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世界设定】至今为止的故事(Season 10 Story So Far)   (阅读 3022 次)

副标题: “时代从来不被个人的意志所左右,但却因众人的意志而运转。”

离线 蕾贝卡【沉沦】

  • Forget Me Not
  • 版主
  • *
  • 帖子数: 5544
  • 苹果币: 12
  • 永远铭记,永远守望
感谢 大Amaurot 翻译了原始版本的 Story So Far 第二至六季,星云迷蒙 翻译了第七季,静海聆 翻译了第八至十季。
本篇由 沉沦 进行部分重译、排版与校对(其实还没校对)。



 第二季:影子会之年
YEAR OF THE SHADOW LODGE

对自己的地位跟工作环境时常有所不满在探员间并非什么秘密。但就算是十人团,也没能预见这种集体不满的情绪产生的后果:影子会(Shaodw Lodge),一群决定革新协会结构与政治体系的探员。
协会内部阶级失序的第一个征兆出现在卡尔马加(Kaer Maga,陌者之城)。探索者协会的势力范围并没有延伸到那里,却收到针对当地分部的投诉函。授命前去调查的探员揭露出影子会的存在,这个组织的势力触角已经延伸至远远超出一座城市。在那之后,影子会很快就对位于阿布萨拉姆的协会发动猛烈的突袭,迫使协会必须加倍努力地根除在协会内部神出鬼没的间谍。协会在过程中挫败了一次针对某名重要探索队长的暗杀计划,但也在内部发现了一位身居高位的叛徒。
从索西斯(Sothis)的荒漠,到白王座(Whitethrone)的冰封街道,协会在内海各大都市里面对着怨忿的贵族、被诅咒的遗器以及行踪诡秘的间谍,同时不断挫败影子会的计划。在世界之殇,协会与影子会的同行竞争,在预言被用于邪恶的目的前将其恢复。在持续接近一年的冲突后,协会在影子会内部发现了分歧,一方想将力量挪为己用,另一方则希望十人会能够善待它们的探员。在从刺客手中援救一名协会重要盟友的过程中,探索者协会发现了影子会真正领导人的身份,并成功签署了停战协议。十人会随后欢迎影子会内部希望拥有更好待遇的部分成员回到协会的大家庭中。


 第三季:玉凤之年
YEAR OF THE RUBY PHOENIX

数百年前,古老而神秘的术士郝金(Hao Jin)踏遍整个天夏大陆与其它地方,广纳各类珍品,诸如强力魔法神器、艺术巨作与重要的历史文物。为了确保她的藏品不会蒙尘,郝金创办每十年一度的武斗大会。大会的胜出者将获得从众多藏品中挑选一件的权利。探索者协会在4711 AR参与了这场大会,将探员送至全球各地保护能够协助他们获得大会胜利的物品或技术。协会取得了胜利。当十人会挑选奖品时,他们的选择震惊了所有与会者,因为他们从宝库中选了一条满布灰尘的破旧挂毯。郝金挂毯,诚如后来它为人所知的名字,或许是郝金藏品中最为重要的唯一一件收藏。挂毯是个门户,通往一个充斥各类建筑、废墟与圣地的半位面,皆是郝金从现实的织锦中剥下的。在挂毯磨损的织锦里有上百个这样的地方,而协会也在持续探索着内部的许多遗迹。
不幸的是,协会并未独占进入挂毯世界的权利。恶名昭彰的盾徽财团(Apsis Consortium)透过与璃殇(Lissala)的古教团进行的交易创造出了第二道入口。不过,在将盾徽财团驱逐出去后,协会发现了挂毯的第二个用途:他们可以从挂毯世界创造通往格拉利昂多个地点的出口,能够迅速地跨越数百哩的距离,并连结相距甚远的分部。


 第四季:魔印重临之年
YEAR OF THE RISEN RUNE

冒险队长谢拉·海德曼(Sheila Heidmarch)率领着伟迹城(Magnimar)分部,派遣探索者们探索瓦瑞西亚(Varisia)的历史。协会的行动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当神秘的符印钥匙(Runecarved Key)出现在瓦瑞西亚海湾(Varisia's Gulf)后,麻烦几乎是立刻就找上了门。伟迹城的政府为将钥匙贩售出去举办了一场拍卖会,许多在当地有影响力的组织皆有参与,也包括探索者协会与他们的老对手盾徽财团。协会希望这次拍卖会能提供让它们一跃为本地领衔组织的机会。然而,一群神秘人打断了拍卖会,迫使协会追着其根脚一路查回璃殇教团——一个早已消逝的宗教团体。
协会与教团的冲突并未在拍卖会上画下句点。协会让璃殇教团与盾徽财团之间的盟约告吹,并且攻击教团在卡尔马加与佩林湾(Palin's Cove)的密室。在这些任务的过程中,协会发现教团意欲恢复一名强大的瑟西隆巫师的力量并重临格拉利昂。借由部分协会最菁英的探员的奉献与努力,避免了这名远古施法者重临人间,成为瓦瑞西安与诸多地区的威胁。


 第五季:恶魔之年
YEAR OF THE DEMON

探索者协会发现了佐尔穆登(Jormurdun)——一座早已被历史所遗忘的矮人天空要塞——的位置。循着佐尔穆登位于世界之殇的重要线索,协会探员涌入邻近该地的蒙蒂维(Mendev)以便准备进行考察。然而,恶魔的入侵使他们对这块深渊废土进行大探访的宣布被迫中断。
随着第五次蒙蒂维圣战的进行,探索者协会明白他们单枪匹马不可能到得了佐尔穆登。协会为了获得支持,派遣外交使节前去网罗阿布萨拉姆的有力人士、安多兰的鹰骑士、奇奥尼(Kyonin)的精灵与裂隙守卫(Riftwarden),同时也收集到塔尔多对抗邪恶力量时取胜的史料,控制了威力强大的伊斯特克遗器,获得强力圣物的援助。协会的小队接着在靠近佐尔穆登的地方建起野外基地,而协会的敌人们则试图阻止协会的外交使节并破坏补给线。他们出借探员作为巡逻的侦查兵,并在启动遗失于世界之殇内的强大武器时提供援助。探员们借由在新基地有条不紊地进行中的准备工作,确保郝金挂毯所创造出来的新传送门安全无虞,以便他们的人手能毫发无伤地抵达世界之殇。
佐尔穆登之战在探索者协会的力量和他们的新盟友跟恶魔军队交锋时揭开序幕——同时,一群小得多的探员组织则利用接战作为掩护,抢进佐尔穆登的大门。
恶魔的军势被击败,探索者协会保全了天空要塞并开始进行探索。

 同期关连事件:《正义之怒》——第五次远征。


 第六季:天键之年
YEAR OF THE SKY KEY

矮人天空要塞佐尔穆登有一件奇特的遗器,是一座称为“天键”的装置,而协会最近获得了其中的一部份。天键乃是佐尔穆登矮人最为珍贵的遗物之一,他们在群星雨(Rain of Stars)到来时,见到它与其余的神祕星船碎片一同坠落,并将它保存了下来。佐尔穆登的统治者,古瑟仑(Gutheran)王在国家灭亡前夕,将天键分裂为五块,并将其中四块留给他的子嗣,他自己则留下了一块。探索者协会尝试重组天键,踏遍格拉利昂寻找任何其余碎片下落的蛛丝马迹。这次探索使探员们走遍内海诸国,从伊利森的冰冻平原,到莽吉荒原雾气弥漫的丛林,乃至奥斯里昂的干旱沙漠。这块碎裂遗物的踪迹也将探索者们带到纽美利亚的中心,星船正是坠落于此地。在搜索天键的过程中始料未及的困难甚至使协会探员前往外层位面进行冒险。
在协会探员们终于收容了所有碎片之后,协会希望找出这件知名神器的真正潜能——只要协会还能击退那些想要横插一手并宣称天键为其所有的敌人。


 第七季:虺蛇之年
YEAR OF THE SERPENT

从盾徽财团内部分裂出一小群被称作科尔霍姆会(Korholm Agenda)的盾徽特工精心策划了一起针对探索者本部的突袭,因此引爆了探索者协会和盾徽联盟长久以来的矛盾。这次突袭发生后,协会在盾徽财团内一名灰心的告密者的协助下,倾注大量资源追查这次袭击的负责人。
格拉利昂各地的协会探员与这些策划者斗智斗勇,从渗透进经营黑暗交易的地下基地到参与内含高风险谈判的奢华派对,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各种交锋。当一部分探员致力于挫败对手时,另外一些的探员则是在长期拒绝协会设立分部的一些地区——比如切利亚斯,以及对协会而言立足都很困难的地区——比如涅玛萨斯——进行考察。
最终,那些对本部发动袭击的盾徽特工要不是被击败,要不就是身败名裂。探员们还阻扰了他们进一步扩展他们自身权力的计划。终于,探索者协会与他们长久以来的竞争对手签订了得来不易的停战协约,尽管这协约非常脆弱。


 第八季:破碎风暴之年
YEAR OF THE STOLEN STORM

在一次对路过小行星的大胆冒险中,探索者协会找到了传说中不可触摸的蛋白石。这块蛋白石实际上是半神朗基诺里的监牢,这位善良阵营的气元素领主已经被关押了千年之久。这一收获使得探索者协会开始研究开启这件神器的方法,寻找释放朗基诺里的方法。协会很快了解到想要摧毁这块蛋白石需要威力强大的土、火和水元素物质,纯度必须能够足以唤起元素的本质。探员们纷纷前往各元素位面来寻求新的盟友来引领他们找到这样的物质。
首先,协会探员前往了土元素位面,尽管在夙敌的百般阻扰下,仍旧成功的建立了良好的联系,并在之后还营救出了一位失踪的协会探员。而在火元素位面,协会在危险的火元素裔上流社会中,依靠巧妙的外交技术,摆平了旧账并获取的颇有价值的讯息。而在索西斯分部的一些物品被盗后,一队前往调查的探员从奥斯利昂的沙漠一路被引领至气元素位面。在他们的跨位面旅途中,协会跟一个致力于四元素平衡的组织——元素均衡教派起了冲突。不过继而面对强大的共同敌人时,协会和均衡教派试探性地结成了同盟。最后,协会前往水元素位面,协助保护该位面最大的城市免遭入侵,同时还成功回收了一位失落半神的遗产。
在获得了最纯净的土与水元素物质后,协会派遣了组织中最为强大的探员前往火元素位面和土元素位面交界处的一个铁砧,将那块蛋白石浸入最纯粹的火焰中,让朗基诺里获得了期待已久的自由。


 第九季:势力利益之年
YEAR OF FACTIONS’ FAVOR

为了追寻远古秘密和无主的财富,探索者协会并不仅仅只是探索和发现,还树立了不少敌人。在这一季开始时,很多战役中的大反派联合在一起对探索者们展开了报复行动,将战争引向艾巴萨罗姆,并将混乱带往整个内海地区。多年来,协会内部的势力都会致力于他们自己的目标,为了声誉而努力,积累了不少资源。最后他们终于有机会来证明自己——在势力利益之年的经历会在他们之中产生永久的改变。
在这一年中,探索者避免了一次入侵,旅行去了天堂彼岸,从声名狼藉的博物馆下方揭露了隐藏的秘密,还在内海地区最伟大的头脑被完全控制前,击败了一个永恒的邪恶。于此同时,玩家使用势力的资源击垮了一个黑心财团,挫败了一群危险的恶棍,还推翻了一位臭名昭彰的暴君。他们还罢免一位派系领袖,因为他背叛多年来自己所支持的理念,之后对于是否将他从其行为导致的可怕后果中解救出来,玩家下了极为重要的决定。


 第十季:十人团之年
YEAR OF THE TEN

探索者协会从第三季开始就获取了进入郝金挂毯半位面的传送门,从那时起就发起了许多次任务来调查其中的奇观,甚至还设计出一种方法可以利用郝金挂毯作为通路横跨格拉利昂各地进行快速旅行。最近的调查工作发现郝金挂毯的状况已经濒临极限。如果协会无法尽快采取果断的行动来将其修复,这个半位面就会变得支离破碎,所有的内容物都会坠入星界之中。
但阻止这次迫在眉睫的毁灭并不能解决半位面的衰解,玩家需要进行一系列的行动来拯救其中的生命、珍藏的历史和寻找到一位对挂毯结构了如指掌的古代学者。然而,探索者协会在挂毯之外还有很多需要关注的事情。这一年,探员找到了一些闪耀远征对抗巫妖塔·巴冯的圣物,从一位半神处获取了变革性的祝福,并且阻止了一个强大的恶魔想要利用使世界之伤崩塌来成为新恶魔领主的企图。
与此同时,协会的秘密领导层——十人团一直居于幕后指挥整个协会。这十个人躲藏在面具后面,即使是最强的魔法都无法知道他们的身份,但在过去的几年里还是面临了数次泄露身份甚至濒临死亡的威胁。其中最大的一次威胁是来自于一个由于十人团的背叛而长期怀恨在心的男人——神秘的消息贩子和前探索者协会战地特工“火炬大师”。火炬在协会内部组建了一个称为“影子会”的分裂组织,后来又再次回归协会并最终消融不见,但是火炬也拿到了他最想要的东西:十人团成员的名单。火炬和其他力量不断暗中行事的影响下,一些十人团的秘密可能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 上次编辑: 2022-01-24, 周一 06:50:48 由 沉沦 »
真正的世界,远比这些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作者更温和、更宽厚、更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