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02:18:13 »
房间里的尸体神不知鬼不觉地收回了手,他就这么保持着呆滞瞪视着天花板的姿势直到维若妮卡安顿好无辜的房东。要不是先前就已经察觉到费舍的异样,塞斯勒会发现自己很难指出这具躯壳不动时和一具真正的死尸的区别。
2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Genesis 今天01:51:43 »
格雷戈尔·塞斯勒

注意到雨果眼中的困惑,即便没有人认识这种溶液是什么也不奇怪,毕竟从5楼发生的事情到尸体彻底变成另一人的事情都已经超出认知范围了。塞斯勒留下一个小瓶,直觉告诉他这东西和战争年代的种种秘密有关,之后可能需要回去问一下其他部门的同事。
引用
“不过您是?”
“您能事先把他铐住真是非常有帮助,”不然的话,他自己也正有此意,还特地取来了没带在身边的装备包。塞斯勒毫不见外地起身扭过头去瞧弗里德曼手里那叠纸,并尽量放轻声音仿佛死人能听见似的:“我是跟您一样为了国民的安全而战的人。啊……这需要掰断的专门用来装性质不够稳定的化学品的瓶子,在他自己口袋里很不妙不是吗,这一针注射如果不是凶手杀人的手段,而是他自己给自己打的——”

本就轻如耳语的声音戛然而止。

投掷 已经感觉死人不对劲特别警觉的警觉50: d100 = (3) = 3


掷骰被改动过 2 次
3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01:46:12 »
引用
“如果方便的话我其实也先知道是什么样的项目会需要用到我这样的……”

“当然不是我一个人。”埃及商人也跟着摘下自己的眼镜用袖口轻轻擦了两下镜片。“您知道,有些东西从不改变。”

听完你的补充后,他重新又把眼镜给推回了鼻梁上。“噢,不,我希望越快越好,您知道的吧,这里到处都是以色列人的眼线。非常危险。”

“说老实话,我们也很难排除您的邻居是被以色列人给谋杀的可能性。您不觉得这种事情夜长梦多吗?我们最好尽快——我正好认识些朋友可以帮您很轻松地搞到需要的证件。越快越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4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Diose 今天01:33:12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怀着想让什么东西飞上天空的梦想却在地下室里修车,这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古斯塔夫想要从记忆的角落中刨出一句能够驳斥萨利赫的话来,可哪有什么真正飞上天空的东西。什么胜利和梦想,只有那些助推升空最终呼啸坠地的死神……它们从诞生时起就注定是要迎接引力奔向大地的呀!

“我……好吧。这些事宜都是由您独自负责吗?这给的选择可太多了,如果方便的话我其实也先知道是什么样的项目会需要用到我这样的……”他将左手五指插进自己的额发里,摘下眼镜,又沉沉叹息起来。

“但……您知道的,我在这里住得太久了,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处理清楚手边的这些……而且我想我今天可能不太方便再久留了,公寓那边也还有人在呢。希望您能给我一些思考和准备的时间,我会在半个月内给您答复,可以吗。我想我们应该都知道之后要如何联系上对方的,是吧……”
5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00:56:31 »
引用
“不好意思,请容我再考虑一下……我大概只是还没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但在这种形势下,要想实现这些会不会有什么困难?而且你看,我现在就自己一个人……我也没有真正的学者那样灵光的脑子,去了新环境的话,我还能提供些什么呢。”

“您谦虚了。我想那个年头的工程师不是随便谁都能当的。”萨利赫把交握的双手扣在了跷起的左腿的膝上。“做什么是您的自由,对于这种问题我的回答一贯是到了北非再说。不过,”

“怀着想让什么东西飞上天空的梦想却在地下室里修车,这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埃及人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古斯塔夫。
6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00:48:40 »
弗里德曼抽出的那叠纸已然发皱,它可能已经被预先插在这里数个月了,浸透着干掉的颜料的淡淡怪味。

取走死者的头颅代表何物从神秘学上来说可能性实在太多,更别提它真未必和神秘学有什么关系。你试图从记忆图书馆里检索相关的信息,但返回的答案多如牛毛,很快就让你的脑子陷入了迟钝的麻木之中。

——直到你看清塞斯勒手中安瓿里残存的那一丁点蓝色液珠。雨果难以分辨的古怪溶液(它不像任何一种会注射进正常人体内的正常药物)好似红色按钮一样在你的脑中引爆了什么。

那甚至是不到二十年前的事情,机缘巧合之下你知道当年新西伯利亚发生了一场猫捉耗子游戏,SV-8试图放任放出去的美国佬横冲直撞帮自己处理掉一个叫SMERSH的巨大麻烦和它孕育出的毒瘤,而早有准备的SV-8将负责收拾包括幸存美国人在内的残局。计划很不错,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卷宗里最终只记载下了下落不明的唯一一个美国生还者(与后者相比不足一提)和全面胜利。

SMERSH的设施被炸飞了天,连带着一起陪葬的还有这个项目的主管——埃尔温·佩斯博士。

佩斯是二战末期乃至战后SV-8的眼中钉SMERSH组织在美国佬和自己人的双重阻挠下为数不多从欧洲战场上“抢救”回来的资产之一,他是一手促成第三帝国Aktion DRAUGR项目的弗兰克博士的助手。在无数篇噩梦般的相关记述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便是一种蓝灰色的化合物。

突然,一声金属刮擦的低音把你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费舍的尸体缓慢地转了下眼珠,然后用他没被铐住的那只手的食指放在唇边对你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7
侠鼠 10 42 49 58 60 74
华庭 11 16 18 20 53 70
犀牛 04 21 22 40 51 86
凌枫 63 64 66 68 89 96
水梦 81 90
鬼神 23 26 35 38 44 71
苹果 08 19 30 47 55 77
三眼 05 13 32 39 57 67
芋头 15 33 34 52 92 97
五竹 03 24 59 73 76 78
盗贼 37 43 61 65 72 75
月下 01 25 28 46 50 95
和尚 06 12 36 48 54 93
8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Diose 今天00:19:29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从长远来看,能赚的会比您在这地方拧螺丝多很多……当然了,如果您觉得这不怎么合适的话我也不会再提这件事。”萨利赫的嘴角扬起,露出了一个虚情假意的同情笑容。“至于去警察局的事情,我会抽时间过去的,但不是现在。”

“请……回吧。”

古斯塔夫的那杆天平颤动了一下。或许这确实是个机会。他的表情中流露出一丝动摇,但显然是在疑心这邀请背后的代价“不好意思,请容我再考虑一下……我大概只是还没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但在这种形势下,要想实现这些会不会有什么困难?而且你看,我现在就自己一个人……我也没有真正的学者那样灵光的脑子,去了新环境的话,我还能提供些什么呢。”
9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Quartz 今天00:11:24 »
雨果·海登

花匠僵住了,他还没这个胆子强行离开。数秒后,他举起手做投降状。

“好吧,那希望能尽快......如果有什么需要我配合或让我做的......”

没等到面前警官的答复,雨果已经自动自觉地往楼上走去,等他来到四楼时刚好听见蹲着的人在说话。

“什么药学,那个的话或许我......噢天啊!”

花匠感到一阵眩晕,他颤巍巍地抓住门框好让自己不软倒在地上。怎么回事,这是费舍吗?他数个小时前不是还在店里吗?他还活着吗?我也会死吗?

不过还好,在学校本就面对过尸体的医学生在短时间内恢复了冷静,虽然脸色仍然一片苍白,不过辨认另一个人手里的东西还是可以做到的......大概吧。
投掷 理智45: d100 = (34) = 34
投掷: 1d4 = (4) = 4
投掷 药学80: d100 = (74) = 74


掷骰被改动过 1 次
10
Unearthed Arcana / 【UA】职业组:法表
« 最新帖子 由 Fooling. 今天00:05:55 »
先占个坑,避免重复劳动。主要是对着英文的法表看太难受了,就想自己弄一个。原力法表弄完了,明天弄完剩下的两个一起发出来。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