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GURPS 3E】《GURPS以圣之名》 第二章:角色Characters  (阅读 1315 次)

副标题:

离线 cmoon

  • Hero
  • ****
  • 帖子数: 634
  • 苹果币: 3
  • 你的沙制的绳索
第二章:角色Characters
角色类型Character Types
在标准或“经典(canon)”的《以圣之名》战役中,有着许多不同的角色类型,有相对弱小的凡人,也有极其强大的天使和恶魔。本节会介绍各类角色怎么才能适配进大交响曲之中,并为每种类型的角色提供部分或完整的角色模板。
所有这些类型的角色都可以是《以圣之名》战役中的PC,所以常规GURPS游戏中所有角色都使用相同的初始总点数的做法并不适合经典战役背景。本书中提供了另一种角色初始规则,能让该规则创造出的角色很好地进行合作,并适配战役的需求。其他角色创建方法,包括“相同等本”角色的建议点数总数,可以在第16页的变体初始角色规则边栏中找到。
通常情况下,人类角色的初始总点数为100到150。天民初始角色则要选择“种族”模板,然后再加一个“种族”特有的特殊能力,这些角色的总点数是非常不同的,然后还要再加上100点额外点数。所有角色都有-40点劣势和-5点怪癖的上限。模板的成本包含在建议初始点数之中。
在非经典战役中,本章和第三章中的模板可以用作种族模板,并且我们还列出了每个模板的点数成本。
« 上次编辑: 2022-07-18, 周一 11:13:59 由 cmoon »

离线 cmoon

  • Hero
  • ****
  • 帖子数: 634
  • 苹果币: 3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GURPS 3E】《GURPS以圣之名》 第二章:角色Characters
« 回帖 #1 于: 2022-07-18, 周一 11:15:06 »
天民CELESTIALS
天民——天使和恶魔——是《以圣之名》中的重要元素(defining element)。天使(通常)为天堂服务,而恶魔(同样,也是通常)为地狱服务。天使本质上是无私的(selfless);他们相信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他人应该得到的帮助至少应该和在自己帮助自己时所给予的帮助一样得多,如果不是更多的话。恶魔基本上是自私的(selfish);自私的程度可以从“我优先”到甚至恶根本没法理解其他人是真实存在的,而不仅仅是可以被用来随意把玩的玩具或需要去摧毁掉的挡路障碍。
尽管如此,还是有部分天使非常招人讨厌,即使对其他天使来说也是如此。同样地,也存在一些恶魔,只要你不试图去阻止他们,他们也会带给你很多的乐趣。生活不是那么简单的。
天使的个性本质与其所属的唱诗班(Choir)有关——实际上那就是其种族。有许多唱诗班,但最主要的只有七个,这七个唱诗班按照最具神性(most divine)的到最接近人性/人类(closest to humanity)的顺序一路排下来的话,是炽天使 (p. 44), 智天使 (p. 46), 座天使 (p. 48), 耶洛因 (p. 50), 德天使 (p. 52), 主天使 (p. 54),以及墨丘利 (p. 56)。第8个唱诗班是Grigori(p. 58),其曾经很重要,但现在已经被抛弃/排斥/成为弃子(Outcast)了,成员数量因此大大减少。
和天使们一样,堕落了的恶魔们也会因天性被归类到某个群体之中——乐团;主要的乐团共有七个。就连在地狱诞生的那些恶魔也是按照原初的那些堕落唱诗班(Fallen Choirs)的模式被创造出来。按照从最具魔性(diabolical)的到最接近人类的顺序排下来的话,是伿天使(p. 60), 巨灵 (p. 62), 卡拉宾 (p. 64), 汗巴拉 (p. 67), 莉莉姆 (p. 68), 谢帝姆 (p. 71), 以及殷普迪特s (p. 73)。除了 莉莉姆(莉莉丝的女儿们)和德天使(并未堕落),每个乐团都是某个唱诗班的黑暗反面——伿天使是堕落的炽天使,汗巴拉是堕落的耶洛因,等等。
许多天使(和某些恶魔)都喜欢把天堂和地狱之间的战争描绘成黑与白、善与恶的战争。尽管大多数魔大公绝对称得上是很邪恶(Evil)的,但许多比较弱小的恶魔却处于灰色地带。在天堂这边,那些大天使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善良(Good)的,但他们中的某些真的算不上是善类(aren’t very nice)。


引用
边栏:《以圣之名》中的人称代词PRONOUNS IN IN NOMINE
在英语中,默认的通用代词是“他(he)”,我们会在本书中继续遵循这个用法……但是不要让其掩盖了这一重要事实,那就是大多数天民是无性别/中性的(genderless)的(如果不是无性器(sexless)的话)的超自然能量存在,他们可能有着各类性别的多个可用身体。特别是主天使;详见54页。这也适用于那位至高的存在,虽然上帝和上帝的大交响曲包含着万物,他也是她、它、他们和我们(He is also She and It and They and Us)。我们可以借此提出一个论点,天使和恶魔应该被称为“它(it)”,但在英语中,这个代词是用于物,而非人的……天使和恶魔绝对是人(people,这里肯定是指广义的那种啦),谢帝姆则是个例外,他们可以被称之为“它”,甚至它们彼此之间都这么互称。

基础天民模板Basic Celestial Template  480点
身为天民的天使和恶魔,以及那些空灵之灵(ethereal spirits)(p. 23),都有着许多共同的特性。这里会介绍这些基础特性。
天民(和空灵)的原生天民形态(native celestial form,p. 10)是非物质的存在。在大交响曲的维持之下,这些形态没有生理需求;他们甚至不需要睡觉。
大多数天民也能在地球上(Earth)显化成实在容器(corporeal vessels)(第11页)。容器看起来像正常的人类(或动物)身体,但要比那强壮得多。详见p. 141。
所有天民都能听到大交响曲(感知, p. 26),并且在每个领域(each realm,见p. 27)有着至少有一个等级(level)的权能(Power Investiture);一个初始PC天民有九个等级(nine levels),可以将其自由地在三个领域之中进行分配。他们对自然实体(natural corporeal beings),甚至物体(objects)造成的任何伤害,都会对大交响曲造成干扰(Disturbs Symphony, p. 37)。
在经典战役中,天民不能获得权能 (术法)。
这个模板中所有天民角色都有着相同的基础能力:
属性修正: +4 ST [45]; +4 DX [45]; +4 IQ [45]; +4 HT [45].
优势: 感知(大交响曲) (p. 26) [15]; 天民形态(见边栏) [72]; 无需饮食 [10]; Doesn’t Fatigue (p. 31) [15]; 无需睡眠 [20];金花控制9 (p. 31) [24]; 免疫疾病 [10]; Non-Reciprocal Damage [30]; 权能 (三个领域总计) +9 (p. 27) [90] 慢速自愈 [10]; 超温耐受 +10 [10]; 不老 (可以改变容器外表的年龄, +20%) [18].
劣势: 干扰交响 (p. 37) [-15]; 乐于助人或傲慢** [-1]; 秘密(天民存在)* (p. CI78) [-5]; 不育(p. 29) [-3].
禁止特征: 权能 (术法) [ 0 ]。
技能: 某一“母语级别(native)”的人类语言,缺省为IQ[0].
* 秘密一旦暴露,就会令其不受欢迎,或出现想要抓住其的敌人。
** 天使的是乐于助人,恶魔则是傲慢。
标准天使或恶魔的总成本为480点。基于此模板创建的角色都必须具有Body-Hopping优势(p. 30),无容器劣势(p. 38),或有一个或多个容器(p. 11)。
此外,在《以圣之名》中所有的天民都是某唱诗班或乐团的一员。典型的天民还会为尊长(大天使或魔大公)工作,并且还会拥有其他与其天性相关的优势和劣势。

 
引用
边栏:天民形态CELESTIAL FORM 72 POINTS
天民的真身——他的天民形态——在实在领域(corporeal realm)是虚体(Insubstantial)(Can carry up to Corporeal Power × 10 pounds linked to each vessel,+10%;需要Will检定才能使用,-10%;需要消耗2精华(Essence),-20%;Causes Disturbance,-30%)[40];此形态还包括无需呼吸(仅在天民形态下,-20%)[16]和对机器隐身(仅在天民形态下,-20%)[16]。天民形态的总成本是72点。
只有以下列出的增强和限制才能被用在天民形态上。它们是互斥的,最多可以使用以下一种。
特殊增强:跃体而出(Body-hopper)。主天使和谢帝姆如果抛弃(abandon)他们的宿主(host(s)),则不需要消耗精华或进行Will检定就能变成天民形态。这会让天民形态的成本增加24点。
特殊增强:羽翼未丰(Unfledged)。天民之灵(Celestial spirits,p. 23)可以无限期地保持天民形态,+10%。他们较小的体型带来的干扰(disturbance)也会更少,将该限制因子降低到-20%(也就是净增加+10%)。这会让天民形态的成本增加16点。
特殊限制:总是虚体(Always insubstantial)。如果角色拥有无容器劣势,那么他便不能与实在领域进行互动,除去使用歌曲(Songs)或调音(attunements)这两类手段。-50%。在这种情况下不需要消耗精华,也不能携带任何实在物质(corporeal material)。“羽翼丰满(Fledged)”的天民——完全体的天使和恶魔——在这种形态下只能在实在领域停留有限的时间,-10%。这会将基础天民形态的成本降低20点,并使无需呼吸和对机器隐身的成本分别提高到20点,净成本这样就减少12点。该限制的成本已经包含在无容器 劣势之中,不需要再单独进行考虑。
使用天民形态的规则在p. 180。

唱诗班与乐团Choirs and Bands
天使的唱诗班和恶魔的乐团是这些天民们——演奏大交响曲的乐器(the instruments of the Symphony)——的“种族”,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独有特性(参见第三章)。唱诗班和乐团模板必须被添加到这个基础天民模板之中,以此来形成一个完整的种族模板。

尊长Superiors
虽然天民所在的乐团或唱诗班决定了他的某些非常基础的性格,但在许多方面,他为谁服务这点要更为重要。这不仅决定了他将被分配到什么类型的地球任务(Earthly missions)当中,而且还决定他的态度/看法/观点(perspective),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他的动机(motivations)。如果说,其所在的唱诗班或乐团代表了他是什么样的乐器,他的尊长则可以被认为是他所要演奏的音乐的风格。
大多数天民会因其尊长而获得一个唱诗班或乐团调音(Choir or Band attunement),这必须在进行客制化调整之前被添加到完整基础天民角色的唱诗班/乐团的种族模板之中。为某位尊长服务——或者不为某位尊长服务——也会带来某些优势与劣势;这是角色客制化过程的一部分,在确定唱诗班或乐团之后才能进行选择。
唱诗班和乐团,唱诗班/乐团调音(Choir/Band Attunements),和尊长的点数费用汇总表可以在p. 40找到,天民角色创建检查清单则在p. 17。


引用
边栏:容器与宿主VESSELS AND HOSTS
大多数的天使和恶魔在实在领域时都会居于某个容器之中。标准容器看起来像人类,现代医学检测手段无法将其与人类的身体所区分开来。在未来战役之中,某些高科技生物扫描仪可能会发现当中的差异。如果GM希望能通过详细的医学检查来区分人类和天民的话,他应该让容器成本-5点(不自然特征——医学上非人类)(见第34页)。不过,背景的部分“风味”就是容器看起来完全跟人类一模一样的这个概念;GM完全有理由认为天堂和地狱是能够跟上诊断技术的进步的!
容器靠大交响曲来维持,所以他们根本不需要饮食,也完全不需要睡眠。有些天民回去做所有这些事情,但这只是单纯的可选行动而已。容器确实需要氧气,但他们不会轻易受到老化、疾病、高温或疲劳的影响。容器能够迅速治愈身体上的损伤(见第141页)。这些东西,如果被注意到,对医生来说会很有趣或神奇,但他无法找出这个容器有这些奇迹般的能力的原因,因为他们就是奇迹。
容器不必看起来像人。例如,Jordi手下的天使通常更喜欢动物形态的容器。某些尊长赋予他们的仆从(Servitors)使用特殊容器的能力;例如,David手下的天使可能会穿着石头做的身体。
容器通常有不育。虽然有能让其与人类进行繁殖的歌曲,但使用它们是违反天法(Celestial law)的。


宿主Hosts
“宿主”是指暂时被天民接管身体的普通人类或动物。宿主会暂时获得容器所拥有的身体特性(physical superiorities),但只有在天民仍然寄宿在其身体之中时才会发生。某个身体中寄宿着某个强大天使的小女孩能够在冰天雪地之中的某个屋顶上守候一个星期的时间,不吃不睡,还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的伤害。同样地,宿主身上也会显现出他们的“骑手(riders)”所带来的失谐(Discords),身体形态会因为被天使或恶魔附身而有所改变。
关于宿主的更多信息,详见对主天使(p. 54)和谢帝姆(p. 71)的描述,他们是依赖宿主才能在实在世界中显化的没有自己身体的天民。

仆从Servitors                                                    +唱诗班/乐团调音+尊长成本
绝大多数的天民都是仆从。他们最终都得听从尊长(大天使或魔大公)的命令。他们可能是小魔种(small demonlings),也可能是天使这边的小救星(relievers)(p. 25),可能是刚刚羽翼丰满的天使或魔鬼,也可能是被称为词缚者的强大存在,他们的自我与大交响曲中的某个概念紧密相连。但他们都只是仆从,接受命令,服从命令,尽管并不总是满怀热情。
幸运的是,大多数给仆从的命令能给他们一些回旋的空间和一点时间能让他们来放松自己。当然,尊长的严格程度各有不同。有些尊长宁愿杀死仆从也不愿让其违抗他们;其他尊长不太关心仆从会怎么做,只要最终的结果是对的就行。虽然魔大公是最早的那批“地狱老板(Bosses from Hell)”,但不少的大天使也好不到哪里去。
即使是“最随和”的尊长也可能会变得极其古怪,以至于他们手下的仆从有时会对做完成工作的难度感到绝望。
大多数天民最初都是由他们的尊长创造出来的,并且对尊长的管理风格有着某种天然的亲和。希望他们这一生都能保持这种状态吧。天民可以改换尊长,但这并不常见。忠诚的(或幸运的)仆从可以获得荣勋——天民级别(p. 27)和其他奖励。不听话或不走运的天民会受到惩罚,被派去进行艰巨的工作或更糟的方式……
在《以圣之名》战役中,仆从是“默认的”天民角色。他们需要尊长的唱诗班/乐团调音的费用加到“种族”唱诗班或乐团的总费用之中(详见p. 40,第4章,尊长和相关的汇总表)。在经典战役之中,仆从角色以这个总点数起步——不论其到底是什么——将其作为他们的基础成本,并添加100点客制化点数,通常的限制为-40点劣势和-5点怪癖。除此之外,他们还必须支付获取尊长的点数成本。


引用
边栏:心HEARTS
每个大天使大教堂(Archangel’s Cathedral)都有一些地方特别受到尊敬。明亮的洞穴,柔软的草坪,有着无数角落的石头走廊——这些神圣之地到处都是发着柔光的球体,大小从大理石球大小到篮球大小不等,它们似乎是由水晶制成的,比你想象的要轻得多。这些就是天使之心(Hearts of angels)。无论前路多么艰难,夜晚有多么黑暗,天使之心永远都在那里,静静地唱咏着大交响曲之爱,关怀着那个特定的存在。
同样,在每一个地狱公国(Principality of Hell),都有某个守卫极其森严的地方——混凝土掩体,被紧锁着的地道,有着无数角落的石头走廊。这些则是恶魔之心的藏身之处。无论恶魔背叛了谁,无论谁背叛了恶魔,他的心永远都在那里,跳动着,奏出他的自我交响曲:如果大交响曲向他的意志倾斜的话,那么这就会成为他所拥有的权力和所受到崇拜的外在标志。

 
对天民们来说,心是他们存在的一部分——那水晶般剔透,肥皂泡沫一般的灵魂。它们永远都在那里。天使会感受到上帝对他们的爱从他们的心中散发出来。恶魔则沉溺于极致的自恋当中。当它们的主人在天民领域时,他们的心会像星星一样闪烁(或者像火炉一样发光,视其主人而定)。
心是不能被移动的,除非是主人或他的尊长——并且大公很少允许他们的仆从把他们带出大公的“保护”范围。如果某个天使的心被除了他的密友或大天使以外的人触碰,它就会发出尖锐的示警声,在天使下次看到它的时候,他就会知道有人试图把它带走。(当然,天使可以在得到尊长的允许之后,将心交给他的朋友。)触摸恶魔的心则更加可怕:那些心会愤怒地发出尖叫,烧得通红,直到你松手。如果某个天民的灵魂被杀死,他的源力(Force)将会完全离散,他的心将立即粉碎。
如果某天民失踪了,而心能被人找到,只需片刻注视就会能在其中显示出这位天民的形象和他现在的处境。
心还是信标,能够召唤自己的主人。它们只会被赋予羽翼丰满的天使,或被赋予需要前往地球执行任务的羽翼丰满的恶魔。在上升到天民位面时(celestial plane)(除非使用“系绳(Tether)”,p. 188),那个存在永远都会在它的心旁边出现;这包括当天民的容器被杀死后返回天堂或地狱时。那些没有这样的信标的天民如果想要到达天民领域的话,必须使用系绳或跟随别的天民到他们的心那边。
只有尊长才能创造心,并且只能创造符合他们自己的天性的心——大公创造魔性之心,大天使创造神圣之心。每颗心中都包含了其创造者的不谐条件(dissonance conditions),并会将其其所有者与尊长的词语(Superior’s Word)所绑定。
如果某个天使因为获得了足够多的不谐(dissonance)而成为了弃子(p. 13)的话,他的心就会破裂和暗淡,但他仍然受制于心的创造者的词语(和不谐状态)。另一方面,某个恶魔,如果他能控制住他的心的话,就进行will检定并粉碎它,成为一个变节着(第13页),他不再受他头上大公的不谐条件的约束。但这伤害了他深处的自我,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失谐(Discord)(第151页)。也许一个天使也能做同样的事情,但那些想要摧毁与天堂之间的链接的人肯定会走向堕落。

不受宠者Disfavored                                     -35点,还得根据变体进行调整
还有一些不事服务的天民。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陷入政治困境,不服从自己的尊长,或多次违反自己的天性。现在他们成为了不受宠者,会被他们的尊长所追杀。更糟糕的是,他们可能会被地狱的秘密警察(the Game, p. 110)或天堂的内部安保(Judgment, p. 86)所追捕。或者被以上所有天民追捕。
天使中的不受宠者被称之为弃子(Outcasts),而恶魔中的不受宠者则会成为变节者(Renegades)。之后我们会介绍这两类不受宠者的不同之处,但所有的不受宠者也都有一些共同之处的。
不受宠者会失去仪式(Rites,p. 32),圣宠(Divine Favor,p. 26)和仆从职责(Duties of a Servitor)。不受宠者通常是无心(Heartless)的(第38页),因此也会失去来自尊长的不谐条件(pp. 37, 76)。他们的天民级别(Celestial Rank)立即降至0(p. 27)[0],并获得了作为法外者的社会污名[-15]。会失去所有来自荣勋的级别(p.31页),但他们的特殊能力将能够保留下来。他们所在阵营的“安保”势力(即审判或博弈手下的仆从)会成为他们的敌人。这两个势力都算是大群体,价值为-30,但很少出现(6或更低)[-15]。因此,不受宠者初始时会拥有30点左右的劣势,还得加上特定类型不受宠者的其他劣势。
许多不受宠者还会有失谐(Discord,p. 151),这可能正是他们问题的根源!
不受宠者PC还是得决定好谁是他们以前的尊长,因为他们将会保留下自己的唱诗班/乐团调音(以及他们所获得的其他调音和荣勋)。经典战役的PC需要从决定他们的唱诗班或乐团成本起步,再加上他们前尊长的唱诗班/乐团调音成本,并有额外的100点客制化用点数。他们不需要为拥有某个尊长付费,因为拥有尊长的点数成本中包含的所有优势和劣势都对其不适用。如果GM允许初始天民购买荣勋的话,不受宠者购买时每个都能便宜5点,因为所包含的天民级别不适用于不受宠者。
PC应该使用无心(Heartless)或秘心(Secret Heart)类型的不受宠者——被那些尊长恨之入骨的家伙很难在他的第一次冒险中幸存下来!不受宠者的标准-35点成本是角色“种族”成本的一部分;这些点数被添加到标准的100个客制化用点数之上,这给了不受宠者天民总计135个客制化用点数——他们会需要这些点数的!如果PC的情况比较不同寻常,有着不同的点数成本,总不受宠者点数成本和这-35点之间的点数差异就是个人优势或劣势所带来的(例子见有心变节者,p. 14)


弃子Outcasts                                                                 +唱诗班成本-35点
如果某个天使违背了他自己的天性,违背了他所属的那位大天使的那些最基本的原则(不谐条件,pp. 37, 76),或者只是因为他的行事态度太过糟糕的话,他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弃子。由于他自己或他所属的大天使的想法,他会被流放到地球上。这是一种惩罚,有时也是一种教训,让他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孤独,在没有天堂帮助的情况下或者。如果他因为自己的原因,因为他违背了自己的本性,而成为了弃子的话,Judgment的仆从 (p. 86)会尽力找到他,并把他带回来审判和行刑。如果他所属的大天使只是想用将其流放来作为一个教训的话,Judgment可能已经被告知了这件事,并会在其孤独地穿越整个地球时无视他。也许会吧。
弃子最终可能会忏悔并被接受回到天堂。或许他会堕落(148页),变成一个恶魔。
除了通用的-30点不受宠者劣势之外,弃子基本都是无心的[-5]。在极少数情况下,GM可能会允许弃子在没有敌人(Judgment的仆从)劣势的情况下起步,或降低其价值以表示他只是被密切关注着,但并不打算将其抓捕的事实。


变节者Renegades                                                               +乐团成本-35点
恶魔变成变节者的原因要比天使变成弃子的原因多得多。他们可能对他们的黑暗魔王计划的某些惨痛失败负有责任(或被指控要为此负责)。他们可能多次地违背了他的个人约束(personal strictures)(不谐条件,p. 37),以至于他们因此而陷入病态。他们可能已经形成了某种失谐(p. 151),比如责任感(每个人)或全面和平主义(Total Pacifism)。他们可能开始认为自己可以完成一些辉煌大业,能让他们获得来自路西法的赏赐恩宠。或者他们可能只是厌倦了被他人颐指气使,被他人当作炮灰。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们打包好了行礼,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vanished into the masses of humanity)。
当然,变节者的前王子会对其感到不安,他宁愿把这个不听话的恶魔烤了,也不愿放他在地球上自由游荡。此外,地狱的秘密警察,Game的仆从,不喜欢变节者。他们更愿意看到变节者在地狱范围内的视频广播中被唾骂,以此警示其他潜在的叛徒。
任何恶魔最终都可能想要成为天使,并开始寻求救赎(redemption,p. 149);变节者有一定的动机这样做,但这并不是绝对。大多数成为不受宠者的恶魔只是比较懒惰,懦弱,或者不愿意为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服务——并没有转向无私。
典型的成功变节者会粉碎他的心,让他所属的大公(以及Game)很难找到他。因为当一个天民的灵魂被杀死之时,他的心也会粉碎,被粉碎的心并不能清楚地告诉别人变节者还存在。会有人进行调查的,但除非他被发现并被认出来,心碎的变节者都是相对安全的。典型变节者因此有基本的-30点的不受宠者劣势,加上无心[-5],共计-35点。
 

有心变节者Renegades with Hearts                                   +乐团成本-75/105点
如果某个变节者只是擅离职守,并且还将他的心置于尊长的控制之下的话,他所属的大公会很快找到他并摧毁他……缓慢且痛苦地。这种威胁基本上是恒定存在的(会在扔出15或以下时发生)。这样的变节者没有无心劣势,但他的敌人成本会增加到-90,净变节者成本会变成-105点。
如果恶魔设法隐藏他的心,那他就不会是无心的,但他会有一个秘密,如果暴露,就会令其陷入致死的危险。因为几乎一直出现的“大公敌人”的价值是-90点的话,所以“秘心(Secret Heart)”的价值是-45点。拥有秘心的变节者的净成本是-75点。
无心的变节者只会受到其乐团的不谐条件的束缚,这被包含在乐团成本当中。如果他的心仍然完好无损,他还得受制于前尊长的不谐条件,并因此这些劣势获得点数,在第四章介绍尊长的部分会具体进行介绍。
超过标准变节者的-35点劣势之外的劣势会被认为是“个人”劣势,并被计入角色的-40点劣势限制中。因此,一个“普通”变节者会在他的“种族”基础成本中直接将其记成变节者-35点,而不必将那些劣势作为单独的劣势列出。拥有秘心的边界需要将“秘心”列为额外的-40点劣势列出,而一个擅离职守的变节者,他所属的大公将会紧随其后,将“擅离职守(AWOL)”列为个人劣势-70点。


引用
边栏:“临时仆从”和孤儿“TEMPS” AND ORPHANS
有时天民会为不是他们真正尊长的人服务。创造的仆从(Servitors of Creation,p. 88)和自由莉莉姆(Free Lilim,p. 70)是最有可能服务于其他尊长的,但任何天民可能会需要在某些时候“附带着”服务另一个尊长。他们一直能够保留着原有的不谐条件(如果有的话),唱诗班/乐团调音,以及仪式——以及其他他们已经掌握的调音。他们可以从临时主子那里获得仆从调音(Servitor Attunements)和仪式,也可以获得唱诗班/乐团调音,但只能是他们实际所在的那个唱诗班或乐团的。(如果他们想要得到其他的,他们必须改换尊长——他们会失去除了他们个人的那一个之外的,所有来自他们旧尊长的唱诗班/乐团调音!)如果“临时仆从”的实际尊长还存在(例如,而不是Eli的话),那么他的心通常被保存在他真正的主子的领地里(Master’s Domain)。
“孤儿”是指尊长已死的,或者至少被移出celestial ken——比如被召唤到高阶天堂(Higher Heavens)的仆从。他们的仪式不再起作用,因为连接他们和他们主子的词语力量的通道被打破了,但如果词语仍然很强大,他们的调音和因为不谐而获得的超自然能力仍然能够发挥作用,只要他们有自己的心的话,他们就会有他们原有的不谐条件。(由非尊长词语所赋予的仆从调音在其死后很少会继续持续下去。)孤儿可以寻求向另一个尊长进行服务,并成为他的仆从;在为另一个人服务的时候,就像上面的“临时仆从”一样,是能够保持与他们已故主子词语之间的合调的;或作为不受宠者自立门户,他们的心会被粉碎或隐藏起来。
后一种选择更受恶魔欢迎,但也有天使选择了这条路!其中最著名的是Tsayadim。他们是纯洁大天使乌列(Uriel, Archangel of Purity)的仆从,他们拒绝放弃他们主人的圣战(Crusade)——净化神话中的生物和空灵“诸神(gods)”所在的边疆(Marches)(p. 178),甚至在上帝自己召唤乌列进入高阶天堂之后也是如此。乌列的某些仆从最终回到了天堂,为其他的大天使进行服务。但是有些仆从继续忠实于他们主人的最后目的;他们是个极度自傲与孤独的小团体。很多仆从只要有机会,就会想办法毁掉边疆(Marches)和杀戮空灵之灵。(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没有一个 Tsayadite被认为是堕落的,尽管他们所属的唱诗班……)

引用
边栏:天民的初始财富STARTING WEALTH FOR CELESTIALS
大多数天民没有常规意义上的财富——天民领域靠精华而非金钱运行,而且精华不容易进行积攒积累。角色拥有的任何神器(见p. 169)都是用角色点数而非金钱来直接购买的。有角色(Roles,p. 32)的天民的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财富级别;要计算好每个角色(Role)的初始财富。对于现代地球来说,平均水平财富是为$15,000。天民可以在各个角色(Role)之间转移那些金钱,但如果某个角色(Role)身上的钱太多或太少的话可能会削弱这个角色(Role)的可信度——在这个角色扮演游戏进行角色扮演(Role-play)行为时会吃到减值!
没有角色(Role)的不受宠者天民(弃子或变节者)经常积累他们的个人物质财产和金钱,因为他们没有靠得住的后台为其提供装备。在这种情况下,将他们的主要容器视为具有相关的财富级别。
其他没有角色(Role)的天民,其尊长通常会为其提供少量的现金生活津贴,还会有一个大小适中的公寓或其他适当的生活空间作为行动的基地,以及他们当前的任务所需要的凡俗装备。这里假设所有的这类天民都能得到任何普通市民都能拥有的家庭用品:电视、录像机、电话、各种各样的小工具等等。但是,车辆、枪支以及其他重大或者特殊物品必须购买或者另行获得。
使用天民的能力很容易获得现金和装备——但天民们应该记住,他们不应该引起世俗权威的注意,除非他们的角色(Role)经得起这样的审查。

词缚者Word-Bound
一个天民可以将自己与大交响曲当中的某个概念绑定在一起,比如战争(War)或色欲(Lust),或者花(Flowers)中固有的那种和平和自然的感觉。从那以后,他们将通过他们选定词语的视角来观察这个宇宙,用他们自己所接受的这个概念来看待一切。这个概念会成为其存在的一部分,有时还会吞噬(subsuming)天民自己的人格,让这个天民变得更像是这个词语的诡异化身,而非其他的什么东西。如果他们的个人天性在某种程度上与词语的天性对立的话,他们的精神就会变得不稳定。天使或恶魔的生命会与这个概念链接在一起,他的力量会随之增长,或随之枯萎。
从好的方面来看,词缚者所掌握的能力与他们选择词语所相关,他们可以通过在地球上的这个概念的增长来获得力量的增长。如果你是柳树天使(Angel of Willows),你肯定会希望柳树成为某种事物的象征(这样它们就会经常出现在人们的思想中了),并被人们大量进行栽种,这对你来说是最有利的。如果你是脱衣舞恶魔(Demon of Strippers),你肯定希望在世界各地能有更多的脱衣舞俱乐部,并且大众都将跳这种异国风情的舞蹈作为一种生活情趣。
所有的尊长都是词缚者,与他们所绑定的都是在大交响曲之中非常强大的概念——这既是因为它们本身就是极其强大的主题(themes),也因为尊长和他的仆从通过促进词语的力量增长来确保其能够一直保持强大!色欲大公安德利尔普(Andrealphus, Prince of Lust)就非常关注去让人类去寻求刺激的感受而非真正的情感需求,而战争大天使米迦勒(Michael, Archangel of War)则寻求的是为维护正义而战斗的理念。
天使和恶魔会以不同的视角看待同一个词语,当然他们也会努力宣扬他们自己对这些话语的看法。加百列(Gabriel)和比列(Belial)共享同一个词语:火(Fire)。(这种痛苦的分享通常被认为是加百列陷入疯狂的主要原因。)并且,加百列一直在吸纳火的隐喻含义——灵感、激情、神性惩罚(inspiration, passion, divine punishment)——以及更为字面意义的温暖(warmth)和燃烧(burning)。事实上,自从比列宣称自己是地狱中负责与火这个词语绑定的恶魔之后,许多人认为加百列一直在努力避免宣扬火这个词语的破坏性方面——这是在减弱她自己的力量,否定自身当中的一个元素。(比列来没有从这个词语的神圣元素中获得力量与身份,所以他对此不太在意。)
不过,即使是共享同一词语的两极也需要在某个时候进行合作。无论城市天使(Angel of Cities)多么讨厌城市恶魔(Demon of Cities)那充斥着贫民窟和违法犯罪的痴梦,如果人类开始迁移到小村庄,让摩天大楼和公寓大楼空置的话,他们都得完蛋。
初始角色不能是词缚者——每个词语的力量都是不同的,必须由GM单独进行决定。词语不仅仅是需要买来的优势。它们是对天民人格的根本性改变,无论是天堂的炽天使议会(Seraphim Council),还是地狱里的路西法,都不会轻易给出一个词语。在这两种情况下,获取词语的规则就是任务,测试候选者(以及其他寻求同一词语者!)的任务,看看其是否值得拥有它。在天堂里,让你所属的尊长为你求情这点是非常重要的。在地狱里,路西法可能会被你在没有经过自己的魔大公的允许之下向其请求一个词语而被你逗乐,赏你一个词语。当然他也可能不会被你逗乐。
如果天使没有通过测试的话,他很少会因为仅仅进行了尝试而受到惩罚。如果某个恶魔失败了,或者成功了,但是没有给光之使者(Lightbringer,路西法称号)留下深刻印象,他可能会发现自己成为了被踩在脚下的小玩意之魔(Demon of Small Things That Go Squish Underfoot)——或者因为浪费了第一伿天使(First Balseraph)(译注:应该也是某种路西法称号,但这个词我查不到啊)的时间而被其以有趣且痛苦的方式杀死。
每个词缚者天民都会获得至少一种与他的词语相关的超自然能力和仪式,以及与词语的力量相称的级别(Rank)。(GM和玩家应该讨论每个词语的天性,GM还需要算出合适的点数成本。)词缚者可以将其以仆从调音(Servitor Attunement)的形式与他人分享他的能力,这样做需要消耗精华,数量等于被授予的能力的权能之和。(他以后也可以用触碰和消耗同样数量的精华来将其移除。)同样地,他可以与他人分享他的仪式——但任何时候,仪式被使用的话,所需要能量都得从他自己的精华中抽取!如果他选择的词语变得更加强大的话,他也会,获得额外的权能,属性可能获得增加,甚至可能会获得新的优势,只要GM觉得合适就行。同样地,如果他所选择的词语的力量变弱了(就像在马鞭恶魔(Buggy Whips Demon)身上发生的那样),他的权能等级和属性可能会下降,他可能会失去优势或获得新的劣势,这同样取决于GM的选择。他甚至可能会死去,消失在大交响曲中,因为他所选择的词语已经成为了回忆。除了那些与濒死的词语绑定的词缚者之外,大多数词缚者天民的总点数至少为750点,而尊长的点数则要远高于此。


引用
边栏:性与单身天民SEX AND THE SINGLE CELESTIAL
在地球上的天使和恶魔和其他人一样,同样会坠入爱河……或者色欲之中。虽然不是所有的天民都会通过性来表达他们的感情,但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就可以这么做。这类想法并不会像慢慢渗透进人类脑海中那样渗透进他们的异类大脑之中,但它确实是会出现,而且值得关注,因为人类总是会问。
许多天使相信这样的行为会干扰他们对神性的沉思。无论如何,他们中很少有人会完全清心寡欲,他们相信,如果上帝真的介意这种事不时发生的话,他就不会给他们这种念头了。
因为所有的天民(除了格里高利,p. 57)在没有使用那个被禁歌曲或没有尊长进行干预的情况下都是不育的,他们不必担心他们行为的后果。但是,一个有着男性与女性容器的非卡拉宾天民可以通过两个身体之间产生的某种微妙的变化来将其作为一个短期“精子库(sperm bank)”使用……(如果卡拉宾尝试这种“魅魔把戏(succubus trick)”的话,其拥有的熵之灵光(aura of entropy)会破坏细胞。)此外,尽管天使和魔鬼对社会病(social diseases,这里指的就是那种病)免疫,但他们可能会在容器表面和衣服上携带这些病菌。

残种Remnants                                               37或12点+唱诗班/乐团调音
如果某个天民的灵魂受到极其大量的伤害,他就会被永久性地削弱 (p. 145)。在最糟糕的情况之下,伤害会剥去他神圣(或地狱的)的天性,只留下一个空壳。他的心会粉碎(p.12),就好像他已经堕落,被救赎,或者灵魂被杀死了一样。他对过去生活的记忆会消失,只留下模糊的印象和久久不散的奇怪情绪。如果他有一个角色(Role,p. 32),他会活在这个角色(Role)之中,被捆绑在与这个角色(Role)相连的容器之中,并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凡人。如果他没有角色(Role)的话,那么他会在地球上游荡,困惑茫然,他的Will和per会大幅度降低。如果他足够幸运的话,他可能会记得,他牺牲了一些东西,而他认为是牺牲这些东西是有充分的理由的。他是一个残种。
基于per的天民能力(共鸣(resonances),调音等),以及具有类似效果的歌曲,对残种不起作用——就好像他们根本不存在一样。事实上,这说法基本上是对的:残种的天性完全被限制在肉体之中,就和不死者(p. 22)一样。当容器死亡时,个体留下的最后痕迹就会消散于大交响曲之中。但请记住,天民的容器是不会老化的……残种可以存活很长很长时间。
残种无法被修复——即使尊长可以替换灵魂的残缺部分,其创造的结果也不再会是相同的实体了,而是一个对之前成为残种的时候有着模糊记忆的新存在。
对天民来说,残种就是行尸走肉。他们的同伴可能会离开他们,让他们继续这混乱且半生不死的生活,帮助他们找到一点快乐,或者给予他们干净利落的死亡,但他们在残种周围永远不会真正感到舒适放松。而残种们在那些只能提醒他们失去了对他们来说非常、非常珍贵的东西——并且又忘了那是什么东西的家伙身边,也很少能感到舒服和放松。
词缚者残种不会失去与其绑定的词语。这意味着,只要那个残种还活着,词语就不能再被授予他人。
残种角色被创造为调整过的人类,没有属性上的调整,但有反映他们的天民天性的优势和劣势。
优势:无需饮食 [10];无需睡眠[20]; Essence Control +5 [20]; 免疫疾病 [10]; 隐身 (仅仅对天民per能力, -50%) [20]; 权能 (Corporeal or Ethereal) +1 [10];慢速自愈 (corporeal and Mind hits) [10]; 超温耐受 +10 [10].
劣势:心不在焉 [-15]; Disturbs Symphony [-15]; 不育 [-3]; Weak Will -5 [-40].
禁止特征: 感知; 权能 (天民或术法) [ 0 ]
拥有角色(Role)的残种的总成本为37点,不包括唱诗班/乐团调音的那16点。
如果残种没有能够供其陷入其中的角色(Role)的话,他会获得神秘身份 [10];困惑不已[-10];和完全失忆[-25],总成本共计12点。
残种不能拥有天民权能或Awareness,尽管他们可以拥有任何等级的实在或空灵权能。他们能保留以前拥有的唱诗班/乐团或遵照调音,仪式和荣勋,除了那些需要per或 Will检定才能使用的那些。因为荣勋获得的天民级别将会被失去,因此残种获取荣勋时花费要比列出的成本少5点。如果他们有适当的权能,他们可能会知道并可以使用实在歌曲和空灵歌曲。因为残种是创伤环境的产物,他们往往有超出标准的身体或精神上的严重劣势。残种仍然被认为是天民,通常会干扰大交响曲(见p. 137)。
在经典战役中,残种的初始总点数应该为100点,还得加上他从前尊长那里获得的原有唱诗班/乐团调音的成本(如果还能用的话)。


引用
边栏:天民角色创建检查清单  CELESTIAL CHARACTER CREATION CHECKLIST
1.从天民模板开始(p. 9)。
2.添加唱诗班(pp. 44-58)或乐团 (pp. 59-74)模板。
2a.如果是卡拉宾(p. 64), 为其挑选一个失谐。
2b.如果是德天使 (p. 52),决定其誓词(oaths),并得到GM的同意。
3.选择你所属的大天使(pp. 82-107) 或魔大公(pp. 108-135).
3a.如果你正在为另一位尊长服务,请决定那是谁。
4.除非你是一个自由莉莉姆,否则请添加来自你(前-)尊长的唱诗班/乐团调音。
5.开始花费你的总点数。GM会你的角色很多点数和客制化用点数(通常为100点)。通常的-40点劣势和-5点怪癖这时候也可以进行决定了。
6.决定你是仆从(p. 11),不受宠者(p. 11)还是残种(p. 16)。如果你是莉莉姆,决定你是受缚(Bound)的(作为仆从),还是自由的(Free)。
7.仆从需要添加他们的尊长成本:不谐条件,仪式, 圣宠, 以及职责(Duty)。
7a. Eli的仆从还需添加其正在服务的那位尊长的圣宠(祈寻(invocation)和职责)的成本。
7b.莉莉姆则需要添加莉莉丝的尊长费用(可选的),以及9个欠她的3级咒缚(9 level-3 Geases owed to her)(必需的)。
8.客制化你的角色。
8a.将你的权能等级分配到三个领域——实在,空灵和天民,每个领域的最低等级为1。有一个例外:残种不能拥有权能(天民)。
8b.购买资源——歌曲,技能,优势,调音,神器等(记得购买你的尊长需要你买的所有东西,比如Jordi仆从需要的动物容器(p. 96),或者Haagenti手下恶魔的消耗调音(Consume attunement,p. 118))
8c.所有天民(除了主天使和谢帝姆外)必须购买至少一个容器才能在地球上存在!
8d.自由莉莉姆可以在GM的批准下,从其他大公那里购买莉莉姆的调音;GM可能要求其欠下该大公一个咒缚(Geas),或者要求该莉莉姆有合适的背景故事,能够解释她是如何支付购买调音的费用的。
9.创建好你角色的背景过往(细节要详实,让你和你的GM都满意)。
« 上次编辑: 2022-07-18, 周一 11:47:40 由 cmo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