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翻译完坑】克利尔角的囚徒(Die Gefangenen von Cape Clear)  (阅读 4461 次)

副标题: 1920s南爱尔兰偏远小岛,单次短模组,撕卡率高。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油管博主Orkenspalter TV的自创模组。具体介绍请看下方前言。

灵感: Mhaire Stritter
文本制作: Thomas Echelmeyer
编辑、排版、地图: Nico Mendrek
感谢游玩者: Anselme, Hannes, Jan, Steff
版权属于原作者,翻译仅供个人学习交流。
« 上次编辑: 2023-09-06, 周三 14:49:19 由 Bogenheim »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前言
《克利尔角的囚徒》是一篇克苏鲁角色扮演游戏模组。它是在2016年春季Cthulhu Pen and Paper Let's Play auf Twitch上创作的短模组。您可以在Orkenspalter TV上在线观看该Let's Play:
(这里贴不上链接,可以自行去油管搜索)

警告:对这一模组感兴趣的pl不应观看这两个视频,但如果你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请至少在第二个视频结束前退出,以免破坏乐趣。解密仅在第二个视频的末尾展开。

该模组根据coc7th的规则编写,您可以很容易地将其改为其他版本规则或一些coc衍生规则。尽管模组背景被设置在1920s的爱尔兰海岸,但也可以通过一些改变使冒险舞台被呈现在其他地点或时代。使用爱尔兰扩展Mysteries of Ireland可以使模组背景更趋于完善,不过这并不是游玩的必要条件。

《克利尔角的囚徒》特别适合作为一个“one shot”模组。它是专门为简短的Let's Play或单次冒险编写的,但绝不适合作为一次战役的开端。此外,玩家不应使用自己珍视的调查员老卡,相反,建议为这次冒险创造新的调查员。
« 上次编辑: 2023-07-25, 周二 14:28:43 由 Bogenheim »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调查员前往克利尔角的原因
克利尔角是爱尔兰南海岸外一座落后、较为排外并且相当难以到达的岛屿,因此对调查员来说这可能不是最好的目的地,但克利尔角仍有一些吸引游客的点。鸟类学家或植物学家可能对克利尔角丰富的动植物群感兴趣(该岛有一类或更多在欧洲十分罕见的奇妙物种);神职人员、教会学者或探寻爱尔兰圣徒踪迹的学者,可能会被据称出生在该岛上的圣基兰(Ciaran the Elder)吸引;对于演员及其他电影界人士来说,在克利尔岛上拍摄历史剧有很大的可行性(例如一部改编自亚瑟王传奇的电影,克利尔角可以为其提供其完美的自然景色,而不受工厂烟囱、汽车、铺砌的路面、危险的沼泽和猛兽或不合时宜的植被影响);作家或艺术家可以从岛上的原始风景或古代遗迹中得到灵感,海岸的原始风貌总能给画家提供一些突破性的想法和视角;研究员和探险家同样会满意于能够接触岛上不同历史时代的各种遗迹;一般来说,克利尔角也可以是个被过去冒险的痛苦经历纠缠的调查员休养的地方,以使其获得放松和宁静,远离不安和喧嚣。

在春季与夏季,克利尔角会拥有最美的景色,因为在秋冬季节,天气可能会变得非常恶劣。即使该岛的气候处于墨西哥湾暖流,以爱尔兰地区来说已算是非常温和,但这段时间的风和降水有时也令人极为不快。上述许多该岛吸引游客的因素,其适用场合往往都位于露天地点,因此建议在气候较温和的上半年参观克利尔角。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给守秘人的信息
请打算游玩此模组的玩家在此处停止阅读。
« 上次编辑: 2023-07-25, 周二 01:14:28 由 Bogenheim »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背景
在本模组中,调查员会在南爱尔兰的克利尔角上遭遇来自火星上的死城约·翁毕斯(Yoh-Vombis)的黑色吸血魔蛭,并有可能借助建于约四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的巨石阵击败它们。

魔蛭最初是一类外星寄生虫,并作为突击部队为其更强大的主人服务。这种生物的身体由灰黑色的坚韧薄膜组成,从底部分出细枝。它们将自己置于类人生物的头上,腐蚀宿主的皮肤、头发和颅骨,并从刚开始寄生的那一刻与宿主大脑连接,以对受害者进行远程控制。它们通过一种心灵感应网络的方式控制宿主,以及听从它们未知的神秘主人的指挥。

新石器时代的居民饱受这些来自火星的寄生虫的困扰,它们一直试图掌控岛上的居民。然而,岛上的祭司设法控制极少的入侵者,并将受害者和魔蛭一同埋在一圈环状列石下,石环能使魔蛭瘫痪,切断它与其他魔蛭以及它们听命的主人的联系。约·翁毕斯魔蛭可以在静滞的条件下生存,并且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但它们简单的网状思维仍受到了影响,在二十世纪,它们需要联系处在外星的主人以及互相建立脑连接,以至于在本能地寄生人类后,它们将接管并保留受害者的记忆和性格。

魔蛭在第2章的事件中被唤醒,外星寄生虫将会复制被接管身体的调查员的人格。这意味着,从这一刻起,玩家们的身体被魔蛭所占据——但他们不会怀疑自己不再是人——并使用细微的幻觉来伪装自己。因此,宿主原本的外观被投影在令人作呕的皮质肉囊和半消化的头骨上,这种改变将复盖到头部和面部。

约·翁毕斯魔蛭为它们的工具赋予了新的使命。无论接受与否,他们此后将以自己的名义旅行并传播他们早已离去的外星主人的种子。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所能做的抵抗越来越小,人格也会逐渐被磨灭。

来到克利尔角的调查员很难逃脱这种命运。因此,守秘人应该注意,所有被寄生的调查员在之后的冒险中都携带着约·翁毕斯魔蛭的种子,并且不再是他们自己。也正是这个原因,该模组仅被推荐作为单次冒险使用。若将其作为战役的一部分,约·翁毕斯魔蛭对调查员的影响可能会立即使得他们无法继续接下来的冒险。有经验的调查员也许已有足够的克苏鲁神话知识来辨认关于巨石阵的用法。然而,他们同样难以避免被约·翁毕斯魔蛭控制或存活下来。
« 上次编辑: 2023-07-25, 周二 07:36:26 由 Bogenheim »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第1章-岛屿
在爱尔兰南海岸外,有一座名为克利尔角的小岛。这座岛从西南到东北长约3公里,宽约1.5公里。一般来说,这样一座小岛简直不值一提,特别是岛上从没出过什么新鲜事。

轮渡:克利尔角位于米森半岛以南几英里处,属科克郡内,从巴尔的摩或斯卡尔乘船不到一小时就能到达。调查员们的联系人帕特里克·霍尔曼经常乘坐一艘到达克利尔角的定期轮渡,他每周都去旅行(但他不是摆渡人)。若是出海后满仓归来,一些岛上的渔民会在巴尔的摩市场售卖多余的渔获。

港口:说是港口,其实不过是停靠了六艘渔船的码头。码头有一段通向克利尔角北海岸小集居地的短石梯,走到路的尽头会看见岛上唯一的餐厅,克利尔角酒吧。在阳光明媚时,这里有种自然而朴素的美,但若是在气候不那么宜人的下半年来,游客能够欣赏到的就只有相当无聊的灰色,十分能凸显出克利尔角的闭塞和落后。

村庄:岛上唯一的集居地是克利尔角村,村里有几十间散布在田间的、有着茅草屋顶和菜园的小石屋。岛上不通电,也没有电话,唯一的通讯方式是写信。每周一次,信使会乘坐渡轮将所有信件带去陆地上最近的邮局。

周边地区:村外人口稀少,荒原上仅坐落着几个独栋的牧羊人小屋,没有可供行走的小路或毗连的居住区。植物种类不多,通常只是草和灌木。可能也有那么一两片长在园地旁的树篱,但真正的树木(乔木)在克利尔角相当罕见。

岛上居民:克利尔角的住民之间通常使用爱尔兰盖尔语交流,也有些人会说英语。岛上以渔业、手工业、牧羊业及其他农业为主体。由于岛民不怎么好客,岛上的生活没有受到近年来在爱尔兰发生的剧变的影响。他们不想与政治扯上任何关系,不会讨论他们的爱尔兰天主教,也不喜欢为拍照摆姿势,对调查员们描述的任何其他地方都不感兴趣。可以说,克利尔角的居民简直就是“地球之盐”,而且是粗盐,和海水的咸味很般配。他们对陆地上来的人都尽量保持礼貌,但必要的是,他们决心不与其打交道。克利尔角的家族之间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仇恨,不过他们总会共同对抗局外人。大多数人不会拒绝一笔报酬丰厚的买卖,但他们绝不会为了钱而伤害任何其他岛民。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酒吧:克利尔角酒吧大概是村里唯一一处不会无情拒绝调查员的地方,在这里他们不会被别人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这酒吧是一座不起眼的建筑,餐厅看起来是由屋内的客厅改建而成。老板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小个子男人,满口参差不齐的牙。这家酒吧可能达不到游客们所期待的高标准,但胜在干净整洁。酒吧里卖一种意外美味的自酿红啤酒,菜式简单,但这些由羊肉(或羔羊肉)、鲜鱼和其他来自岛上的农作物烹饪的菜肴都相当可口。克利尔角没有客栈,酒吧老板倒是预留了一间客房以应对紧急情况,但他一般不会为了赚住宿费而把它租给旅客,因为这间房是专为那些没能力自己走回家的酒鬼们准备的。

修道院:在村庄对面,岛屿的另一侧一座风景如画的小丘上,矗立着克利尔角的熙笃会修道院。大约二十几名修士带着隐居意味居住在这座岛上距爱尔兰岛最远的地方,过着与尘世隔绝的生活。

托马斯修士是唯一一个经常与克利尔角那些未出家的居民打交道的修士。修道院的建筑平面图几乎是一个方形,被一个短回廊环绕的庭院内复盖着带花坛和小石子路的草坪。建筑的小窗户上安装的不是玻璃,而是坚固的百叶窗,它们位于厚实外墙深处的尽头,且可以关闭。

建筑内部的墙和天花板都刷了白石灰,手工制造的家具虽然老旧,但十分实用,且被用心养护过。这里并没有什么古典家具,贵重金属或艺术品,不过现有的家具都是一流的工艺与质量。

大多数房间都是修士的小室,因此面积不大,只简单地摆了一张短床、一只衣箱和一个小床头柜。每间小室里都有带防风灯罩的油灯。即使它以煤油为燃料,也能发出足够明亮的光,以便修士们在小室内阅读书籍。除了足够多的小室,这里还有一侧的建筑有一些生活设施,包括一个小作坊、一间洗衣房、不缺厨具的宽敞修道院厨房、几间储藏室、一间小礼拜堂和可用作餐厅的宽敞大礼堂,最后还有一间收藏了几十本枯燥乏味的小说和大量宗教著作的小藏书室。

对建筑知识了解一二的调查人员可以得知,修道院建于19世纪初一座旧建筑的地基上。

其他修士的信息会在附录中列出。

巨石阵:这座巨石遗址是一个排列松散的石圈,位于一处空气清新的山顶,是岛上的最高点之一。这些石头风化严重,但它们在很久以前一定复盖着花纹,这些纹路现在用肉眼很难看见。若用手指划过那些几乎难以辨认的沟壑和凹槽,就能识别出螺旋状图案或符号。石阵位于岛屿的中心区域,但可以根据情节需要移动,以便调查员们注意到它。
« 上次编辑: 2023-09-06, 周三 14:39:10 由 Bogenheim »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第2章-经过

到达&第一天

调查员们将在清晨与帕特里克·霍尔曼(见附录)在巴尔的摩港口会面,呼吸着夹杂柴油味和鱼腥味的空气,将他们的装备运上小渡轮。阳光明媚,大西洋海面无风,有几只海鸥在叫,此外再没有其他声响,船上只余一丝惬意的宁静。渡轮留不出足够空间来装载交通工具,但它有一个小船舱,以确保在不太美好的日子里乘客也能安全渡海。当船上的发动机启动时,帕特里克会开始大声夸赞克利尔角,并与调查员讨论他们在岛上的安排。

帕特里克的赞美
“哦,我多爱这个美丽的岛屿!克利尔角是爱尔兰最南端的居住点。这里是海鸟、鸣禽和候鸟的天堂,它们以歌声和活力给岛民带来欢欣,我曾和数不清的鸟类学家一起去过那里,他们都知道这一点。而很显然,珍惜的花卉和草药就生长在岛上。这可能是由于气候极其温和,而且没人会去打扰它们的生长。此外,克利尔角是爱尔兰的十二使徒之一,圣基兰的出生地,因此遍地都是古老的历史遗迹。有几个巨石遗址,至少起源于凯尔特人,甚至更加古老。”

帕特里克会将回程安排在当天的19:30左右——除非调查员们决定在岛上逗留一阵。修道院的一个年轻见习修士可以用划艇将他们摆渡回去。这就是为什么调查员不应携带过于笨重的装备。不过无论以哪种方式,这次回程都极有可能不会发生。

三刻钟后,小渡轮将前往克利尔角的港口。

待调查员们到达后,渡轮会再次离岸,他们将有时间探索该岛。

旅行和天气:

事实上,几乎整个岛屿都非常适合步行探索,只要你穿着合脚的鞋子。
无论调查员们想先拜访什么,他们都能顺带享受明媚的阳光和温和的海风。天气不是很热,特别是吹着海风时会很凉爽。下午,云层会变得有点低。
« 上次编辑: 2023-08-31, 周四 08:12:10 由 Bogenheim »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参观巨石阵:

守秘人需小心安排巨石阵的登场,确保调查员们前去参观。可以是玩家们专程前往、又或是他们偶然遇见该处遗址。此时,守秘人应向他们朗读前文里对巨石阵的描述。


在巨石阵下,沉睡着一种外来的邪恶力量,以约·翁毕斯魔蛭的形态出现,其封印现已减弱。魔蛭察觉到陌生来客的存在——岛民通常会避开石阵——并尝试建立一种几乎被封印的存在所阻止的心灵连接。目前对调查员们来说,除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外,没有任何迹象会表明这一点,但这种“标记”将会为魔蛭指明受害者,因此这一情景必须发生。

到访修道院:

当调查员们首次远远望见修道院时,天已经开始下雨。如果他们磨蹭得太久,就会被雨淋湿。

帕特里克建议大家在修道院寻求庇护。修士们基本上都很友好,在这种情况下也乐于助人。此外,比起村庄,修道院近得多。如果天气没有很快好转,今天能否乘船回到岸上还是个问题,村里除了酒吧,也没有其他能够留宿的地方。

在修道院里,调查员们会被托马斯修士收留,而帕特里克打着雨伞返回村庄——或者拿不准的话,与修道院里的调查员们一起过夜,如果他们坚持。在前一种情况下,他们会在第二天再次见到他。

托马斯为这里寒酸的布置道歉,并会为调查员们提供干燥的衣服,即使这里只有毛织修士长袍或见习修士长袍。由于天气仍在恶化,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邀请,吃一顿简单的晚餐并在俭朴但干净的小室里过夜。如果调查员们愿意,托马斯修士会很乐意带领他们逛逛修道院,不过这趟参观的结局不会很有趣。即使提议没有被接受,调查人员也应当见到拉巴努斯修士。看到这群人,他会走到最近的调查员面前,手捧着他的脸,深深地看进他的眼睛,说:“啊......我们会再见面的!”之后,他将转身离开。
« 上次编辑: 2023-08-31, 周四 09:08:50 由 Bogenheim »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夜晚

半夜2:00:在修道院里睡下的人会被来自地面和四周的可怖且刺耳的断裂声与尖锐的吱嘎声惊醒,就像由于石块间的撞击声而被吵醒一样。地板塌陷,声音开始膨胀成震耳欲聋的噪音。房间内的墙壁上裂开一道道缝隙。如果调查员们逃到修道院的庭院中,迎着暴风雨,他们会注意到钟楼顶部已经崩塌。在他们看见修道院走廊和窗户里忽闪的灯光和冲出小室的修士们时,会受到一次冲击(见下方)。

冲击
伴随着剧烈的头痛,你们眼前的色彩模糊难辨,并且似乎在不断变化。你们看到绿色和红色的条纹,以及明亮的小点。但在短暂而强烈的一瞬间之后,一切又结束了。

托马斯修士来到院子里的调查员身边。当他走近时,其中一名调查员惊恐地喊着“上帝!”,这会让他被吓一跳,但随后他镇定下来,压下恐惧。他怀疑岛上部分区域在地震中被摧毁了。当暴风雨平息,太阳升起时,应当查看一番以确认进一步的损坏情况。如果调查员问起他刚才的反应,他会敷衍过去。

当调查员们回到修道院,从洗衣房取回衣服时,他们会发现衣服已经足够干燥到可以重新换上。另一方面,他们的替换衣物又湿透了。

由于离日出还有几个小时,修士们在短暂的一夜过后正准备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调查员还会遇到一两个修士或见习修士,修士们看到他们就感到害怕,甚至会直接逃开。调查员无法从任何人那里得到解释。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翻译占坑】克利尔角的囚徒(Die Gefangenen von Cape Clear)
« 回帖 #10 于: 2023-09-02, 周六 02:16:46 »
夜间/第二天早上的修道院事件:

- 远处的闪电照亮了房间或庭院。其中一名调查员发现,另一个同伴脸上的颜色似乎不对劲。

- 拉巴努斯修士再次靠近大家,仔细打量所有人,轻微地咯咯笑了一下,然后满意地准备回到修道院。他被问话时的反应非常单一,只给出含混不清的提示。他声称自己只是观察者。调查员们不久后就会理解的。天翻地复的那一刻即将来临。

- 拉巴努斯修士从远处平静地观察调查人员。他没有和修士们聚在门口。

- 在入口处,一些修士聚集在一起,他们看起来都很担心,划着十字,持着他们的念珠。他们看起来恐惧万分,焦虑不安。如果调查员靠近,修士们则会稍微退开,但托马斯修士携带着的烛台太沉了。修士们表现得像是在内心挣扎,考虑是否应当使用暴力。他们不打算阻止调查员们离开,但不会让他们再以这种轻松的方式回到修道院。

- 只当调查员率先动手或公然亵渎上帝时,修士们才会与他们发生肢体冲突。

- 如果其中一名调查员在谈话中提到上帝,修士们会骚动不安。修道院院长基里安修士走上前道:“我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这里,就在我们中间......”然后他开始用拉丁语喃喃地祈祷,声音略显颤抖,其他修士也纷纷加入,但在念过几节圣经后,基里安修士皱起了眉头,显然他对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感到惊讶。

- 如果有一名调查员当时独自走在修道院里,本尼迪克特修士将手持椅子腿并对其迎面攻击。他不说话,但目的是把调查员赶出修道院——而不是对他们造成真正的伤害。

- 如果局势以任何形式恶化,并且最好是在夜间恶化,修士们会把调查员们赶走。

- 如果有一名调查员偷偷接近修士,他可以听到掺杂着英语、盖尔语和拉丁语进行的激烈讨论。本尼迪克特修士:“我不是唯一一个目击者,大家都看到了他们的变化。尽管我们中没有人预料到这件事:我想,我们的任务已经足够明确。”一阵低声的附和。托马斯修士:“我很抱歉,但我们应该阻止他们离开这个岛。或许最好联系那个被授权处理此事的人?”沉默。院长:“我们首先应该做的是防止他们引起任何危害,也许应该联系村民来逮捕他们。托马斯修士,带些人去村里,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低声附和,然后会议解散。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翻译占坑】克利尔角的囚徒(Die Gefangenen von Cape Clear)
« 回帖 #11 于: 2023-09-03, 周日 10:11:45 »
- 帕特里克·霍尔曼是否仍与调查员们在一起,以及他是否同样受到影响,由守秘人根据情况做出决定。

- 在调查员们足够心神不定后,暴风雨就可以缓慢平息,天色渐亮。但阴云密布的天空仍然是钢灰色的。

守秘人笔记:压力下的紧张感
调查员们一旦被从修道院驱逐,便会明白他们在岛上的选择逐渐所剩无几。村庄和其内的村民提供不了太大帮助,修士们已经转而敌对他们,下一艘渡轮则一周后才会到达,返回计划宣告失败,这里发生了一些怪事,大家被困在北大西洋一个偏远而荒凉的岛屿上,没有补给品、装备、换洗衣物或任何援助(或许除了帕特里克)。作为一名守秘人,你应该营造或填充更多逐渐升起的威胁感或绝望的氛围。但不要做得太过火。它不是为了在这一阶段把调查员们杀死或逼疯,而只是施加压力,迫使他们采取行动。最后,是否准备了以下所有逃离路线的遭遇,或跳过其中某些环节,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调查员们要尽一切努力尽快且安全地逃离该岛。为此逐渐剥夺他们的剩余选择,同时增加诡异事件和怪异感觉的频率和程度。这个场景设计旨在给玩家制造紧张感,并使调查员能够刚好逃脱以进入故事尾声。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翻译占坑】克利尔角的囚徒(Die Gefangenen von Cape Clear)
« 回帖 #12 于: 2023-09-04, 周一 10:53:01 »
第二日

与帕特里克会面:在返回村庄或去查看巨石阵的损坏情况的路上,帕特里克会找到调查员们,并被第一个将脸近距离转向他的人吓了一跳。他解释说,有那么一瞬间,那张脸看起来十分丑陋,它看起来被涂成了蓝灰色,又好像被画上了什么东西。帕特里克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也从没产生过这样的幻觉或幻想。他准备回到修士那里安排回程——除非调查员进行阻止。

回到村庄:如果调查员们回到村庄,他们会遇见一群修士在敲一栋蓝色的小房子的门,并与一位老者交谈。看见他们的村民都会后退并大声呼救以驱赶他们。要让大家意识到,他们无法待在村里等待渡轮,也不能指望得到帮助。

第二天的行程-跟踪者:如果调查员们到了巨石阵附近,会很容易地察觉有一名修士在安全距离外监视他们。他们还会注意到,岛上变得非常安静。昨天仍此起彼伏的海鸟鸣叫声已经完全消失。绵羊等动物都在小心翼翼地与调查员保持距离,且本能地进行远离。调查员可能会注意到有人在盯梢。如果看见了跟踪者,他们可以认出这是拉巴努斯修士,他没有刻意躲藏,而是犹犹豫豫地试图保持大约十米的距离。围堵住这名年长的修士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他拒绝回答问题,只说他有任务还没完成。他对着冷兵器的威胁会皱起眉,但似乎不认识枪支这种东西,而且他几乎没有办法应对任何武器。尽管他一口咬定不准备干涉,如果调查员们要求或强迫他陪同进入巨石阵,他还是会有些不情愿地同意。

回到巨石阵:当这群人走近巨石阵时,他们不难发现,部分岛屿已经沉入海中,其中一根巨石柱已经倒下。除了之前看到了的雕花外,现在能够看到这块倒塌的石柱身上保存得更完好的纹路,因为它们能较少受到风雨的侵蚀。更为清晰的线条构成了复杂的圆形图案。若调查员稍稍靠近,会感到轻微的眩晕。他们会感到恶心。如果再近一步,就会越发恶心和疲惫不堪,这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在石柱旁连呼吸都感到困难。走近倒塌石柱的调查员也会引发同伴的惊恐:他的脸频繁地闪烁着,就好像他的头骨上复盖着一个暗沉的蓝灰色的肿块,像心脏一样跳动着。他苍白的眼睛显得毫无生气。然而,片刻之后,这张脸再次被调查员的正常面孔取代。受影响的调查员本人不会察觉到任何变化。

拉巴努斯修士跟着调查员们,从离山脚不远处看着他们。他只是观察,并不想插手。然而,他在伪装和隐蔽上同在打斗上一样没有天赋,也不会做出任何抵抗。他会回到历史学家和观察员的身份。拉巴努斯修士将证实调查员们的观察结果,但总是有意回避问题,就算在暴力的胁迫下也一样。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翻译占坑】克利尔角的囚徒(Die Gefangenen von Cape Clear)
« 回帖 #13 于: 2023-09-05, 周二 09:27:42 »
升级阶段1:如果调查员在巨石阵或任何其他可能将他们逼入绝境的地方停留几分钟以上,他们就会看见一群岛民从村庄方向走来。他们戴着粗呢帽、身穿防风服、脚蹬高筒靴,手持铁锹、短棍、锄头、粪叉和其他家用及园艺工具。在踏入足够喊话的范围内时,他们喊道:“喂!我们一点也不喜欢这样,但我们认为最好现在就把这事处理好......”并气势汹汹地缓慢逼近。调查员应该认识到,在岛上与人爆发冲突没有多少意义。不过,他们可以以恐吓、威胁或其他方式与这群人保持距离。岛上居民意志坚定,但并不打算付出生命的代价。
如果调查员不按村民意愿离开,岛民中就会有人扔出一块石头。

注意:在这时,每个调查员都应该至少察觉过一次其他人脸部的变化。在这次遭遇中,调查员们应多次发现彼此脸部的变化,这种觉察持续的时长至少超过一瞬。此时,可以进行一次理智检定,在每次该事件发生时,看见面孔变化的调查员失去1/1d6点san值。

升级阶段2:在岛民出现几分钟后,又来了一小群修士测试风向。他们开始用扫帚枝和干草点火,风把火苗吹向调查员。当然,只有与角色的情况相符时,该场景才会发生。地面起了火,但不会立刻开始猛烈燃烧,因为最近才过下雨。

逃跑:最终,调查员只有一条逃往海岸的路可走。他们无法到达港口,但会发现一艘划艇船底朝上地搁在碎石海滩上。船桨就在船上,他们可以很轻松地把船推入水中,这一切都伴随着拉巴努斯修士的密切关注。海面风平浪静,没有岛民或修士会跟着渡海,但这些人一直在监视着调查员们。在回程的途中,他们会遇到一艘正在前往克利尔角的小渡轮。船夫准备前去查看昨晚的暴风雨过后,是否有岛民需要帮助。显然调查员不会想回到岛上,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划船。
« 上次编辑: 2023-09-06, 周三 14:41:49 由 Bogenheim »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翻译占坑】克利尔角的囚徒(Die Gefangenen von Cape Clear)
« 回帖 #14 于: 2023-09-06, 周三 14:44:43 »
结局
巴尔的摩,这个沉睡的港口小镇就安静地坐落在眼前。调查员可以不受干扰地回到旅馆或公寓房间。

对着镜子的调查员可以发觉,只有在余光里,他们的脸才是原来的样子。如果集中注意力去看镜中的倒影,他们熟悉的那张旧脸会一次又一次地变幻为绷在头骨上的蓝灰色、跳动着的面皮。此外,他们的知识和记忆似乎变得越来越遥远,好像曾经的一切都只是从别处借来并戴上的面具。眼珠变成了软绵绵的球状物,有数条纤维似乎穿透了头骨。有什么奇特的东西占据着头部并取代了面部。在调查员看来,甚至就连他们自己的个性也只是借来的,就像只是一件衣服罢了。在触摸时,调查员会感觉脸部似乎被一层略微潮湿的温热皮肤或薄膜复盖。

在这里,同样进行一次理智检定,成功时失去1d4的san值,如果失败,扣除1d10的san值。

如果有调查员上岛时携带照相机,他们现在可以将照片冲洗出来以查看记录下来的变化,并证实这一令人恼怒的发现。某张可能存在的照片会显示出那张可怕的畸形面孔。

即使在旅馆房间里,在一段时间后,调查员们也会迎来访客,因为岛民和修士们终究会跟来陆地上并搜寻着他们。旅馆的工作人员会尽其所能联系他们并告知此事。在调查员的追查者中还有拉巴努斯修士。当被问及此事时,他会证实其他岛民计划杀死调查员,且他早就觉察到他们面目的改变了。那些人还会强行进入旅馆房间试图继续抓捕。如果没有调查员有车,他们可以在邮局前的城市广场偷一辆。

调查员的视野变得趋近于乳白色,并且越来越模糊,周围的环境显得更加苍白和阴暗,眼前慢慢生长出一层薄膜。拉巴努斯修士无论如何都会再次拜访调查员们,他将坚定地告诉他们:“对于你们的遭遇,我感到非常抱歉。我早就应该离开了,但在那之前,就当是一点小小的帮助,我可以告诉各位,你们已经不再是人类了。现在你们身上发生的事情,是否会继续扩散,还是仅为一次性事件,尽管我还想继续观察,但也许现在这样做并不合适。我现在必须说再见了。我很抱歉,这件事的后果你们已经无法控制了。”随后他的眼睛向后翻去,颓然倒在地上。

几秒钟后,被吓坏的拉巴努斯修士发出一声尖锐的喊叫,并试图尽可能地远离调查员。他不会记得他过去几周做了什么,反而开始胡言乱语,喋喋不休地谈论巨型城市和窃取他思维的什么带螯足的蜗牛。这个精神错乱的家伙再也无法提供什么帮助了。

从此,调查员们只能自生自灭:他们是会屈从于魔蛭的本性,并传播这种外来的寄生物种,还是宁愿确保自己不会再对人类构成威胁?
« 上次编辑: 2023-09-06, 周三 17:58:08 由 Bogenheim »

离线 Bogenheim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翻译完坑】克利尔角的囚徒(Die Gefangenen von Cape Clear)
« 回帖 #15 于: 2023-09-06, 周三 14:50:22 »
NPC

帕特里克·霍尔曼是调查员们在当地的联系人。他了解这个岛,但不是岛民。他住在巴尔的摩,曾经多次到访克利尔角。从职业角度上讲,他是为能够引入调查员而设计的,因此他可以做任何工作:导游、采景人、鸟类学家......

拉巴努斯修士是一位五十出头、瘦骨嶙峋的熙笃会修士,面容憔悴,目光呆滞。他面对所有到访者都带着毫不掩饰的怀疑神色。他尽可能避免任何交谈,带着一个令人略微不安的笑容观察他周围发生的一切。他是一位相当称职的历史学家。事实上,它确实是一个历史学家,但不是人类——在这次冒险中,拉巴努斯修士的身体里住着一位伟大种族伊斯人,它的种族已经记录了地球上新一次的约·翁毕斯魔蛭的爆发,它正在观察这一情况,并希望更加仔细地了解这是如何发生的。

托马斯修士

一位四十出头的熙笃会修士,也是修道院内唯一一位会与外界保持联系的修士。他负责将修道院的产物运往陆地,并做必要的跑腿差事。

本尼迪克特修士

一个看起来憨厚、圆润的红发修士——性格是那种相当焦虑的类型,他担心变化会危及他的远离尘世的隐居生活。

基里安修士是修道院的院长。他是一个看起来十分衰弱的老人,脑后有一圈稀疏的环状白发。他不仅是克利尔角级别最高的神职人员,也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明智而宽容的修道院院长。

马库斯修士和科维尼乌斯修士是熙笃会的见习修士,住在克利尔角的修道院里。他们都穿着白色修士长袍。他们出身于陆地上的教会附属农场,农场被租给了未出家的农民。

离线 Coffee G

  • Knight
  • ***
  • 帖子数: 390
  • 苹果币: 1
Re: 【翻译完坑】克利尔角的囚徒(Die Gefangenen von Cape Clear)
« 回帖 #16 于: 2023-09-21, 周四 11:05:10 »
这该送翻译区吧
一个机翻狗  以下是机翻咚咚
克总与帝国: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107051.0
迷踪: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121556.0
武装少女: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129052.0
搞姬剑: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130367.0
Reign-Companies rule: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131746.0
尼尔-顽抗: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122575.0
一堆其他小垃圾: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122692.0

另外目前还在坑底慢慢弄或未发的东西:Gundog、少前同人系统、梵天狗校对、Mahō Shōjo  欢迎内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