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死墓骑士战帅 Graveknight Warmaster

1.毁灭爆震 Devastating Blast [AA](奥术,电,塑能)  死墓骑士释放出30尺锥形闪电。区域内的生物受到8d12点伤害(DC 34基础反射豁免)。死墓骑士在1d4轮无法再次使用此能力。

修正:应为8d12电击伤害

1.死墓骑士诅咒 Graveknight's Curse(奥术,诅咒,死灵系)* 诅咒会影响任何穿戴死墓骑士的护甲超过1小时以上的生物。
 豁免骰 DC 24意志豁免;潜伏期 1小时;
阶段1 毁灭1并且无法脱下护甲(1日);
阶段2 毁灭2、hampered 10*、且无法脱下护甲(1日);
阶段3 死亡并转化为护甲对应的死墓骑士。

修正:生物速度减少10

*根据FVTT的数据
2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dustman 今天02:50:42 »
赫尔曼•海因里希

“来这多久了?你会西班牙语?那群人在这附近哪里活动,最近是有什么事件吗?”韦伯更像个德国姓,在汇入人群之前赫尔曼用德语问。但他很快注意到雨果经过的侧脸,目光沿着对方前进路线看到了高尔特。
他来不及询问更多,匆匆看了眼古斯塔夫标注的地图方位就跟了出去,到那标志性的街角出现时才意识到这里大约是风月场所聚集的街道,至少1907年如此。他怀疑对方可能不止一次经过这里,所以情报网络更体面的地点会是这种地方吗?说不定这名军官仍然是为了弗兰克博士相对私人的事务。
赫尔曼在高尔特进门前后瞥了眼建筑物窗户和来往人员构成,听辨门后传出的响动。他细想了一通对方一路上有没有再看过别的电报纸,手里拿着先前买的报纸当掩饰。

引用
“——欢迎来到巴塞罗那,很荣幸为帝国的先驱者们提供帮助。你们要的东西还在原处,当然,封条已经贴上了。不必担心有东西遗失,它们曾经的主人被捕时还相当震惊,想必没有提前将贵重物品转移的可能性。是的,非常简单快速便捷。当我们告诉他他的妻子等他等得心急如焚的时候……我估计——眼下他已经被送回去了。愿他们在本土团聚。”

骗子,赫尔曼即刻想起受伤者手上的戒指。在是所谓的同情者之前两个人是夫妻,而为了利益和敛财这群人什么都做得出来。考虑到西班牙内战后流亡欧洲者的命运,最好韦伯女士与他丈夫一样还有一线逃脱的生机,否则终点只会是劳动营,或者一颗子弹。他简单辨别了一下说话者的德语口音,试图从一个更刁钻的隐匿角度看清室内和那人的面孔。
最好回去问一下那位先生的住址,赫尔曼对同行者用口型说道,他留意了一番路线上是否有像是盯梢者的人。理论上如果只有高尔特一人负责,说不定一行人还能替韦伯留下点什么。

投掷 隐匿50: d100 = (45) = 45
投掷 警觉20: d100 = (78) = 78
3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Diose 今天02:20:27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趁着旅店前台暂离的那段空档(那位女士应该不会是去联系当局了吧?),古斯塔夫借道一旁的小巷避开码头的人流,协助其他人将这位微博先生小心地搬上了楼。他的拖挂下来的长风衣和围巾很好地挡住了对方腹部的伤口,好让过路人们以为这只是个喝得有些高的醉汉。

“去把货船那边的舒尔茨他们叫来吧,那母女俩和几个小子应该还在那头。”他似乎没注意到雨果已经不在原地,从盥洗室端出一盆水连带着毛巾摆在一边的桌台上,帮着护士将伤者抬上了垫好一层衣物防水的床。

引用
你们很快转移了伤员,但善举似乎不足以让他放下警惕。犹豫再三,他也只是红着脸说自己之前是西班牙流亡德国无政府工团主义组织即DAS的同情者,不过现在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我们是那个头发染成金色的先生过去的同窗。”
古斯塔夫正挽着袖子协助清理韦伯的伤口,他随口提了一嘴队伍中的犹太人,“来这儿主要是想送他到英国去。”

“弗朗哥的人这个时候肯定会咬着你们不放……您应该不打算在这儿落脚吧?有之后去哪的打算吗,说不定我们能同路一段时间。”
4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02:07:41 »
引用
“是因为反对他们而遭了报复吗?之后这两天您最好跟我们一起行动一段时间,至少等伤势稳定一些,现在要出去看来很危险,顺便……您之前从事的行业是?”

你们很快转移了伤员,但善举似乎不足以让他放下警惕。犹豫再三,他也只是红着脸说自己之前是西班牙流亡德国无政府工团主义组织即DAS的同情者,不过现在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香味的源头不是这里,倒更像是你们方才经过的那些鱼龙混杂之地。几层台阶加一个拐角之后,一个陌生的男声响起。

“——欢迎来到巴塞罗那,很荣幸为帝国的先驱者们提供帮助。你们要的东西还在原处,当然,封条已经贴上了。不必担心有东西遗失,它们曾经的主人被捕时还相当震惊,想必没有提前将贵重物品转移的可能性。是的,非常简单快速便捷。当我们告诉他他的妻子等他等得心急如焚的时候……我估计——眼下他已经被送回去了。愿他们在本土团聚。”

那个说德语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自然。如果您想的话,丽兹酒店随时可以……”
5
“嗯…!我们会加油的…而且…协音一定没问题的…”
幽啡认真的听着阿姨的忠告,随后…她回忆着协音之前在战斗中的各种决策,简单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另一方面,关于协音的噩梦,幽啡还是知道一些的…不过,就算不说那些附带的作用,本身作为首饰来说…也非常美丽了。
“…真漂亮…很适合协音,这样一来也能够好好休息了吧?”
…被看到了吗…?虽然能得到认可幽啡也挺高兴的…不过…幽啡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枚徽章来的这么的…快?
“谢谢..”
还没等她对小菘馆主的认同与信任做出回应…速子博士的绝不调连击就瞬间将幽啡击坠了!
听着速子她的那些懒癌一样的奇怪理论…幽啡的身边已经开始浮现了奇怪的紫黑色气场了?!
果然不应该期待这个任性的家伙…!…不过这家伙最近是不是越来越懒散了…连试验的准备工作都想要摸了!
脑海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想法,想了想…也好吧!到时候就让这个家伙知道偷懒的坏处!
原本还能在心中自我安慰一下…不过在幽啡看到这个家伙直接挂断了通讯…在对比了一下双方的亲友表现后!黑暗气场变的更加强大了!
6
维若妮卡·奥尔蒂斯

引用
“不用猜,肯定是长枪党找的人……这群人都疯了……妈的…”
按照地图上的标注也不难找到工程师找好的落脚点,维若妮卡把那张地图抓在手里,示意同行者把这位韦伯先生带上。
“详细的问题等我们到旅馆再问?外头不安全……得小心那些眼线。”她警惕地扫过街边的行人,“到那边我再给韦伯先生处理一下伤口,在街头带着一个负伤的男人太可疑了。”
7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Genesis 今天01:19:22 »
格雷戈尔·塞斯勒

引用
“不用猜,肯定是长枪党找的人……这群人都疯了……妈的……”

“啊……那群爬了上去的极右分子。”没记错的话现在正是这党派力量的鼎盛时期,随便把眼前的人带去外面不止他有危险,一起的自己一行估计也要惹上麻烦。但如果没有通晓语言的当地人帮忙,接下来的行动也会困难重重,还是先把他藏起来避过耳目再说。

“是因为反对他们而遭了报复吗?之后这两天您最好跟我们一起行动一段时间,至少等伤势稳定一些,现在要出去看来很危险,顺便……您之前从事的行业是?”
8
安德罗法是什么地方?
就是钢神里白银山的母星安卓法,同时也是格拉利昂的原型,是设计师以前跑团用的世界,而且十有八九是有地球为原型的,说是三姐妹其实是祖孙三代
9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Quartz 今天01:12:18 »
雨果·海登

不出所料,毕竟是纳粹嘛,指不定现在在和人交易琢磨怎么把我们的价值压榨干净......说起来,好久没碰花了,不知道回去还能不能干好花店的活。

眼神有些游离的雨果抽了抽鼻子,在寻找窥视门内场景的地点顺带寻找花香来源。


投掷 搜寻?: d100 = (93) = 93

10
苍陌客 Pale Stranger

自我厌恶 Self-Loathing:如果一个苍陌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或者任何它们生前珍视的物品,它们必须进行DC 25意志豁免

修正:应为DC30意志豁免

Self-Loathing (emotion, mental, visual) If a pale stranger sees their own reflection or any object important to them in life, they must attempt a DC 30 Will save.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