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翻译】铁誓单人模式示例  (阅读 1751 次)

副标题:

离线 Caelum

  • 版主
  • *
  • 帖子数: 197
  • 苹果币: 1
【翻译】铁誓单人模式示例
« 于: 2021-11-25, 周四 11:09:43 »
译者:Solio

      下面的例子会向你演示如何在一场标准的铁誓游戏中使用动作、运用先知、讲述故事。这是一场单人游戏,但基础的游戏方式和原则同样适用于引导游戏与合作游戏。当我决定角色的动作、解读先知、以及在叙事场景内处理世界与行动时,我也会附上评论。

库诺登场 KUNO TAKES THE STAGE
      库诺是一名哨兵。最让她感到舒适的莫过于孤身一人游荡于定居地之外的无人荒野中。然而此刻,她正引领着一群在劫掠者袭击中逃离村庄的铁民。他们准备前往北方一个名为哀木村的聚落,它位于后原的边缘地带。在那里,他们希望寻得援助与庇护。库诺已立下铁誓,要将他们平安送达他们的新家园。
库诺   经验:5/7
锋锐:3,心灵:2,钢铁:2,阴影:1,智慧:1   生命:+4   精神:+5   补给:+3
纽带:2格一划   气势:+2   最大气势:10   气势重置:2
誓言
为我的弟弟复仇。(史诗)   进度   2划
为逃难者们找到新家园。(危险)   进度   4格

旅程受阻 A JOURNEY INTERRUPTED
      我设想库诺骑马走在逃难者队伍前方,一路瞩目两侧的树林。她有一匹作为伙伴,埃塔娜,在旅途中支援她。她无视身后难民们紧张的窃窃私语。这一带很危险,她要保持警惕,直到这支队伍安全进入哀木村的围墙之内。一到地方,她就实现了誓言,可以摆脱他们了。
      她对埃塔娜发出鼓励的弹舌音,加快了步伐。
      我为这段路途进行踏上旅程的动作(第65页),利用我伙伴的迅捷能力给我一个+1的加值。


伙伴

名字:埃塔娜
你的马载你共同进退。
[X] 迅捷:当你借助马的速度与矫健直面危险+锋锐,或当你踏上旅途时,加上+1。
[X] 无畏:当你通过纵马冲进战斗加入战斗取得优势+心灵时,加上+1,成功则获得+1气势。
[ ] 雄壮:当你骑马近距离猛攻交锋时,加上+1,成功则造成+1伤害。
0     +1     +2     +3     +4     +5


3+智慧1+加值1=5 vs. 5 & 7

      失败了。踏上旅程的后果告诉我:“你被一个危险事件拦住了去路。”我没什么想法,所以让我们看看先知怎么说。我在行动/主题表(第174页)中掷骰。
      “揭露生物。”先知说。
      思考一会儿后,我做出决定:遭遇某个真正恐怖且充满野性的不寻常之物会很令人兴奋。飞龙在脑海中浮现了。库诺从未和飞龙战斗过,但她听说过一些故事,迫不及待地要面对这样一头可怕的巨兽考验她的胆魄。
      然而,我想做的不只是拉一只飞龙上场。我想加大赌注,逼库诺投入行动。我设想发生了什么。
引用
      突然,库诺听见前面传来一阵惊惶的尖叫。
      她夹紧马镫,往前赶到矮坡的最高处。眼前是可怕的一幕:一只飞龙正在刨弄翻倒的马车。旁边躺着一匹死马。尖叫声是从马车底下传来的,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瑟缩着躲在那里。
      那飞龙肌肉强健,身形足有马的三倍大,通体复有革质的铁灰色硬皮。它的利爪沿马车侧面撕出裂痕。
      那现在怎么办?首先要做的事是搞清我的旅伴们能不能帮上忙。我还没为这群逃难者设定多少细节,那就看运气了。“有能打的勇士和他们同行吗?”我问。我设定为一半一半的概率,在是或否表中掷骰。
      先知回答:“是。”
      但我如何设法将他们用起来呢?飞龙是恐怖的敌人,这支队伍以前没对付过这种东西。第一步是命令他们与我一同战斗。
引用
      “来我这里!”库诺喊道,召唤马背上的勇士们到她身边。男男女女驱马向前,但目睹那头可怕的巨兽后就停住了。他们睁大眼睛,喃喃念了几句祷告。他们的马喷着鼻息,不安地连连跺蹄。
      “挺住。”库诺说,“这些人需要我们的帮助。”
      我进行操纵动作(第69页),以判定当我将勇士们号召起来时发生了什么。我们用心灵为这一行动掷骰。根据动作规则,“若你取悦、安抚、讨价还价或说服:掷+心灵。”

       
5+心灵2+加值0 = 7 vs. 3 & 5

      强成功,运气不错。飞龙通常是极端等级的敌人。有了其他铁民的助力,我裁定可以把它拉低到可怕挑战。依然是一场硬仗,但有希望。
      此外,操纵的强成功给我+1气势。场景开始时我的气势栏在+2,所以它现在到+3了。

投入战斗 INTO THE FIGHT
      在库诺纵马接近飞龙时,我进行进入战斗动作(第78页)。那头巨兽因为专注于它的猎物,还没注意到库诺,我们用阴影掷骰。根据动作规则,“若你移动位置对付未察觉你的敌人,或冷不防出击,掷+阴影。”
3+阴影1+加值0 = 4 vs. 3 & 6
      弱成功。根据进入战斗,我须在主动权和+2气势里二选一。我选主动权,这意味着步入战局后,我会专注于让库诺采取积极主动的行动。
      我要用主动权获取优势。我将之设想为,趁机利用库诺坚定的决心和她与爱马的纽带,让他们一起冲进战局。我伙伴的无畏能力会在这里帮到我。根据资源规则,“当你通过纵马冲进战斗进入战斗或获取优势+心灵时,加上+1,成功则获得+1气势。

4+心灵2+加值1=7 vs. 4 & 0

      获取优势的弱成功给了我+1气势,以及无畏奖励的额外+1。我的气势现在到了+5。但是,事态开始对我不利。我将之设想为飞龙发现了我们,转身准备攻击。
引用
      库诺的爱马不顾危险,向巨兽发起了冲锋。库诺伏低身体,拔出她的剑。她或多或少意识到其他人跟在后面,但她的注意力集中在目标身上。只要她能设法在飞龙察觉他们之前击中它……
      但飞龙嗅出他们的气味,牢牢盯紧了他们。它吼了一声,狼形的厚实头颅上张开角冠。它不再理会那几个被压住的铁民,攀上车顶,迅速迎向他们的冲锋。它飞扑过来,双翼开合。
      我想了想自己有哪些选项。库诺虽然勇敢,面对这头扑上来的巨兽还是会深感不安。而且,她首先担心的是爱马的安全。我可以交锋,但战斗刚开始,我想稍微谨慎些。如果我交锋而仅得到弱成功,我就只好承受满伤或者其他戏剧性的后果。另一方面,直面危险(第60页)在弱成功时只给我一个轻微代价。而且,我的伙伴有迅捷能力,让我可以带奖励地进行这个动作。根据资源规则,“当你借助马的速度与矫健直面危险+锋锐,或当你踏上旅程时,加上+1。”
      我将无法在这次交手中造成伤害,不过但愿我能再积攒一些气势,夺回主动权。我将之设想为库诺和埃塔娜尽力闪避飞龙的进攻。

2+锋锐3+加值1=6 vs. 7 & 7

      失败。直面危险的后果告诉我,“失败:你失败了,或者由于事态出现戏剧性且代价高昂的转折,你的进展被耽误了。付出代价。”
      我还在挑战骰上掷出了对子,这指向某件意料之外的事(第9页)。我要用先知表来帮忙处理这个对子。首先,我在付出代价表中掷骰。
      答案是:“它会造成精神压力。”
      不算意外。面对面对抗一只飞龙确实会造成精神压力。我需要更多信息来下手。我在战斗行动表(第188页)中掷骰,看看作为该后果的一部分,飞龙会做什么。
      先知答复:“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人或事。”
      这是把其他勇士们引入场景的好机会。他们无法提供更多机制福利,但我应该在叙事中包含他们的行动。在当前状况下,他们也能助我将飞龙塑造成一个恐怖而致命的敌人。
      我把动作后果和先知答案串联起来,设想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引用
      飞龙纵身一跃。库诺高喊着激励她的爱马,猛地把缰绳往右拉。飞龙落地,恶狠狠张口便咬,但埃塔娜向侧旁一兜,轻巧地躲过了。
      库诺纵马和飞龙拉开距离,准备再次冲锋。一箭飞来,随即又一箭,先后扎进那头巨兽的身体一侧。马弓手们加入了战局。还有的勇士手执长矛和盾牌,靠近骚扰它。
      迅如雷霆一般,飞龙突然扑向其中一名战士,伴着可怕的咔嚓声一口咬下,将他从马背上高高提起。紧接着,它甩甩头,嘴一张,把那具已无生机的身体抛飞了出去。残缺不全的尸骸落在马车旁的土地上,鲜血四溅。
      车底的女孩看到尸体,吓得尖叫起来。而飞龙仿佛记起了原本的打算,猛然转身,一步步向她爬去。
      那位母亲颤抖着从掩体中慢慢钻出来,举起一把小刀自卫。
      就此,我得以处理原本“它会造成精神压力”的后果。由于目睹那名勇士被杀,我忍受压力(第95页)并承受-2精神。根据动作规则,我“掷+心灵或+精神,取较高者”。鉴于我的心灵是2,而我的精神栏此时位于+3,我用精神掷骰。

5+精神3+加值0=8 vs. 2 & 4

      是个强成功,意味着我可以拿回主动权了。我选择忍受压力的“拥抱黑暗”选项,获得+1气势(此时为+6)。库诺下定决心要狠狠报复这头巨兽。
      她也想阻止飞龙对小女孩和她勇敢的母亲下手,所以我要利用我的主动权再次冲锋,以获取优势

1+心灵2+加值1=4 vs. 1 & 7

      弱成功就够糟了,我还在运用伙伴的一项能力时在行动骰上掷出了1。那意味着我需要在动作后果中涉及我的马(第43页)。
      好消息是我又积攒了些气势(到了+7)。我设想接下来发生的事。
       
引用
      库诺敦促她的爱马再次发起了冲锋。她尖叫着,既是出于决绝,也是为了把飞龙的注意力从那个女人和小女孩身上引开。巨兽转头看着她,促狭起琥珀色的眼睛,长鞭似的龙尾抽了过来……
      我将其描绘为我的马伙伴面临的危险。埃塔娜轻灵敏捷,所以我们试着躲闪飞龙的攻击。我要直面危险看看会发生什么。
        和之前一样,我利用伙伴的无畏能力获得一个+1的加值。

6+锋锐3+加值1=10 vs. 9 & 4

      强成功,意味着我克服了危险,获得+1气势(现在是+8),再次掌握主动权。
       
引用
      龙尾像镰刀一样划过地面。库诺猛勒缰绳,埃塔娜就如猫般灵敏而优雅地跃过了龙尾。
      我想象库诺扬起她的剑,做好攻击的准备。似乎是时候猛击了(第79页)。

5+钢铁2+加值0=7 vs. 5 & 2

      猛击的强成功让我可以造成+1伤害。我在飞龙的进度栏上标记3点伤害。对一个可怕级别的敌人来说,那就是3格进度。
       
引用
  借助冲锋的气势,库诺趁着从巨兽的脖颈旁错身而过,挥剑就是一击。剑扎得很深,锋刃后留下一道殷红的伤口。库诺发出了激昂的大笑。她让它见红了。不管故事里怎么说,它能被干掉。她抽回剑,用另一只手拉紧缰绳,回马再次进攻。
      我又掷一次猛击,希望趁热打铁,对这一敌人再增加些进度。

2+钢铁2+加值0=4 vs. 7 & 9

      失败了。我可以燃尽我+8的气势,取消一枚挑战骰,把结果转为弱成功,但我宁愿保留给更戏剧性的时机。
      现在我必须付出代价(第105页)。最明显的选择是让我或者我的马承受直接伤害,但我有意在这件事上听天由命。我在付出代价表中掷骰,看看会发生什么。
      答案是:“你与某物或某人分离。”
      我将之理解为这次攻击把我和埃塔娜分开了。
       
引用
      库诺准备再劈一剑,可是迟了。巨大的龙头撞上她和埃塔娜,把她俩都冲飞出去。库诺重重摔在地上。一时间,黑暗笼罩了她的视线。
      对这一后果似乎理应施加伤害。我要把飞龙的3点伤害在我和我的马之间分摊——2点给我,1点给埃塔娜。这样我俩都需要忍耐动作。
      首先,我进行忍耐伤害动作(第91页),从我的生命栏减去2。根据动作规则,我“掷+生命或+钢铁,取较高者”。我的生命栏位于+2,我的钢铁是2,所以一回事。

3+钢铁2+加值0=5 vs. 3 & 0

      弱成功。库诺承受伤害,坚持了下去。
       
引用
      库诺站起身,两肋一阵剧痛。她强压疼痛,只惦念着她的爱马。
      现在来看看埃塔娜做得如何。我进行伙伴忍耐伤害动作(第94页)。首先,我把她的生命栏调低1格。然后,根据动作规则,我“掷+心灵或+你伙伴的生命,取较高者。”埃塔娜的生命栏位于+3,我的心灵是2,那我们就掷+她的生命。

2+生命3+加值0=5 vs. 4 & 7

      又是弱成功。埃塔娜仍在作战,但库诺想要她远离危险。我会在叙事中处理这一点。
       
引用
      埃塔娜站了起来,受惊不小但问题不大。
      “快走!”库诺对她喊,然后赶紧去捡她的剑。剑旁躺着那名阵亡勇士的盾。她把那个也拿了,转回去面对飞龙。
      铁民们用长矛对着那头巨兽扎来扎去,没什么成效,能一时分它的心,但伤不了它。又一支箭破空,正中它的吻突。
      飞龙毫不理会这一新伤,再次将注意力转向库诺。它冲了上来,向蝙蝠一样弓着双翼爬行。
      库诺本能地想要闪躲,希望找到更好的进攻方位。我要用+锋锐直面危险,而非去交锋。这样会用到我的优势属性,提高成功的机会。

5+锋锐3+加值0=8 vs. 7 & 6

      是强成功,又一次+1气势(共计+9)。
       
引用
      库诺等待巨兽靠近,在最后一刻跃向旁边。就在她刚刚站立的位置,飞龙的利齿如钳子般合拢。它调转那庞硕的头颅,张着血盆大口又要咬下……
      接下来,库诺要猛击

3+钢铁2+加值0=5 vs. 7 & 8

      失败。有+9气势在手,现在是燃尽气势(第12页)的绝佳时机。我这样做了,同时取消掉两枚挑战骰,把结果抬到强成功。
      我还要运用我的剑术大师能力,让我在燃尽气势猛击或交锋时造成+2伤害。这一记攻击的伤害相当可观:剑的+2,强成功的+1,剑术大师的+2,总共5点伤害。这就把飞龙的进度填上了8格。
      
引用
库诺纵身向前,用全身之力刺向巨兽的上牙膛。剑深深扎进软肉里,温热的鲜血浸染了她的双臂。
      感觉这一仗得到了妥善解决。是时候结束战斗了(第82页)。我算好我的进度(8),掷挑战骰,然后比较大小。

8 vs. 7 & 3

      强成功。战斗结束。
       
引用
      那头巨兽叹息着倒了下去,震出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库诺身子一沉,单膝着地。她望着生命之光从飞龙的眼中逐渐淡去。一时间,她有些同情它,染血的手抚上它的吻突。
      “愿你安然进入影之地。”她低声说。

战后 AFTERMATH
      打倒飞龙虽然了不起,但与我当前的任务无关,感觉不够格当作一个里程碑。不过,它提供了加入新叙事引子的机会。这个女人和她的孩子是什么人?她们为什么在这里?我设想这一场景。
       
引用
      库诺从巨兽口中拔出了剑,勘察这一仗的损失。队伍中一人身亡。其余众勇士收集起用过的箭和矛。没人看起来带伤。
      她走近马车,因肋骨阵阵作痛而有些步履蹒跚。那位母亲就站在那里,颤抖的手举着小刀。她的视线越过库诺,盯着那只飞龙。
      “她俩有谁受伤了吗?”我询问先知,把概率设为不太可能。
      “否。”先知回答。
       
引用
      “放心吧。”库诺对那个女人说,“这头巨兽死了。”
      那位母亲眨了眨眼。然后,她快速以尖锐的目光扫视过库诺和其他人。库诺想象她在自问:“我是从油锅跳进了火坑吗?”
      “我们无意伤害你们。”库诺说,“但这一带很危险。你们的家在哪里?”
      我没有这一疑问的答案,所以询问先知的时机来了。这次,我决定运用聚落麻烦先知表(第181页)。它的主要用途是在社区内引进一个问题,但这里也可以用于设定是什么让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深入荒野。
      我掷骰,先知告诉我:“掷两次。”我这样做了,被告知:“有人被抓了”和“危险的习俗”。
      为了多获得一些细节,我也在行动先知表(第174页)中掷骰。它告诉我:“狩猎”。
      “谁被抓了,”我问先知,“另一个孩子?”我给它一半一半的概率。
      “是。”先知答复道。
      有些铁民执着于迷信和黑暗仪式,以在这片严酷大地上换得庇佑。会不会是作为这种仪式的一环,这个女人的孩子被抓走了?我设想这些提示是怎样合在一处,又与我当前的任务有怎样的关联。
       
引用
      女人跪下身,把她的孩子从马车下哄了出来。她抱抱那个女孩,轻声说了什么。然后,她又转向库诺。
      “我们住在从这里往南的一片农庄。”她说,“索瓦。”
        库诺耸耸肩。她没听说过。
      “他们劫掠了我们的家。带走了我儿子。带走了剩下的男人。”
      “谁?”
      “他的名字是肯立克。”女人说。她用某种旧大陆的语言咒骂了一句,一口啐在地上。“是他让他们干的。他已经疯了。”
      “让他们干什么?”
      “他们管它叫放猎。”女人的眼睛里涌起泪水,但她用手背抹去了。她的神情强硬起来,带着决心。“他们会杀了我儿子的。我一定要阻止他们。”
      “肯立克是谁?”库诺问。
      “哀木村的总管。”
      库诺叹了口气。果真是从油锅跳进了火坑。
      “我们正要去哀木村。”库诺说。
      雪开始落下。这是冬天的初雪,预示着接下来严峻而寒冷的数月。
      库诺将手按上从颈部银链垂下的铁环。那金属怀着蓄势待发的能量隐隐嗡鸣。
      铁誓者的生活正是如此。
« 上次编辑: 2021-12-24, 周五 00:56:18 由 Cael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