌疑,但是英雄们没能与下令谋杀的薇尔利更近一步。实际上,哈洛德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薇尔利了。他为她购买的商品和补给总是送到空心树桩中预先安排好的放置点。

      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在城镇周围土地巡逻的精灵游侠诺拉·凯斯瑞尔与冒险者进行了接触。她发现早先被冒险者杀死的狼群,并注意到影响尸体的腐败与城镇附近树林中出现的许多枯萎区域类似。她寻找冒险者们,希望他们可以帮助她调查这些枯萎区域。这将把他们引向监牢,薇尔利在这进行了动植物实验。关闭这个实验基地很危险,但是这会让冒险者找到一张通往薇尔利巢穴的地图,这是一个被称为“仇怨摇篮“的地方。 尽管地图上只有一个地标是熟悉的:哈洛德为薇尔利供应物资的空心树桩。

      利用来自哈洛德的地图和信息,小队可以前往附近山丘上的仇怨摇篮。在那儿,他们得知了薇尔利的计划:用可怕的瘟疫感染小镇。更糟糕的是,瘟疫已经在小镇中了——就隐藏在疫石中——并且她已经派遣了一名仆从去引爆,将瘟疫释放出来!击败这位炼金术士后,英雄们必须及时赶回城镇,以拯救所有人,摆脱薇尔利最后的复仇。



【译注:疫石长这个样子,侧面放饭,上面放钱】
剧透 -   :


离线 999 nonaploid

  • Guard
  • **
  • 帖子数: 158
  • 苹果币: 0
Re: 【PF2 独立模组】疫石陨落 THE FALL OF PLAGUESTONE
« 回帖 #3 于: 2020-03-05, 周四 07:26:09 »
第1部分:谋杀疑云

      冒险始于冒险者搭乘车队货车前往埃特兰堡的途中,矮人商人博特·巴尔吉斯同意带他们作为乘客旅行。向南有更快,更轻松的路线,但是对于想避开切利亚斯的人来说,这是最安全的路线。博特·巴尔吉斯是五王山脉的矮人商人,因其公道的价格和热爱交际的特质而在许多定居点受到欢迎,并且他多年来一直在使用这条路线。车队由六辆有盖货车组成,其中四辆载有补给品,贸易商品和小饰品。博特安家在领队车和装在其后的包厢中,而队尾的货车则是为乘客和厨师准备的。

      冒险者们都是车队马车上的乘客,尽管如果冒险者中有人选择货车驾驶员背景(第55页),他可能会为车队工作,负责驾驶队尾的货车。他们与食品,营地厨师古奇,还有其他几个乘客共享最后一辆货车。

     旅行者并非一定得在冒险开始时就彼此认识,尽管其中一些也可能是熟人。冒险者中没有人特别熟悉商队队长博特,或其他车队成员。车队距离埃特兰堡还有不到一天的路程,预计将在夜幕降临之前到达,以便疲惫的旅行者至少可以在镇上度过一个夜晚,躺在一张真正的床上,然后再继续下一趟旅程前往鹰窟镇。

      当你准备好开始游戏时,请阅读或描述以下内容。


      自从你们离开艾利迪尔已经过去了三天,你们登上博特·巴尔吉斯的一辆货车,驶向遥远的安多安首都阿拉玛斯。笑容满面的车队长将你们的旅行费用减少到一手可数的铜币,只要你们承诺在出现任何问题时保护车队即可。幸运的是,即使乘车本身并不舒适,你们在依斯
嘉腹地的旅程十分平静。

      今天早上当你们拔营出发时,博特宣布车队会在夜幕降临之前到达埃特兰堡,他承诺大伙当晚可以舒适地睡在床上,以此作为一天漫长旅行的奖励。车队的成员们笑了起来,彼此交换了一下知道些什么的眼神和不太显眼的的点头,但很快你们又上路了,马车沿着崎岖不平的小路颠簸着吱吱作响。



      在这个阶段,让角色彼此介绍并描述外貌。这也是一个简短描述车队其他成员和冒险者们穿越的乡间风貌的好时机。有关博特车队成员的更多信息,请参阅第54页。

      依斯嘉的这一区域人口稀少,由小型乡村农场和孤立的偏僻社区组成。这是一个温带的土地,经常下着小雨,在宜人的微风中散发出湿润泥土的浓郁气味。这条小径蜿蜒穿过低地,穿过溪流和小森林。多年的战争驱离了此区的野生动物,最近才开始恢复。

      如果冒险者在博特宣布消息后对车队成员的行为施压,这些成员就会小声地解释说,埃特兰堡的住宿条件也不比野外的地面好多少,甚至闻起来更糟。除了格伦达以外,他们都称该镇为“疫石镇”,取自20年前几乎灭绝整个社区居民的重大瘟疫,尽管没有人粗鲁到会在当地居民面前使用这个名字。

      午后晚些时候,车队遭到袭击!


引用
边栏:第一场战斗
      由于与狼的战斗是冒险者首次进入战斗,因此,务必花点时间确保战斗有趣且引人入胜,这一点很重要。疥癣狼群并没有太大威胁,但酸蚀狼是危险的敌人,可能会重创玩家角色。幸运的是,狼群没有使用有效的战术。它们不会特意使用夹击,也不会围攻较弱角色。酸蚀狼在战斗初期使用嚎叫,只有在受伤时才使用酸液吐息。如果在战斗中玩家处于不利地位,奥尔夫和乌尔夫可能会出现,吸引狼的注意力一至两回合,从而给冒险者重整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强调战斗的视觉,声音和气味。狼群在饥饿中咆哮,闻起来像肮脏的猎犬。当角色在潮湿的小道上冲锋时,泥土飞扬。犬牙撕开恶性的伤口,战锤击碎骨头。大成功重击时尽情发挥,夸大重大失败的后果。确保每个人的第一场战斗都会生动地印在他们的记忆中。


A. 疥癣狼群 【严重威胁1】


      “前方就到疫石镇啦,”凯达兰从马车前部喊道。在他话音未落时,便被车队两旁树丛中弥漫,一连悠长且悲恸的狼嚎声所垄罩。片刻之后,你们听到惊恐的叫喊声,一群强壮的疥癣狼呲着尖牙从树林里跳出来!


      这次袭击发生在车队距离镇子仍有半小时路程且无人援助的时候。

生物:尽管有超过十二只狼在袭击车队,但只有三只狼接近冒险者的货车。在杀死第一头疥癣狼的第一轮结束时,酸蚀狼从树林中出现,加入战斗(用“察觉“作为它的先攻检定,并插入下一轮战斗);当它靠近角色时会嚎叫。杀死酸蚀狼后,所有其他狼(包括与冒险者作战的狼)都逃进了树林。


疥癣狼 (3)
剧透 -   :
生物 –1
【N】【中型】【动物】
察觉+5; 昏暗视觉, 模糊感官 30尺
技能 特技+4, 隐匿+4
Str +1, Dex +2, Con +0, Int –4, Wis +1, Cha –2
AC 15; 强韧+4, 反射+6, 意志+3
HP 8
移动速度35 尺
近战[A] 咬+6 (娴熟), 伤害 1d6+1 p,附加跳蚤
跳蚤 除非在DC 14强韧豁免中成功,否则被疥癣狼咬伤的任何人都得到状态恶心1,持续1分钟,但是他们可以花费一个互动动作来刮除蚤并解除恶心状态。


酸蚀狼
剧透 -   :
生物2
【N】【中型】【动物】【特殊unique】
察觉+8; 昏暗视觉, 模糊感官 30 尺
技能 特技+8, 威吓 +8, 隐匿+8, 生存+8
Str +2, Dex +4, Con +2, Int –4, Wis +2, Cha +2
AC 18; 强韧+8, 反射+10, 意志+6
HP 30; 免疫 酸
移动速度35 尺
近战[A] 咬+11, 伤害 1d6+2 p,附加1d4 酸性伤害,附加击倒
酸液吐息[AA] 酸蚀狼从口中喷出一束鲜绿色的酸液,复盖30尺直线内所有生物。线上所有生物受到3d6酸性伤害(DC 16基本反射豁免)。酸蚀狼1分钟内不能再使用此技能。
嚎叫[AA] 狼发出可怕的嚎叫声,使30尺内的所有敌人士气低落。100尺以内的其它狼可以花费一个反射动作加入嚎叫,使嚎叫效果也从加入嚎叫的其它狼弥散出去。这会影响30尺范围内的其他敌人,使用酸蚀狼的威吓检定,给予 –4的环境减值。即使敌人接近一只以上正在嚎叫的狼,也不会受到一次以上的影响。所有受到此效果影响的生物都会暂时免疫24小时。

离线 999 nonaploid

  • Guard
  • **
  • 帖子数: 158
  • 苹果币: 0
Re: 【PF2 独立模组】疫石陨落 THE FALL OF PLAGUESTONE
« 回帖 #4 于: 2020-03-14, 周六 10:20:56 »
      战斗结束后:博特和塔姆力检查了车队,确保每个人都没事。当狼群袭来时,拉车的马匹受到了惊吓。尽管车队成员在战斗中拉紧缰绳防止马匹脱缰,队尾的车辆还是被拖出去道路几尺远陷入淤泥中,几乎无法挪动。这对战斗本身并无影响,但却阻挠了车队继续前进。塔姆力发现了这个问题,叫了奥尔夫、乌尔夫和冒险者们来解决问题。如果想要让车辆重新上路,至少要有两名冒险者提供帮助,当然更多援助者会使事情变得更加轻松。
     
      每一名协助这项任务的冒险者必须进行一次DC15的运动检定。只要两名冒险者成功了,车辆就会完好无损的重新回到正轨。如果成功的冒险者数不足两名,车辆仍然可以恢复行驶,但是所有检定失败的冒险者将因尝试而陷入疲乏。任何检定大失败的冒险者也会陷入疲乏。
     
      与此同时,博特检查了每个人的健康状况。奥尔夫和乌尔夫受了轻伤,他们表现出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但所有人都看上去没有大碍。博特将冒险者的行动看在眼里,对他们深表感谢。他提出要晚些时候在镇上请冒险者吃晚饭作为报答,并承诺要以自己的冒险故事来款待他们。


抵达埃特兰堡

      在打败狼群,让车回归正轨之后,车队又可以继续向埃特兰堡前进了。路程只要一个小时,车队在太阳落山前的几小时驶入城镇。所有的车辆都驶向费德米尔——这个小镇上唯一的旅店兼酒馆。
     
      埃特兰堡的大多数茅草木屋看起来都很相像,而且都缺乏修缮。不少房屋看上去显然废弃已久,连屋顶都坍塌了。如果冒险者们对这些景象的事情提出疑问,车队里的任何人都可以告诉他们,这个社区在20年前受到瘟疫重创之后再未完全恢复。关于城镇的细节和值得注意的地点,都记录在第51页。

      当众人穿过城镇中心时,车队绕过了一块古老的疫石,一块巨大的扁圆柱状的2尺高的石头,中央有一个洞,侧面有一个碗形状的凹槽。当瘟疫肆虐时,镇民将食物留在凹槽中送给病人,而病人则把钱币留在中央小洞中(当时洞里盛满醋液来清除硬币上的污染源)。现如今,石头只不过是一块布满苔藓的遗物,尽管本次冒险中的恶人已经为疫石制定了致命的计划。

      到达目的地后,车队成员夜间保护车队,博特则在镇上游走于手工艺人和定居在埃特兰堡的家庭之间洽谈业务。这让冒险者们有时间探索费德米尔,并结实社区内的一些有趣的角色。这是介绍非玩家角色的好时机,使用第52页的详细介绍来熟悉角色,这样当冒险者与镇民交谈时你就可以扮演这些角色了。


与重要角色见面

      冒险者可能会遇到的第一个角色是爱德拉·韦斯——费德米尔的养马人。她在车队抵达的时候与一行人碰面,随即就担心起马匹的情况。过不了多久,冒险者就会见到戴尔玛和费德米尔的其他工作人员。值得留意的是,地精菲尼克在新进城的人面前十分怕生,就算新进城的人里面有些是地精也是如此。

      当冒险者第一次进入费德米尔的酒吧时,他们发现酒吧内除了一个高大粗鲁的人类男子之外没有其他客人惠顾——这位男子是哈洛德。菲尼克正在给他端上菜肴和饮品,还在每次哈洛德要求续杯的时候都短促地吱吱叫出声。试图与哈洛德交谈的冒险者会发现,哈洛德除了简短而没有礼貌的带有侮辱性的回复之外,和他们没什么好说的。不久后,他吃完饭就离开了。如果任何冒险者向工作人员询问哈洛德的事,工作人员会说虽然哈洛德在镇上算是个恶霸,但只要不去招惹他就没什么问题。


事件1. 酒吧斗殴        中等1

      傍晚时分,博特回到了费德米尔并邀请冒险者们共进晚餐。他预约了一张凑近演出台的桌子,在台上,镇子里的吟游诗人弗隆克正在调试乐器,这时晚餐也被送了上来。费德米尔的其他桌子则坐满了本地农户,以及其他几个重要角色。

      今晚,科恩拉尔和特琳为客人服务,戴尔玛负责吧台,阿摩拉则在后厨忙碌。冒险者们可以看到菲尼克到处做着各式各样的零工,但是晚餐开始之后,地精的多数时间都在后厨帮助阿摩拉。当晚饭开始时,劳伦爵士就在酒杯中埋头不起,他向后倚靠在椅子上,摇摇欲坠。与此同时,农户伊罗姆正在忙着和乌尔夫、奥尔夫兄都赌博喝酒。
第一道菜端了出来(野兽肉配单面烤油酥甜饼烤萝卜,配萝卜麦芽酒),博特忙于询问冒险者的来历和去向,也讲述了几个他自己最精彩的故事(见“博特的故事边栏,第54页)。

      生物:在晚饭快结束的时候,正好萝热粥作为甜品被端上了桌,科恩拉尔不小心撞到了正端着一轮续杯准备就座的农户伊罗姆。农户把酒撒了一身。伊罗姆站起身冲着可怜的科恩拉尔大吼大叫。片刻之后,伊罗姆就开始挥舞拳头掀翻桌子,酒馆的公共区域突然爆发了一场战斗。在这次遭遇中,你也许可以复习“非致命攻击“的规则,在CRB的第453页。

喝醉的农民   生物-1
剧透 -   :
【NG】【中型】【人类】【类人生物】
察觉+2
语言 通用语
技能 运动+5, 学识(农业)+5
Str +3, Dex +1, Con +1, Int +1, Wis +0, Cha +1
物品 结实务农服(视为棉甲)
AC 13; 强韧+5, 反射+3, 意志+2
HP 16
移动速度 25尺
近战[A] 拳头+5 (灵魂,娴熟,非致命,非武装), 伤害 1d4+3 钝击
近战[A] 椅子+3 (临时), 伤害 1d6+3 钝击
远程[A] 杯子+1 (临时,攻击距离10 尺), 伤害 1d3+3 钝击


引用
边栏:塑造谜团

      博特毒杀案是这一场冒险中的中心谜团,为了让一切按照计划进行,你应该让环境在造成博特死亡的这段时间内保持一定程度的混乱和迷惑。酒馆斗殴,无论长短,都可以起到干扰作用,确保冒险者弄丢了好几位嫌疑人的踪迹。尤其是战斗中在场与不在场的人对于塑造谜团和解谜分析至关重要。

晚餐期间在场:费德米尔的工作人员(阿摩拉、戴尔玛、科恩拉尔、菲尼克、特琳),镇民(农户伊罗姆、吟游诗人弗隆克、劳伦爵士、其它14名农户),车队员工(博特、奥尔夫、乌尔夫),冒险者们。
战斗期间离场:戴尔玛、劳伦爵士、菲尼克、特琳。
战后和回归:罗斯·加莱、塔姆力;戴尔玛与罗斯一同归来。



      在战斗过程中,整个费德米尔的公共区域一片混乱,十几个喝醉的农户让酒馆变为大型斗殴现场。将整个酒馆公共区域视为困难地形,因为场地中挤满了顾客、被掀翻的椅子和其他杂物。冒险者们要如何参与取决于他们自己,农户们大多数用拳头攻击,但个别也会举起椅子或是扔出酒杯。如果冒险者平复了三名农户以上,战斗就可以结束了。

      在战斗中发生了几件事,这些事马上就会变得至关重要。劳伦爵士从前面溜走了,而菲尼克则从后门的马厩逃离现场。戴尔玛也马上离开去寻求警长的帮助。与此同时,博特试图让大伙冷静下来,但是回报他的是一个飞过来的椅子。特琳在战斗开始没多久就被一个酒杯砸中,她从马厩跑出去找她的哥哥。吧台区域也一片狼藉。

      一分钟后(10轮战斗后),或是冒险者们设法结束战斗后,戴尔玛带着罗斯·加莱警长回到费德米尔。镇警长将所有参与斗殴的农户都压到一张角落的桌子边以进行严厉的审问(这是为了开具犯罪证明,另外,镇上并没有监狱)。如果有人在战斗中造成了致命伤,多亏了戴尔玛的医学技能,他们得意蒙混过关,尽管警长对造成了致命伤害的人使用此类战术对付手无寸铁的农户颇有微词。如果冒险者在战斗结束后试图帮忙,罗斯会不怎么认真的感谢他们的协助,但鄙夷地告之他们之后的调查并不需要。



离线 999 nonaploid

  • Guard
  • **
  • 帖子数: 158
  • 苹果币: 0
自闭更新
« 回帖 #5 于: 2020-03-26, 周四 09:32:20 »
人为食亡

      斗殴过后,博特邀请冒险者回到餐桌继续进餐,还给大家添了一轮酒水。在战斗前甜点就已经送上桌了,博特对众人盛赞餐厅的萝卜粥,声称这是他的最爱,这也让大伙明白了他面前摆着特大号粥碗的理由。实际上,博特的碗在很多方面都十分独特——这个碗里也被下了毒。

下毒的甜点:开始享用甜点仅仅几分钟过去,博特就开始咳嗽起来,窒息哽噎。他装作只是有些消化不良的样子,继续讲述他刚才没说完的故事。一小段时间过后,博特再次咳嗽起来,显然,他十分痛苦。他的脸呈现青紫色,口中吐着泡沫。几秒之后,他双目翻成白眼,肚子里咕隆作响。片刻,他倒在桌子上,断了气。冒险者们也许会使用医学技能试图救助博特,医学检定DC14,成功的冒险者发现博特并没有被什么物体噎住,但他的气管肿胀闭合,这可以判断出博特中了毒。允许冒险者再度进行医学检定来治疗中毒(对抗致命毒药的DC24),以协助博特的强韧豁免抵抗毒性。然而,在萝卜粥中的毒药实在剂量太大,即使通过某种手段为他开喉恢复呼吸,博特在对抗毒药的强韧豁免中仍然每次都失败并最终死去(22点生命值HP,强韧豁免+6)。
      对冒险者而言幸运的是,即使某些冒险者意外摄取了少许,碗中也只剩下微量毒药。使用下文中的毒药描述判定所有的微量摄取,但效果最长仅持续1分钟。

紫色吐息(非常见,致命毒素5)
受到紫色吐息影响期间,角色无法减轻恶心状态。
豁免骰 DC24强韧;
潜伏期 1D3分钟;
最长持续时间 6分钟;
阶段1 1D6点毒素伤害,恶心1(1分钟);
阶段2 2D6点毒素伤害,角色无法呼吸(1轮);
阶段3 3D6点毒素伤害,角色无法呼吸(1轮)。

      博特的死亡来的太快,以至于费德米尔中没人有机会做出应对。博特倒下之后,镇民围成一团看热闹。几轮之后,戴尔玛和罗斯来到桌前查看情况。镇民们都看到了冒险者试图帮助博特,很显然冒险者不是案件嫌疑人,但是最初,周围的镇民都在为博特的身体情况担忧。一旦博特已经确认死亡,整个酒馆陷入沉寂,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也会看看他们自己的食物)。



罗斯的调查

      作为该镇唯一的正牌执法人员,罗斯·加莱十分无能。他是市长的侄子,除了解决牲畜的纠纷和打断偶发的酒后斗殴之外,他几乎什么也不做。实际上,镇上已经多年没有任何值得上报的案件了。因此当博特去世时,罗斯意识到自己遇上难以解决的大麻烦了。

      警长最初的意愿是盖上尸体,把这张桌子的所有人和车队的全体成员带到马厩去,轮流一一交谈询问事件经过。尽管他窃窃希望某人可以提示他一些线索,但老实说警长也只是希望更详细地了解事情的经过。
罗斯警长听说冒险者试图帮助博特,结合冒险者与博特不熟的事实,即使无法完全确定,他仍然认为冒险者嫌疑不大。车队的成员则因为可以继承车队的赚钱生意而在嫌犯名单上名列前茅,不过多数成员都不在酒馆内,在酒馆内的两人——奥尔夫和乌尔夫——则是斗殴前后都忙着和伊罗姆喝酒赌博而拥有牢靠的不在场证明。

      主持人可以根据玩家的行动而修改审问的过程。罗斯会批准对调查有推进作用的请求,但是他在质询所有的冒险者和车队成员后,才会开始质询镇民们。警长不愿把所有人都留在酒馆里,因为他深知这些镇民近期内也不会离开镇子。

      在此期间,戴尔玛关闭了厨房,并把其它大部分镇民遣散回家,包括她的员工(尽管特琳和菲尼克之前就已经离开了)。

      结束质询后,罗斯意识到在场的人中没有明确的嫌疑人,因此车队的成员无一可以被排除在嫌疑人列表之外。由于镇上没有监狱,他告知众人此案需要移交给一位巡回法官,这位法官偶尔会访问镇子处理严重的法律事务及案件。遗憾的是,这位法官——穆巴吉·克伦贝利法官直到一个月后才会来访,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会被困在此地。

      如果冒险者提出抗议,罗斯坚持表示,除非他知道了犯下这桩令人发指的案件的真正犯人,他有义务拘留所有可能的犯罪嫌疑人直到法官到来。他强调补充道,如果冒险者协助调查,案件或许会更快解决。



追踪凶手

      在罗斯命令车队留在镇上之后,大家就都回住处去了。博特的尸体被送往地窖以保持低温,塔姆力和车队的其他成员则聚在一起哀悼。她邀请冒险者参加酒馆外马车附近的哀悼集会。这是个悲伤的场面,所有聚集在此的人都很不知所措。博特是车队的领袖,没有了他,车队成员们的前途充满迷茫。大家讲述着博特生前的点滴,记忆中的故事片段,眼中含泪,传递分享着一瓶奇奥尼产的罕见精灵酒。

      塔姆力在哀悼中一直沉默着,而在夜幕的尾声,太阳即将升起之时突然开口。


“博特远不止是一名商人,不止是我们的老板。他是我的朋友。在找出做这件事的凶手之前,我们不会离开这里。罗斯是个蠢货,但是如果我认为能凭自己的力量查个水落石出,我就比罗斯更加愚蠢。修理货车,搬运商品,这些是我的工作。但是你们,”她说着,指向所有的冒险者们,“你们也许能查清到底是谁杀害了博特,为他伸张正义。”她强忍着泪水继续说,“为我们所有人伸张正义。你们愿意帮我们查出凶手吗?”



      假设冒险者都同意了,他们可以从几个方面开始调查博特谋杀案。他们可以在费德米尔中搜寻线索,可以浏览博特的分类帐本,可以与镇上不同的目击者与嫌疑人交谈。这些方式都在下文中详细描述。尽管在巡回法官到来之前时间还很充裕,塔姆力和其他车队成员都充满紧迫感。如非必要,没人想在这个镇上再多留一刻。



搜索费德米尔

      明确的可以展开调查的地点之一就是费德米尔本身。在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件之后,公共空间已经被打扫干净了一些,但厨房还一片混乱。

餐厅:这里无法找到太多与博特之死相关的线索。下毒的碗已经拿到了厨房,博特死去的桌椅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厨房:厨房中有运营费德米尔所需的厨具——煮锅、煎锅、刀具、研钵和杵、烧烤叉、筛子和黄油搅拌器。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萝卜粥的煮锅还摆放在角落,摆在博特的大碗旁边。尽管残留物开始干燥了,成功通过DC18察觉检定的冒险者会在博特碗中的剩粥里留意到一种不寻常的淡淡的花香。检查厨房中的所有香草也无法找到匹配这个气味的产品,这个气味也和研钵中用于调味的丁香或茴香不同。

地窖:下到地窖中,在一堆巨大的麦芽酒桶和几瓶陈旧落灰的果酒旁边,躺着博特的尸体。他的肌肤在死后变化成奇异的蓝色,任何检查尸体的人都能闻到若有似无的花香味。此处没有死亡现场尸检情报之外的信息。

地面:搜索地面不会得到太多信息。没有迹象表明任何不速之客在案发现场。搜索谷仓外的院子则可以揭示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成功通过DC15察觉检定的冒险者会在马厩门外不远处的草地上看到一丝闪光,走近后会发现一个带软木塞的小玻璃瓶。瓶子已经空了,但里面还有微量花香气味的液体。这是菲尼克用来给博特的粥调味的瓶子,菲尼克从酒吧斗殴逃跑的时候把它扔在了这里。如果冒险者没有发现这个瓶子,爱德拉会在两天后发现它并交给冒险者,希望能协助他们的调查。

离线 聪明伶俐琪露诺

  • 侵略!バガ娘!
  • Goddess
  • ********
  • 帖子数: 7307
  • 苹果币: 0
Re: 【弃坑】【PF2 独立模组】疫石陨落 THE FALL OF PLAGUESTONE
« 回帖 #6 于: 2020-11-05, 周四 22:25:17 »
那我来接手吧

离线 聪明伶俐琪露诺

  • 侵略!バガ娘!
  • Goddess
  • ********
  • 帖子数: 7307
  • 苹果币: 0
拖拖拉拉地弄完第一章,感觉肝不动了……先放上以待后人
光是第一章其实也可以当做独立模组跑了。
« 上次编辑: 2021-02-10, 周三 14:16:26 由 聪明伶俐琪露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