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阅读 107194 次)

副标题: 曾经活过的他死了;而如今活着的我们垂死。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于: 2022-09-11, 周日 11:40:12 »
剧透 -   :

引述: Achtung!
  • 本团情节与史实无关。
  • 本团使用Delta Green规则,但世设存在修改。

引述: PBP注意事项
  • 本贴仅用于角色内(IC)的内容,OOC内容和其他事宜请移步QQ群组讨论。
  • 论坛团游戏的玩家具有比往常更大的自由度,可以做出更细致的描述。请尝试多进行互动。
  • 请使用第三人称进行回复。
  • 对话内容请使用粗体
  • 请留意在第一次出场时名字被加粗的NPC

引述: 本团简介
欢迎!

今年是1968年。具体说来,是这一年的2月

我们的故事将从西柏林的一桩凶杀案讲起。

你们可以是与任何组织都没有关系的普通人,也可以是具有一技之长、千里迢迢从别的地方赶来的“特殊人员”

如果是前者,你将会以相对而言更正常的方式到场;如果是后者,你将会在简报后前往目的地。详见后文。

除此之外,前者的身份更为独立,而后者需要在分组之后抉择出一位组长负责联络等事宜。

在完成你的角色卡后,你可以在水楼里以一句话进行简短的自我介绍,当然更长的也欢迎。

引述: 通用事件
1968年2月15日,星期四。

在西柏林的新科恩区发生了一桩不幸的死亡事件。死者卡尔·乌尔布里希特是名勤勤恳恳的印刷业从业者,他于2月14日的深夜被发现死在了一间廉租房内。愿他安息,倒霉的家伙。

这栋廉租房的主人是科赫太太,她也是报警的那个好心人,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请在指定时间前往案发现场,为了科赫太太的心脏和血压示数着想,务必尽量保持低调。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 于: 2022-09-11, 周日 11:40:21 »
引用
战争远未结束, Der Krieg war aber noch nicht gar
皇帝焦躁烦恼。 Drum tat es dem Kaiser leid
其兵已登鬼录, Daß sein Soldat gestorben war:
实乃为时尚早。 Es schien ihm noch vor der Zeit.

                                                     ——贝托尔特·布莱希特

“请接卡里奥化学纽约办事处。”

“稍等。”

然而没等线路被转去,男人便若有所思地放下了电话。微掩的窗外有一只黑鸦栖在枝头,正歪着脑袋打量窗台上那把反光的钥匙。

男人伸手去翻桌上大叠大叠的文件和报纸,他的指尖无法控制地颤抖不停,险些碰倒路径上一杯无辜的加糖咖啡。鸦鸟伺机而动,它跳到钥匙旁边,爪子踩在不久前格陵兰的事故报道上。

……B-52坠毁在图勒空军基地周边,引发放射性污……

黑鸟试探性地俯下脑袋啄了啄那把金属打出来的小玩意儿。忽然间,男人手旁的电话刺耳地响了起来。

乌鸦被电话铃吓了一跳,它慌忙衔起钥匙振翅起飞,不出几秒便消失在了冰冷阴暗的天空中。

起风了。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2 于: 2022-09-12, 周一 00:50:01 »
引用
1968年2月14日晚间20:39,西柏林。

柏林二月的天气冷得吓人,在没有太阳照耀的时刻更是如此。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站在窗前俯视公寓楼下黑暗的街道时,你的呼吸凝成的白色水汽给玻璃蒙上了一层惨淡的朦胧之影。行人在积雪的街道上艰难前行的模样分外可笑,在跌倒前一秒钟盲目地想要抓住身旁的什么东西维持平衡。你看着那个倒霉蛋像只大鹅一样伸长了脖子挥舞起手臂,最终仍旧败给了地心引力,整个人向后仰去。

可怜的家伙,其实楼下本来有街灯的,不巧的是今天夜幕降临时它恰好坏掉了。皮耶塔里宁还能回忆起那光在暮色中徒劳挣扎了几下熄灭的模样,就好像你大学时见过的病恹恹的本生灯。说起来,本生当年是在海德堡大学……

你的思绪如同茫茫大海上一叶小舟一般漫无目的地散开,直至你终于意识到那一下路人脊背和地球亲密接触的撞击声迟迟没有传来。皮耶塔里宁重又望向楼下,发现有一个穿着鼠灰色大衣的瘦子拉了大鹅先生一把,后者搓了搓手连连道谢,接着便走向你所在的那座公寓楼栋门。你这才看清那人胡子拉碴的脸,哈,是乌尔布里希特。这印刷工住在你的楼上,擅长用“下星期”来糊弄你们的房东女士。

几只鸟扯着嗓子在外头呱呱聒噪,印刷工笨拙的身影消失在了你的视野之外。这小地方的隔音实在让人很难恭维,你几乎能听到你的鹅邻居进门的声音。乌尔布里希特把门重重带上引起的震动使你的地毯上多了薄薄一层从墙上落下的白色粉末。

四五分钟过后,楼上拉动家具的声音终于平息。

这一夜你没有做梦。

引用
1968年2月15日晨间07:00,西柏林。

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黎明前的寂静。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3 于: 2022-09-19, 周一 22:35:31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没有什么会比一夜无梦的睡眠更好,但古斯塔夫的好时光并没能持续多久。

他从那张吱吱响的木框双人床上翻身。15日,古斯塔夫看了一眼床柜上的日历,上一回同科赫太太约好的交期是月底而他昨晚也并未行什么维修老气缸之类的好事(不论是地下室里的还是床上的那种)。古斯塔夫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在这样的上午将他唤醒,除非信贷账单有灵,或者是前天下午的那个发怒离开的客人或是他的上一任亲密关系对象……清点到这里,能够在这样的好时光吵上门的由头倒也不算少。

古斯塔夫浑浑噩噩地经过客厅,那片踩得发黑的旧地毯(上面还积着长年累月天花板上落下的白墙灰)。壁炉边还有些余热,他裹着那条半人长的毯子抓起拨火棍将余灰下一截还在发红的木炭挑了出来。还暖着呢。

当敲门声显得愈渐不耐烦时,睡意才算真正远离了他。古斯塔夫将那块长毯子甩在沙发上,下意识地凑去窗边长长地探出身去张望(就像昨天和鹅似的伸脖子的乌尔布里希特一样,今儿可轮着他了)。旋即他折回卫生间,麻利地洗漱完毕后用他自认为最(相对)整洁的状态应了门。

“来了来了,不好意思,您久等了,请问——”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4 于: 2022-09-19, 周一 23:51:00 »
引用
“来了来了,不好意思,您久等了,请问——”

门开了。一个穿着便服的年轻男人把脑袋探了进来,正纳闷的时候,皮耶塔里宁的目光越过敲门者的肩膀落在他身后匆匆下楼的人影身上。

警察。警察在这里做什么?

敲门的家伙挠了挠自己的脸,不知为何皮耶塔里宁感觉他和你一样困惑。他的腋下夹着笔记本,空着的那只手上用笔的末端点了点你的方向。“是皮耶塔里宁——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先生,对吧?”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对方摊开了笔记本用牙咬开了手上那支笔的帽子。“很抱歉这么早把您从床上轰了起来,但您的楼上不幸地发生了一起死亡事件。”

“您昨夜有发现任何异常吗?不管是声音还是……”他用笔杆子比划了一下你的公寓周边。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5 于: 2022-09-20, 周二 00:45:21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您昨夜有发现任何异常吗?不管是声音还是……”他用笔杆子比划了一下你的公寓周边。

“没有吧,安静的老太太还是很很安静像卡尔那种闹腾的还是那么……等等,啥?你刚刚说什么?”皮耶塔里宁手里的拨火棍险些落在地上。楼上?楼上那还能是谁。

在这竖着的棺材盒里住在古斯塔夫头顶的除了那不刮胡子的印刷工外恐怕是没有别人了。他的思维以一种不同以往的含有转速运转起来,像台久未上油的转子。这儿的人谁都不该成天调侃房东太太年纪大得快进棺材了的,看看这先进了棺材的是谁呀……古斯塔夫将记忆倒带回昨夜,回退到那个在积雪街道上匍匐的人影身上,暂停,快进到他即将跌倒的那一幕,暂停,又重新播放。如此反复了一会,他脸上那种莫名的心虚才褪了去。“乌尔布里希特死了?”

“等等……这样开着门也不好,我刚刚才把炉子重新燃着的,暖气都跑出去了。”他对门口那个十有八九不比自己清楚多少情况的警察招招手,手指一拐点着会客室角落的两张单人沙发上,索性邀对方落座。

皮耶塔里宁在对方来得及表示出明确的拒绝态度之前便将这名警员领进了屋。在这种事件里他理当是那个什么都没做的人,但他的手却有些不自觉地发颤(这就像学生在课堂上被教师点名朗诵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你说的那个人是他的话那……我昨天晚上八点半左右看着他进公寓听着他回家的,应该是没什么……您要咖啡还是茶?不过——啊,您看看我真抱歉都是我一个人在说个不停,乌尔布里希特那是什么情况……?抱歉我只是——感觉有些——一大早听到这种消息真是糟透了。”维修工庆幸自己主动提起了饮品的事情,这样至少在他去泡茶的这段时间里还来得及去从记忆里压榨出什么东西来。那人到家之后是不是应该还有些别的动静?平时也是这样吗?他敲着自己的脑袋,从会客室的壁炉边上取下一只铜茶壶。
« 上次编辑: 2022-09-21, 周三 12:33:27 由 Cadmium »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6 于: 2022-09-20, 周二 01:16:50 »
引用
“乌尔布里希特死了?”

警察本来打算婉拒你的好意,但实在拗不过你,只好跟进了屋。“我很遗憾,但今天早上这里的那位房东女士发现了他的遗体,她说大清早的天还没亮呢楼上就吵个不停,真是烦死啦,于是她就上去了……然后她报了警。”

引用
“如果你说的那个人是他的话那……我昨天晚上八点半左右看着他进公寓听着他回家的,应该是没什么……您要咖啡还是茶?不过——啊,您看看我真抱歉都是我一个人在说个不停,乌尔布里希特那是什么情况……?抱歉我只是——感觉有些——一大早听到这种消息真是糟透了。”

“这个……”对方有些尴尬,他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脖子。“唔,抱歉,我们还没有结论,不过现场没有明显的入侵痕迹,门窗都是好好的,眼下也没找着凶器。因为科赫太太提到了一些很嘈杂的声音所以我就来问问其他人……您真的没有听到什么响动吗?”

引用
那人到家之后是不是应该还有些别的动静?平时也是这样吗?

皮耶塔里宁很确信昨夜安静得不得了,除非你才是被下了药的那个人。如此平静的夜晚放在更久之前会让你感到惬意,可惜在这两个月反倒是件稀奇事。你不只一次在楼道里遇到过乌尔布里希特,他似乎交了些在这些日子里新科恩越来越常见的中东朋友,甚至会偶尔把三两个移民带到家里去。这群人偶尔会呆到深更半夜,你几乎很难回想起自己撞见他们出去时的光景。神出鬼没,不是吗?


不过,你昨夜看到乌尔布里希特是一个人回来的。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7 于: 2022-09-20, 周二 02:17:05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唔,抱歉,我们还没有结论,不过现场没有明显的入侵痕迹,门窗都是好好的,眼下也没找着凶器。因为科赫太太提到了一些很嘈杂的声音所以我就来问问其他人……您真的没有听到什么响动吗?”

“这不可能。”古斯塔夫咬了下自己的舌头,“楼上昨夜除了乌尔布里希特外应该没别人了。他昨天应该……没带他那些朋友回家过,这个我能确定,他一个人上楼的。”

怕不是那位好太太的耳朵又糊涂了。古斯塔夫担忧直接去问那位女士反倒会增加她的担忧让她本就脆弱的心脑血管系统加速凋萎,决定直接将问题抛给面前的这个人。“除了他刚到家那会儿有过像是拖凳子的声音外,怕是没有别的。请问科赫太太说的动静是说话声,还是什么物品搬动的声音?”

他泡了两杯红茶,在回忆中寻找那位印刷工是怎么认识又是怎么介绍他的那些新朋友的(想必不会是因为他们拥有相同的饮茶品味),将瓷杯子摆在了茶几上,末了抿抿嘴又补了一句,“不过……现场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可以上去看看吗,警官?”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 于: 2022-09-21, 周三 00:04:16 »
引用
“楼上昨夜除了乌尔布里希特外应该没别人了。他昨天应该……没带他那些朋友回家过,这个我能确定,他一个人上楼的。”
引用
“除了他刚到家那会儿有过像是拖凳子的声音外,怕是没有别的。请问科赫太太说的动静是说话声,还是什么物品搬动的声音?”

“这样吗……”警察慢慢放下了手,面露难色。“她说她听到的是很多鸟叫声,就好像有人偷偷在楼上搭了个鸽舍似的。”

杯中茶水飘出袅袅雾气,模糊了那位虽然礼节性接下杯子却一口都没喝的警员的面孔。印象中乌尔布里希特不怎么把他的朋友们介绍给其他人,少数几次因为撞见而不得不进行的社交寒暄中他只说是这些日子变得愈加常见的移民。哦,对了,还有……一个出现频率相对较低的埃及人混在其中,和另外那些人不同,这人戴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貌似是个做古董鉴定生意的。

引用
“不过……现场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可以上去看看吗,警官?”

“啊,这恐怕不太——”

对方话音未落,门便再度被敲响了。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 于: 2022-09-21, 周三 01:55:59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古斯塔夫在脑海中重新勾勒了一番那个埃及人的模样,但不论他怎么试图圆上这个说法,他都不太能想象为什么这么个斯文人会和廉租公寓的印刷工混在一起。有些人就算中了彩也肯定不会去考虑光顾他的那类生意的,那位埃及佬可不能指望能从蓝领工人的兜里挣来几个子儿。

不过抛去那些实打实存在的奇怪朋友不说,在古斯塔夫的印象里乌尔布里希特应当没有养鸟?不然在那些失眠的清晨或是对方摔门而入的夜晚它们早就聒噪地把天花板掀起来了。

“他应该没有养吧……不然都这么久了都没人去发现也没人去控诉这件事未免也太古怪了。您现在也知道了,科赫女士对噪音挺敏感的,按乌尔布里希特的生活习惯,如果他养了鸽子鹦鹉之类的,它们早就能把科赫太太闹起来啦……”古斯塔夫晃了晃他的那只白瓷茶杯,嗅了下茶水的香气——在这样的气温下它冷得飞快——又将杯子摆回了面前的茶几上。“不,不要紧,我也只是顺带一问,不好意思。因为我看您来了之后却一直没说他大概是怎么死的,所以有些……抱歉,我先去应个门。您还有别的同事来吗?”

最后那句话书有些多余。修理工扶了下脖子,忧心自己这一连串多余的问题会惹起什么不必要的怀疑。他像是想要摆脱自己的紧张症或是尴尬,摆脱了面前这位警员疑惑的目光,在敲门声响到低三下的时候开了门。好吧,又是警察。再这么下去,古斯塔夫恐怕会在第三名警员造访的时候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在昨晚那无梦的睡眠中做过什么好事儿了。

“呃……您好?”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Knight
  • ***
  • 帖子数: 422
  • 苹果币: 2
  • Listen: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 于: 2022-09-21, 周三 02:38:14 »
贝琳达·舒尔茨

把车停在路边的贝琳达正后悔着自己没有关窗,被冻得发红的脸颊上方一头金发被吹得乱糟糟的,她只能在车中用梳子简单重新梳理了一下。

审视了经过梳理后终于称得上能看的头发之后。她合上镜子,又往嘴里丢了一枚果糖,也许它能掩盖掉嘴巴中的烟味,至少贝琳达自己是这么相信的。拉上大衣抵御寒意,带上笔记本和笔,她踩着自己的皮靴子缓缓走上了楼。

在门前,舒尔茨警官按照要求轻敲了三下门。。一名警员和一名当地的住户出现在门后,他看起来并不像线人...

贝琳达眉头在难以察觉的瞬间短暂地一皱,又舒缓开来,她向对方伸出了手:“你好,我是贝琳达·舒尔茨,柏林州警刑事部门。”

简单的自我介绍结束后,女警从烟盒里掏出了两支烟,依次向警员和古斯塔夫递了一根。在递给那名警员时(他叫什么名字来着?),贝琳达顺便问道:“现场的情况如何?”
« 上次编辑: 2022-09-21, 周三 04:47:46 由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Somewhere, Someone, Screaming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 于: 2022-09-21, 周三 14:58:04 »
引用
“现场的情况如何?”

“头儿……咳,长官。”年轻的警员弗里茨·克劳斯对贝琳达敬了个礼,然后趁在场的另一个人盯着茶杯的时机做了个鬼脸。“我刚刚问了一圈邻居们,但大家好像都没有听见科赫太太报警时说的那种吵闹声,说不定是她的神经有些太敏感了。楼上的状况很——干净,眼下大家都撤回去了,应该只有阿尔和塞弗特医生在上头。喔,他下来了。”

你们暂时放下了不存在的鸟和古斯塔夫的问题,纷纷跟着克劳斯看向了门口。一名满面愁容的中年男性走下楼梯,舒尔茨警官认出了来者。阿尔弗雷德·沃尔夫是这个单位的老资历了,至少在那个不加入NSDAP就很难任公职的时代他就在这里。沃尔夫是克劳斯的搭档,和乐天派的后者完全不同,沃尔夫经常挂着一脸闷闷不乐的表情。

沃尔夫谨慎地打量了一圈室内才开口。“长官。” 他快步凑到舒尔茨的耳边意思意思压低了点声音。“塞弗特医生检查了一下死者的遗体。没有明显的外伤,”沃尔夫顿了顿。“不过,他在遗体的颈部发现了一个针孔。”

“我看了一圈室内,没有打斗痕迹,应该也没人入侵,死者的晚饭凉在了桌上,我猜他原本打算吃点东西再睡的。我们进门时他趴在桌旁,就好像在打盹,如果您不介意他把脑袋扎进了汤里的话。”沃尔夫耸耸肩。“地上也很干净,除非凶手能在大冬天的晚上把它洗干净烘干铺回去。”

“现场我们也针对性地搜索过一遍了,没有找到任何注射用品和针剂。但是,桌面上掉了这些东西。”

他伸开手给你展示证物袋中的内容物——两枚棱柱形的金属物,高约5毫米,直径不到1厘米,二者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一支同样是棱柱形的中空筒,长2厘米左右,侧壁很薄,直径比两块小巧的金属略窄。

沃尔夫后退一步清了清嗓子。“情况就是这样,塞弗特医生还在上面,他说进一步的检查需要走程序花点时间。”

“如果您想的话,可以上去看看。”

离线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Knight
  • ***
  • 帖子数: 422
  • 苹果币: 2
  • Listen: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2 于: 2022-09-21, 周三 20:37:55 »
贝琳达·舒尔茨

贝琳达拍了拍沃尔夫的肩膀,示意他做的不错,在回答沃尔夫之前她先对年轻的弗里茨发了问:“我猜这里房间之间的隔音不怎么样,科赫她住的房间和受害者的房间在同一层?”恐怕就跟自己上次搬离公寓之前一样,墙壁根本挡不住隔壁屋子的声音。副局长耸耸肩。
引用
“我看了一圈室内,没有打斗痕迹,应该也没人入侵,死者的晚饭凉在了桌上,我猜他原本打算吃点东西再睡的。我们进门时他趴在桌旁,就好像在打盹,如果您不介意他把脑袋扎进了汤里的话。”

听起来就像是死者被注射了导致昏睡的药剂,然后淹死在了自己的晚饭里。贝琳达接过证物袋检查了一下,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下了这两个东西以及自己这个猜想。

棘手的案子...唯一能推论出来的只有死者也许和凶手相识。而且药剂恐怕是在死者回家之前注射的...贝琳达的目光又扫在两枚金属物体上,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两个证物又是怎么回事?

贝琳达按着自己发痛的太阳穴,给沃尔夫比了个手势示意自己问完话就上去。,又将视线转回了古斯塔夫身上。

这位先生,你有看到死者在回家之前和人接触过吗?
Somewhere, Someone, Screaming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3 于: 2022-09-22, 周四 00:34:48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你好,我是贝琳达·舒尔茨,柏林州警刑事部门。”

“您好您好。可以叫我古斯塔夫,我在这楼地下室里开修车行,在这儿住了好几年了。”皮耶塔里宁没和这位精神十足的女士客气接过对方递来的烟,但只是将它夹杂中指和无名指之间,没有立刻点着它。他试图抑制自己因多余的好奇心对面前的几人组打量不停的冲动,这反倒让他显得尤为可疑。

这位先生,你有看到死者在回家之前和人接触过吗?

“没有。不对……有一个,如果真要那么严格去算的话。”古斯塔夫将烟卷在指尖绕了圈,伸手去够茶几角落的一副金边眼镜。“昨晚八点多吧,楼下的路灯不知为什么坏了,我在窗户边发呆的时候看他进楼前差点摔倒,有个穿大衣的瘦子扶了他一把,鼠灰色的吧,我想。”

修理工捏着眼镜腿把它架在耳廓上。这样的阵仗怕是遭了什么坏事了。“——我想那就是个路人,不过,几位有去调查过室内的衣物纤维之类的东西么。没准能找着鼠灰色的呢料或者土耳其绒之类的。”厚重的镜片掩去了他在一瞬间闪过的狡黠眼神,古斯塔夫对面前这位新来的警官女士投去了诚恳的目光。“如果几位需要什么目击证人上楼做个证明的话,我今天随时都有空。”

投掷 搜寻: d100 = (74) = 74
« 上次编辑: 2022-09-22, 周四 01:19:27 由 Diose »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4 于: 2022-09-22, 周四 00:57:11 »
引用
“我猜这里房间之间的隔音不怎么样,科赫她住的房间和受害者的房间在同一层?”

弗里茨有学有样地跟着沃尔夫耸耸肩膀。“没错,这倒也能解释她为什么听见了怪响,不过嘛,如果只有她听得见的话还是怪怪的。纤维残留的话我们简单看过,应该是没有。不管怎么说最终的调查报告还没有出呢。”

沃尔夫和他的搭档打着哈欠走下了楼,剩下舒尔茨和皮耶塔里宁二人一面交谈一面走上楼。窗外响起了摩托车的引擎声。

取证完毕的案发现场门没有关,但遗体已经被挪到了一旁。塞弗特医生蹲在盖着白布的尸身旁擦着自己的眼镜,见你们进门,他也站起身用自言自语似的语气含含糊糊地打了个招呼。“阿尔已经把颈部针眼的事情告诉你了吧。具体的化验结果我得去实验室才能——今天这里怎么这么热闹?”他的低语被摩托车的响声给盖过,医生从窗口向外看去。

趁着这个机会,皮耶塔里宁快速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景象。死者的房间和你自己租的那间布局差不多,你的目光被进门处地毯边缘下方的一角纸页给吸引了过去。看上去有人在把它从门缝投进去时出了点小问题,以至于这张明信片被卡在了地毯和地板之间。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5 于: 2022-09-22, 周四 01:13:52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再怎么说警察也未必会把所有的恐怖真相告诉公众。古斯塔夫的大脑只用了秒针一跳的时间便做出了自己去探寻可疑之处的恐怖决定。他向前倾身,朝室内探了探,双脚以一个滑稽的角度扭转在一块——一声闷响,古斯塔夫自己把自己绊摔在了门槛上。

“楼下怎么这么热闹……哎呀!”

修理工赶忙去拾起他摔落在地毯上的眼镜。趁着这个空档,他背过一只手,用两指把那张明信片夹出来偷瞄了一眼,将它塞进了裤子口袋里。

投掷 敏捷: d100 = (91) = 91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 于: 2022-09-22, 周四 01:24:43 »
如果说万物都得有个存在的道理,那么这张明信片大概生来就是要被卡在什么地方的。古斯塔夫手忙脚乱之下把它连带着另一只手上的眼镜腿一起卡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塞弗特医生扭过了头狐疑地看着你。

几番拉扯之下,你终于把眼镜腿给掰了出来。你瞟了眼自己手指上的墨渍心里一沉。怕是方才掌心的汗擦掉了些许明信片上的字。还好你在把它塞进去之前已经匆匆看过。这张明信片来自纽约,角落里印着一行蓝灰色的斜体LOGO。

引用
Kario Chemistry

离线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Knight
  • ***
  • 帖子数: 422
  • 苹果币: 2
  • Listen: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 于: 2022-09-22, 周四 05:54:50 »
贝琳达·舒尔茨

引用
“昨晚八点多吧,楼下的路灯不知为什么坏了,我在窗户边发呆的时候看他进楼前差点摔倒,有个穿大衣的瘦子扶了他一把,鼠灰色的吧,我想。”
如果几位需要什么目击证人上楼做个证明的话,我今天随时都有空
舒尔茨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一点,对古斯塔夫点了点头:“很重要的线索,感谢你的合作,皮耶塔里宁先生。关于上楼的话,不如就现在一起?”

两人闲聊着走上了上一楼后,贝琳达走进室内,观察着房间里的蛛丝马迹的同时对塞弗特医生打了声招呼
引用
“阿尔已经把颈部针眼的事情告诉你了吧。具体的化验结果我得去实验室才能——今天这里怎么这么热闹?”
“针孔那些事我知道了,”她在摩托声消失之前安静了一会,趁此机会又往嘴里塞了一枚果糖之后才继续说道:“恐怕更具体的情况得等你的报告结果了。至少目前看来,昨晚和死者有过接触的一位男士嫌疑很大。不过——,怎么又来了一辆摩托车?”
贝琳达眉毛一挑,将注意力移回了屋内,拿着笔记本和笔的她走进屋中跟随着自己的直觉四处探了探。
投掷 搜寻: d100 = (37) = 37
Somewhere, Someone, Screaming

离线 Quartz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1
  • 苹果币: 0
  • You cannot come to the orgy!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8 于: 2022-09-22, 周四 11:08:52 »
雨果·海登

停好摩托车,雨果脱掉头盔,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西柏林清冷的早晨并没有让他变得更清醒。

还是起太早……幸好没撞人也没有被撞……不过这大早上的为什么会这么多人……精神散涣的他停止了思考。在车上呆了一两分钟后雨果锁好车,拉开包链,掏出写着地址的卡片和康乃馨,捧着花往详细地址走去。
« 上次编辑: 2022-09-22, 周四 11:10:34 由 Quartz »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9 于: 2022-09-22, 周四 17:05:30 »
贝琳达对这间屋子的第一感觉是作为一处死亡事件的发生现场,这地方的确很干净。如先头调查部队所言,略显陈旧的地毯除了长年累月使用留下的污渍以外并无其它异样。门、窗关得严严实实,没有被暴力破坏过的迹象。单人用的小圆餐桌上放了些寻常什物,一碗已经凉透的汤孤独地呆在桌缘,液面已经凝结出了一层反光的薄油。汤水因时间和气温分层,不过没有血迹。

你离开了厨房走入卧室,不算整洁,不过对于一个独居的单身汉而言倒也还好。书柜里空空荡荡,甚至还积了一层灰,写字台下方的抽屉虚掩着。

舒尔茨警官戴着手套拉开了它,出现在你眼前的是一张名片,下方压着一只巴掌大的首饰盒。

贝琳达先看了一下手上的卡片,设计很简约,白黄双色为主,属于一位名叫哈萨尼·萨利赫的古物商。

而在那只首饰盒里面躺着的,是一枚被胡乱塞进去的十字勋章。

与此同时,公寓楼梯的方向传来了脚步声。一名抱着束白色康乃馨的青年出现在现场,似乎与此地格格不入,甚至增添了一丝古怪的喜剧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