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 1 2 [3] 4 5 ... 10 »
21
“嗯…!我们会加油的…而且…协音一定没问题的…”
幽啡认真的听着阿姨的忠告,随后…她回忆着协音之前在战斗中的各种决策,简单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另一方面,关于协音的噩梦,幽啡还是知道一些的…不过,就算不说那些附带的作用,本身作为首饰来说…也非常美丽了。
“…真漂亮…很适合协音,这样一来也能够好好休息了吧?”
…被看到了吗…?虽然能得到认可幽啡也挺高兴的…不过…幽啡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枚徽章来的这么的…快?
“谢谢..”
还没等她对小菘馆主的认同与信任做出回应…速子博士的绝不调连击就瞬间将幽啡击坠了!
听着速子她的那些懒癌一样的奇怪理论…幽啡的身边已经开始浮现了奇怪的紫黑色气场了?!
果然不应该期待这个任性的家伙…!…不过这家伙最近是不是越来越懒散了…连试验的准备工作都想要摸了!
脑海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想法,想了想…也好吧!到时候就让这个家伙知道偷懒的坏处!
原本还能在心中自我安慰一下…不过在幽啡看到这个家伙直接挂断了通讯…在对比了一下双方的亲友表现后!黑暗气场变的更加强大了!
最终…鼓着脸颊…就好像胖丁一样气鼓鼓的幽啡出现了!
这就去买很多很多好吃的!然后做大餐!最后再把照片发给她!馋死这个家伙!
“协音!要好好庆祝第一个徽章!要吃大餐啦!我要请大家好好吃一顿!嗯…也是为了努力的大家!”
…虽然确实有想要馋那个家伙的想法…不过那也只有一点点!真正要做的首先是答谢!然后是鼓励!在吃好喝好!就要真正的出发了!
22
维若妮卡·奥尔蒂斯

引用
“不用猜,肯定是长枪党找的人……这群人都疯了……妈的…”
按照地图上的标注也不难找到工程师找好的落脚点,维若妮卡把那张地图抓在手里,示意同行者把这位韦伯先生带上。
“详细的问题等我们到旅馆再问?外头不安全……得小心那些眼线。”她警惕地扫过街边的行人,“到那边我再给韦伯先生处理一下伤口,在街头带着一个负伤的男人太可疑了。”
23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Genesis 今天01:19:22 »
格雷戈尔·塞斯勒

引用
“不用猜,肯定是长枪党找的人……这群人都疯了……妈的……”

“啊……那群爬了上去的极右分子。”没记错的话现在正是这党派力量的鼎盛时期,随便把眼前的人带去外面不止他有危险,一起的自己一行估计也要惹上麻烦。但如果没有通晓语言的当地人帮忙,接下来的行动也会困难重重,还是先把他藏起来避过耳目再说。

“是因为反对他们而遭了报复吗?之后这两天您最好跟我们一起行动一段时间,至少等伤势稳定一些,现在要出去看来很危险,顺便……您之前从事的行业是?”
24
安德罗法是什么地方?
就是钢神里白银山的母星安卓法,同时也是格拉利昂的原型,是设计师以前跑团用的世界,而且十有八九是有地球为原型的,说是三姐妹其实是祖孙三代
25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最新帖子 由 Quartz 今天01:12:18 »
雨果·海登

不出所料,毕竟是纳粹嘛,指不定现在在和人交易琢磨怎么把我们的价值压榨干净......说起来,好久没碰花了,不知道回去还能不能干好花店的活。

眼神有些游离的雨果抽了抽鼻子,在寻找窥视门内场景的地点顺带寻找花香来源。


投掷 搜寻?: d100 = (93) = 93

26
苍陌客 Pale Stranger

自我厌恶 Self-Loathing:如果一个苍陌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或者任何它们生前珍视的物品,它们必须进行DC 25意志豁免

修正:应为DC30意志豁免

Self-Loathing (emotion, mental, visual) If a pale stranger sees their own reflection or any object important to them in life, they must attempt a DC 30 Will save.
27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图片备份楼】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00:55:14 »
剧透 -   :
投掷: d100 = (86) = 86
28
小橘猫GaRa课堂 / Re: 【COC7th】肯尼亚之旅
« 最新帖子 由 Ra酱 今天00:51:53 »
7. 非洲现代食人部落研究
剧透 -   :
<[KP]Ga酱> 夜幕降临,但是你们睡得并不安稳。正如博士所说的那样,奇怪生物的咆哮声响彻整夜,夜半时分你们甚至听到了脚步声……有些听上去就在营地附近,甚至进到了围栏里。
<[Ra]弗兰克·特伦特> 就算如此,这个住宿条件也比跟爵士过来的路上好多了——特伦特乐观地这样想着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野兽的话,爵士不是应该很高兴嘛,也许他正在端着枪潜伏的路上,戴维斯翻了个身。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葛温心里想着不知道会死的是哪个
<[KP]Ga酱> 天亮时分,你们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不知是因为野兽那怪异的咆哮声,还是别的原因。久违的床铺似乎并不如想象中那般舒适,而当起床时,你们看见那个大个子德国人正闷闷不乐地在营地里走来走去。
<[KP]Ga酱> “我们的鸡都被吃掉了!就一个晚上!”,看见你们从帐篷中钻出来,他冲着你们大声抱怨道,“这些该死的鬣狗!”
<[XO]布莱恩·罗德斯> “怎么了,萨斯曼先生?”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嘿,早安?怎么了吗?」葛温在漱了漱口,盥洗完毕后走出来看看对方在做什么
<[XO]布莱恩·罗德斯> “鬣狗?篱笆没起作用吗?”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我们昨晚也确实听到了野兽的动静。”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是啊?而且我以为爵士在外头守着想狩猎那些鬣狗?」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问问爵士说不定能找到这群家伙呢。”
<[KP]Ga酱> 他扒开用铁丝编成的鸡笼,现在那里只剩下了一地鸡毛,“连笼子都被咬坏了,这可是我们特意从英国人那里买来的,真是怪事。”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探头去看看笼子边缘有没有什么齿痕。
<[Ra]弗兰克·特伦特> 弗兰克观察一下笼子被咬的地方
<[KP]Ga酱> “这听上去倒不算是什么值得一猎的东西”,爵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你们身后,“我们难道不能放点夹子什么的吗,反正只是一些不能吃的龌龊家伙。”
<[KP]Ga酱> “我当然是做了夹子的!”,萨斯曼先生显然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可是它们连只老鼠都没夹住!”
<[XO]布莱恩·罗德斯> “之前有发生过这种事吗?”
<[KP]Ga酱> “听上去你做夹子的本领应该精进一下了”,爵士在一旁打趣说。
<[KP]Ga酱> “之前也发生过一次,我们刚来这里的时候就有野兽在四周游荡。后来我们夜里轮流站了几天岗,野兽都没出现,也就不了了之了。”
<[XO]布莱恩·罗德斯> “除了这些鸡,还有其他损失吗?需不需要想办法叫点补给?”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我们的补给是够的嘛?”
<[Ra]弗兰克·特伦特> “野兽不偷成果就行。”
<[KP]Ga酱> “补给倒是绰绰有余,毕竟我们有的是罐头嘛。养着这些鸡只是为了早上给夫人煮个鸡蛋。”
<[Ra]弗兰克·特伦特> “那不就没什么事嘛!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工作的”
<[KP]Ga酱> 你们靠近查看那些损坏的鸡笼,它看上去倒不像是被鬣狗用牙撕开的,更像是被谁举起来摔到地上才坏成这样的。
<[XO]布莱恩·罗德斯> “但是我们最好还是研究一下它们从哪来的,毕竟睡熟的我们也不比鸡厉害到哪里去。”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是啊,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看起来更像是被摔坏的,真奇怪。”
<[KP]Ga酱> (要看的话今天就不能上工了哦)
<[KP]Ga酱> (发出一些博士生声音)
<[KP]Ga酱> (那我们的两个课题就是:拼牙,和研究器具)
<[KP]Ga酱> (那么现在第三个课题是:谁家的鸡)
<[XO]布莱恩·罗德斯> 布莱恩通过研究出土器具来试图还原当时南方古猿的生活方式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戴维斯在原地寻找偷鸡的动物可能潜入的踪迹。
<[KP]Ga酱> 来到营地的第一天(或许严格意义上而言算是第二天),罗德斯教授在研究已经出土的文物,威尔金森教授则在从筐里把看上去像是骨头的东西挑出来,戴维斯教授和特伦特教授则在营地里转来转去,研究神秘入侵者的踪迹——虽然最后这项课题看似与古人类无关,但是了解古人类栖息地的现代生态对于研究它们的习性也有一定的意义……大概吧?
<[Ra]弗兰克·特伦特> 特伦特跟着戴维斯前前后后地也观察一圈现场,看能不能找到偷鸡贼是怎么过来的
<[KP]Ga酱> 考古营地中的午餐一般在下午,而等到日头西沉伸手不见五指时才会吃晚餐,这也是为了最大限度利用宝贵的自然光。待到午餐时分,博士们重新聚集在篝火旁,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彼此的发现。
<[KP]Ga酱> 罗德斯博士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包括一根上面有大约二十几个刻痕的大腿骨,以及一些快变成粉末的陶器碎片。
<[XO]布莱恩·罗德斯> “刻痕?”
<[XO]布莱恩·罗德斯> 观察一下这些刻痕有没有形成周期性的图案
<[KP]Ga酱> 骨头上的刻痕像是用某种坚硬的器具来回搓成的,它表面有许多划痕,但是看上去和你们之前在密氏盲腐猿头骨上注意到的那些略有不同。这些划痕更深,或许是沙砾留下。
<[KP]Ga酱> 陶器碎片上面没有什么花纹……也可能有花纹的那片还藏在某处垃圾堆里,不过在它的内部,你发现了一些蓝色的奇怪残留。
<[XO]布莱恩·罗德斯> 把腿骨包好,等有机会给队友们看看。
<[XO]布莱恩·罗德斯> 研究一下蓝色残留
<[KP]Ga酱> 如果能搞清楚它是什么,或许就能搞明白陶器的用处,不过你打算从哪里入手研究它呢?
<[XO]布莱恩·罗德斯> 把陶片包好,等有机会给队友们看看。
<[XO]布莱恩·罗德斯> 拿出一大一小两个包裹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你搞到了什么大发现?”
<[XO]布莱恩·罗德斯> “这根腿骨上有一些刻痕,我猜测是用来计数的,但还没能弄清是计时还是计件,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这是什么生物的骨头?”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我来看看⋯」
<[XO]布莱恩·罗德斯> “还有这些陶片,上面有些蓝色的痕迹,但我没能辨认出它是不是某种染料或者别的什么,有人有兴趣吗?”
<[Ra]弗兰克·特伦特> “蓝色的痕迹?”特伦特对此产生了兴趣,“早知道有这种发现,我就不去研究鸡窝了。”
<[XO]布莱恩·罗德斯> “我的发现就这些了,一个上午时间还是太短了。”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下午我想看看,现在先收起来吧,小心和着饭吃了。”
<[XO]布莱恩·罗德斯> “那可能已经吃了不少了。”扫了扫随处可见的沙子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那么,接下来是我研究那些该死的牙齿的结果——————」
<[KP]Ga酱> 而在另外一边,我们的威尔金森教授用筛子和簸箕找出了一些细碎的小骨头,不过它们并不全是牙。有一些看上去像是肋骨或是骶骨的碎片,但是那实在碎得太厉害了,很难想象它是怎么变得如此之惨的。考虑到骨头的硬度,它们要不然是被某种巨大的重物挤压过,要么就是从相当高的地方掉了下来。
<[KP]Ga酱> 当然,你也找到了一颗牙。不过奇怪的是,那是一颗臼齿,你们之前没在密氏盲腐猿的头上看见臼齿,按理食肉动物也不太需要它。而且臼齿上面还有一个不太可能是自然形成的小圆孔。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我找到了不少小碎骨,还有一块臼齿⋯有一个小圆孔」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你们介意再来看看牙齿吗?这个圆孔很古怪」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葛温边说着边尝试看看这个圆孔是怎么被挖开的,圆形是不是比较平整的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我们的饭桌上骨头真多呀。”戴维斯感叹道
<[KP]Ga酱> 圆形看上去相当平整,一般只有金属针才能打出这么光滑的孔……或者它的制作者有着极为漫长的耐心,几代人代代相传一点点把它打磨成现在的样子。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我们出去找了找偷鸡贼。”戴维斯感觉比起同伴们,自己理直气壮的摸了一上午。
<[KP]Ga酱> 而特伦特教授一上午都在营地中四周寻找入侵者的脚印,这是一项颇为辛苦的工作,因为工人和其他成员在营地里走来走去,把地上的脚印都搞乱了。不过,在围栏旁边,你发现了一些奇怪的足迹,看上去像是某种成群的有蹄子的东西在地上走路。
<[KP]Ga酱> 蹄印一直延伸到门边,看来之所以围栏没能阻止入侵者,是因为那些“鬣狗”是直接推门进来的。
<[Ra]弗兰克·特伦特> “我越看越觉得这鸡像是人偷的,或者这个鬣狗太聪明了。”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所以这附近有个偷鸡贼?」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难道是跑调的工人吗?”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也许?他们总得找个地方落脚,也得找吃的」
<[Ra]弗兰克·特伦特> “我觉得得给营地加几把锁。”
<[KP]Ga酱> “说不定是土著人”,爵士耸了耸肩,“其实我对于聪明的野兽还是挺有兴趣的,但还没有遇到什么聪明到值得一猎的东西。你们知道吗?狮子蠢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如果有那个耐心,一个人清掉半个大陆上的狮子简直轻而易举。”
<[XO]布莱恩·罗德斯> “但是他们为什么不把笼子一起搬走?”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也许他们缺乏饲养的耐心?”
<[KP]Ga酱> “可能是搬笼子太显眼了吧,不过土著人不会轻易靠近这里的”,波多尔多博士在旁边说,“他们不知为什么都非常害怕这片地方,我们好不容易才雇到工人的。”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也许吧,我觉得不如研究一点对付人的技术,别再把对方当鬣狗了」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土著人很害怕这里吗?”
<[KP]Ga酱>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你们知道吗?有些研究者为了研究土著人的墓葬传统,跑到部落的墓地里开掘,还屠杀前来阻止他们的土著居民。”
<[KP]Ga酱> “所以他们大概对于考古学家本身就没什么好感吧……啊哈哈”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这也太野蛮了…”
<[Ra]弗兰克·特伦特> “下午我去跟那些索马里人聊一聊好了。”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下午我去看看腿骨好了。”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你去看看?让这些人继续在外头可能对我们也不太安全」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我也去帮忙看看腿骨好了」
<[KP]Ga酱> 戴维斯教授从另外一个角度入手寻找那些偷鸡的家伙——不管偷鸡的是人还是野兽,要想影响到鸡笼,首先它就必须在营地中走动。
<[XO]布莱恩·罗德斯> “我还是研究一下那些石片吧,说不定我们能把石器时代的划分重新确定下。”
<[KP]Ga酱> 换而言之,脚印会随着时间渐渐的被沙土掩盖,只要寻找营地中夜晚时分左右的脚印,就可以找到偷鸡贼的去处。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我们晚上的时候可能可以蹲一下这些家伙。”戴维斯总结道
<[KP]Ga酱> 令你扫兴的是,偷鸡贼在进入营地之后似乎变得谨慎许多,它们……或者其他的什么人把脚印都扫掉了,让你难以分辨它们的位置。
<[KP]Ga酱> 不过你倒也并非全无发现。
<[KP]Ga酱> 昨晚的怪响并不仅仅是一场梦,在你们的帐篷周围,确实有人在夜里走动。
<[KP]Ga酱> ……而且不止一个。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我感觉我们确实有必要尽快处理这个问题。”戴维斯严肃的分享,“我们晚上最好轮流守夜,我在我们的帐篷周围看到了偷鸡贼的痕迹。”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老实说,我觉得睡着的我们也没有比鸡强壮多少。”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我也觉得⋯说真的,这听起来对我们的安全可不太妙」
<[KP]Ga酱> “我倒是可以守着你们,反正我晚上也睡不着”,爵士在旁边说。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可是…我看到不止一个动物痕迹,一个人也不够安全,您也小心点吧。”
<[KP]Ga酱> “我也可以,保卫你们的安全是我应尽的责任”,萨斯曼先生连忙说道,唯恐连这最后的责任也被人抢走,“或许我们可以分别守上下半夜。”
<[Ra]弗兰克·特伦特> “最好不要单独行动……”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我们自己也可以守夜的,感觉最好两个人一组守夜?”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那你们两人一组,我们这里两组⋯可以凑出三组」
<[KP]Ga酱> “没关系的,你们白天就挺累了,晚上再守夜,我们的研究进度就更无法推进了。我可以叫几个索马里人跟着我们,反正他们白天困一点清醒一点也没什么区别。”
<[KP]Ga酱> “我也有我的家仆,他们都是狩猎的好手”,爵士把骨头吐进了火堆里,“那就这样吧,希望这能让你们安心一点。”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那可不行,他们白天还得继续工作呢」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这样啊…也可以,请尽量不要落单,这种动物给我一种聪明的有点危险的感觉。”
<[KP]Ga酱> “我们都是在战场上历练过的,再聪明的动物也没有人厉害,你看,至少动物不会用枪。”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说的也是,不过还是小心为上。”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葛温去帮忙研究大腿骨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戴维斯结束了午饭后也去看看骨头。
<[Ra]弗兰克·特伦特> 特伦特想了想,下午还是研究研究陶片吧,不能一整天都在闲逛
<[XO]布莱恩·罗德斯> 继续研究一下有没有其他可以看作是器具的石片或者陶器
<[KP]Ga酱> 罗德斯教授继续翻找石器和陶器,从里面寻找密氏盲腐猿生活方式的痕迹。
<[KP]Ga酱> 你从筐里翻出了更多的大腿骨,看来除了陶器之外,骨头是密氏盲腐猿制造工具的主要原材料之一。
<[KP]Ga酱> 这是一种类似于斧子的工具,它有一个大腿骨做成的柄,一块锋利到能割伤你的手指的黑色石块,以及一些奇怪的连接物。
<[KP]Ga酱> 这些连接物虽然细但是却十分坚韧,过了这么久还能维持一定的强度。
<[KP]Ga酱> 这块石头质地颇脆,反射着金属般的色泽,你没在周围见到过这种东西,因此只好把它敲碎一点看看里面的纹路。
<[KP]Ga酱> 可惜的是控制力道实在不是你的专业,它确实碎了,但是碎得有些彻底。
<[KP]Ga酱> 而另外的细线看上去像是某种植物纤维,从坚韧程度判断,可能是麻科植物的外皮纺成的。
<[XO]布莱恩·罗德斯> “本来我有一个发现,现在它们是三个发现了。”
<[XO]布莱恩·罗德斯> 拿出三个包裹
<[XO]布莱恩·罗德斯> “可惜了,这块石头比我想象得更脆一些,我应该先拍照留档的……它们曾经是一把磨制石器,类似手斧,可惜碎掉了。”
<[XO]布莱恩·罗德斯> “我没能看出这些线和石头的材质,你们谁有兴趣吗?”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我来看看⋯」
<[KP]Ga酱> 威尔金森仔细把那些细线举到眼前,你发现它们的上色似乎并不十分均匀,在黑色中还掺杂了一些白色的细丝。
<[KP]Ga酱> 而且在细线的末端,你发现了一些细小的白色斑点,它看上去像是动物身上的毛囊。
<[KP]Ga酱> 通常而言,头发并不能放置这么久。蛋白质会分解,油脂会腐化,你们判断这些头发距今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三十年。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我认为这些是头发,而且应该⋯不超过三十年的时间」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啊?”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这时间缩短的也太多了。”
<[XO]布莱恩·罗德斯> “难道还是土著人留下的?”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这恐怕不是古物,而是⋯我不知道,现代的原始穴居人?」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现代穴居人,算一种新闻发现吧。”
<[Ra]弗兰克·特伦特> “是不是他们挖东西的时候把头发混进去了。”
<[XO]布莱恩·罗德斯> “可能几年前有土著人把工具落在这里了吧。我的发现就这些了。”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但他们的物品不会这么原始吧?」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我觉得也许我们发现了一个我们还不知道的部落,这也不是不可能」
<[XO]布莱恩·罗德斯> “确实有可能,那偷走我们鸡的犯人说不定也是他们。”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但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多大腿骨,祖传的吗?”
<[XO]布莱恩·罗德斯> “你们能看出这些大腿骨的年代吗?”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谁知道?我们也许不止发现了考古学上的奇迹,也许
<[KP]Ga酱> 威尔金森教授和戴维斯教授围着那根刻满痕迹的大腿骨左看右看。戴维斯教授认为这应该来源于男性现代智人,从生长线闭合的情况来看,大约年龄在五十到六十岁之间。大腿骨韧带侧有裂痕,死前发生过扭伤或骨折。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这,这是现代人类的骨头啊?!”戴维斯大叫起来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我们先鉴定一下年代⋯特伦特教授,请吧」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葛温边说着边谨慎的给特伦特让个位置
<[Ra]弗兰克·特伦特> “感觉我们来了之后课题开始越来越危险了,让我看看……”
<[XO]布莱恩·罗德斯> “可能那个潜伏在附近的神秘土著部落还保留着一些野蛮的传统”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这就是当地人不愿意靠近这里的原因吗?”
<[Ra]弗兰克·特伦特> “我感觉这东西确实是文物没错,你们刚才是不是搞错了?”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也许是,大概是食人族传说?」
<[KP]Ga酱> 或许是看了一天陶器,思路一时转不过来弯,总之根据特伦特教授的鉴定。这根大腿骨的年代大约在距今三万年到十万年之间。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也许他们使用了很古老的骨头,但这种头发没办法保存多于三十年」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葛温摇了摇头说道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也许他们发现了这个遗迹,觉得自己可以运用,或干脆他们就是有传承关系」
<[Ra]弗兰克·特伦特> 特伦特摇摇头,决定用这些陶器证实一下自己的说法
<[KP]Ga酱> 陶器内部的蓝色看上去是植物汁液和矿物粉末的混合物,经过了发酵和某种复杂的工艺。它或许是某种药物或是毒药,看来密氏盲腐猿(或者你们所说的那个部落)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技术知识,能够制造复杂的化合物。
<[KP]Ga酱> 你不知道这种化合物具体的成分,因此难以判断它的稳定性,也就无法判断它的年代。不过从陶片上来看,它距今至少有二十万年的历史。
<[Ra]弗兰克·特伦特> “你们看!”特伦特继续跟同伴说,“这些陶片至少有二十万年了,这绝对是史前的文物。而且他们还会使用这种毒素,可以说是很先进的文明了。”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但头发还是不可能熬过三十年」葛温坚持自己的立场「也许有一个新生部落的物品混入了这些文物内,但它还是在那里」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我也认为那条腿骨确实是一种现代智人腿骨,不过这是什么毒素?”
<[XO]布莱恩·罗德斯> “我也和威尔金森持相同的看法,可能我们并不是唯一知道这个地方的一批人。”
<[雾君]葛温·威尔金森> 「不知道?如果在实验室里就方便了,我们可以找只小白鼠来看看」
<[Ra]弗兰克·特伦特> “反正这种物质肯定不是自然诞生的,这是文明的象征!”
<[团猫]58%猫成分的拉赫尔. 戴维斯> 让我们先保留这个问题吧,感觉当下最主要的问题是搞清楚混在这里的现代人和史前文物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XO]布莱恩·罗德斯> “等下次那些小偷再来的时候,我们或许应该跟踪一下他们。”
30
【SRH】狂奔者集散地 / Re: 【磨难】冬雪隐华
« 最新帖子 由 tqzlsr 今天00:38:10 »
>如有时间,我不介意与狂犬再次合作
>锂匠

>我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但是这次面对的是猩红武士,可不是霰弹和半吊子的步枪能对付的对手
>赛博鸟

RA3“赛博鸟”人类遥控机师,作为替补
页: « 1 2 [3] 4 5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