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阅读 107232 次)

副标题: 曾经活过的他死了;而如今活着的我们垂死。

离线 Genesis

  • 版主
  • *
  • 帖子数: 238
  • 苹果币: 1
  • 时间旅行只有0次和无数次!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0 于: 2022-09-29, 周四 01:38:17 »
格雷戈尔·塞斯勒

除了像他曾住过的不止一间老旧屋子里同样的灰尘,些许不再会用到的杂物,其他房间什么都没有。在如此糟糕的状况下已经勉强能算件好事,当务之急是等待尸检结果……不,果然还是那张纸条。

正常人难道不是先考虑两名死者有什么血缘关系之类的……你却选择首先相信那些从想象中生长出的念头。Vektor自嘲地摇摇头走出屋子,他需要去空气好一点的室外抽根烟,以及回车上一趟先问问可能也是目标的那个人有没有和谁的会面计划。

短暂地返回车上,把楼上尸体的状态转换成密文发送,他给联络人发去的讯息越发有自家组织讲话的风格——当然这时候他真的很难用精确复杂的语句概括它们。

之后Vektor也补充了想知道的信息,如果组织这边对此不知情,下一步的难度怕是会大幅提升:
引用
……尸体2号状态如此。随身物品只有一张纸条写着今晚老地方。

我们是否之前有掌握到他和那名埃及人有会面?

如果我这边主动追踪,不会造成打草惊蛇的场面吧。

V

如果把刚刚描述的场景换个人跟他讲,可能一般人都会认为讲故事的人哪儿有些毛病。

塞斯勒呼出一口在这个环境下过于温暖的带着烟雾味的水蒸气,从车上返回公寓楼的途中,正好碰见了出门准备开小摩托回去的雨果。

“这就要走了吗?警局那边似乎还想让你做做笔录什么的,当然现在的问题可能比一开始更多了。”
在永远的获取中,我们永远被赐福;无所不知则是魔鬼的诅咒。

离线 Sofferenza

  • Guard
  • **
  • 帖子数: 140
  • 苹果币: 0
  • 诸多无法抉择之事,无论何等痛苦,如今令其回响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1 于: 2022-09-29, 周四 01:59:12 »
维若妮卡·奥尔蒂斯



“说起来那些日子里我丈夫还活着呢。他在世时很喜欢收集那种新人画家的作品,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只是同情人家买不起面包。早知如此我那时候应该让他买个够的。”

“对那些默默无闻的画家来说,他们也不知道日后自己的作品会以何种形式进入大众的视野。不过嘛……”
站在现实点的角度来看,购入无名小辈的作品完全是赌博似的投资方式。但若说是以作者之死为契机才为世人所知的话……即使对艺术完全不感冒,维若妮卡也不难想起许多著名的画家,虽说从房东太太的话来推断不难看出画作的作者倒没达到这个高度。“世事难料。”

随着花匠匆匆离去,在这朴素空间里也能听到楼梯间里办税员的两只伙伴走动时偶尔发出的轻响,而楼上时而响起的脚步声让她察觉到上头还有别的访客(说不定就是那些条子)。室内燃烧的壁炉驱走了寒意,维若妮卡在窗边眺望,她的视线尝试追踪方才的鸦群。

直觉先于意识让她反应过来。这近乎是种滞后的隐喻。
目的各异却在此刻聚集在这里的人们与那些嗅着作者之死前来分食其遗作的群众被粗糙地联系在了一起。
The past is already written,the ink is dry.

离线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Knight
  • ***
  • 帖子数: 422
  • 苹果币: 2
  • Listen: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2 于: 2022-09-29, 周四 04:41:32 »
贝琳达·舒尔茨

引用
1932年左右在英国交易的画作上与1968年西德一处仪式性谋杀现场出现了一样的元素。
36年...这幅画被卖出时,自己仍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而现在自己已经成了一个人生轨迹已经定型的,无可救药的中年人。一阵阵酸楚涌上贝琳达的心头,儿时幻想的一切都在现实的无情冲刷之中变成了别的形状。这些乌鸦在她眼中仿佛是要啄食自己仅存的对生活尚有希望时刻的回忆。女警官摇了摇头。更重要的是这具尸体。警官在格雷戈尔的后头检查了所有房间。这些平平无奇的房间只告诉了她一件事情:凶手凭空消失了。

除非——凶手就是那些鸟。知道超自然现象就在这里发生的她并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但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发散自己的思维,舒尔茨快步走下了楼,回到自己车边的她右手拿起车载电话,左手点燃了另一支烟。“请接塞弗特医生,他今天可得加班了,卡尔·乌尔布里希特的楼上发现了另一具尸体,初步检查判定死亡时间大概是——”贝琳达拿着香烟的那只手抬起,她检查了一下手表,继续说道:“今早7点15分左右,值得注意的是尸体体型与卡尔·乌尔布里希特十分相近,同时其头部不知所踪。”
« 上次编辑: 2022-09-29, 周四 04:44:32 由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Somewhere, Someone, Screaming

离线 dustman

  • Guard
  • **
  • 帖子数: 190
  • 苹果币: 1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3 于: 2022-09-29, 周四 18:30:33 »
冈特·弗里德曼


冷气一如过往任何一个冬天侵扰着肺脏,弗里德曼向事发楼栋走去,没有思考任何事,好似两点连线上的一个动点。视野角落似乎有黑点四散开去,或许是鸟,他的注意力分出细线追逐了它们一小段路——直到远远捕捉到熟悉的嗓音。
引用
“请接塞弗特医生,他今天可得加班了,卡尔·乌尔布里希特的楼上发现了另一具尸体,初步检查判定死亡时间大概是——”
“今早7点15分左右,值得注意的是尸体体型与卡尔·乌尔布里希特十分相近,同时其头部不知所踪。”

由远及近听完同僚的电话,弗里德曼与烟雾缭绕的贝琳达之间隔了一条微妙的半径,他向对方简单致意踏上楼梯,快步来到五楼房门前。
房内好似某种仪式现场的布局拨动了他不知哪根神经,他抬眼看空荡荡的窗台,小心绕过尸体与血泊,一面用目光将墙面灼痕连接起来,加上尸体死状,在往日浏览的神秘学条目和故纸堆中寻求答案。
思考进程中,他循目光停留在窗边,低头检查窗台上可能留下的足迹或是手印,望向窗外最近的落脚点,又将注意力放回尸体本身观察其衣着,尤其是鞋底的部分——逐一检查室内几幅画作边框(他正确认里头没有夹藏什么东西,但画的内容不禁让他去思考这是否存在隐喻义)之后,他慢慢退出去将室内外的杂乱鞋印逐一比照

投掷 神秘学50: d100 = (13) = 13
投掷 历史40: d100 = (98) = 98
投掷 搜寻60: d100 = (96) = 96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4 于: 2022-09-29, 周四 22:56:52 »
终于,五楼的房间迎来了第二名姗姗来迟的警员。

弗里德曼的目光掠过地上的尸体,然后匆匆走到了窗边。外面的雪地已经变成了脏兮兮的灰色。窗闩没有被暴力破坏的痕迹,唯一能够证实之前那一幕景象不是所有人共做的一场怪梦的东西便是落灰的窗台上那些鸟爪划拉出的浅浅细线。

倘若存在两种凶器……纵使不可思议,但有人凭空出现在了这地方恐怕是现在唯一能够说得通的解释。

你俯下身察看了死者的靴子底部,上面沾染的泥浆已经完全干燥。地板上的鞋印倒是不少,这间房并不像房东以为的那样鲜有人进出。

冈特·弗里德曼思索着摸了一遍画框,第一幅画的后面什么都没有。你的视线转向了画着井与鸦的那一幅。乌鸦……虽也被看成是不祥之兆,不过在诸多文化中这种鸟类是出了名的聪明,甚至被当作洞察力先见之明的象征,与先知以及预言者的形象紧密联系在一起。

画上黑鸦的眸子凛然与你对视。你突然感觉有些不适。鸦在日耳曼和维京文化中占据了有趣的地位。你想起了挪威的Nasjonal Samling,很多人会觉得这群极右翼分子徽记上的鸟乍一看是鹰,然而那其实是一只

忽然,弗里德曼的指尖碰到了什么东西。

你捏着那玩意儿的一角把它从中间那幅画的边框处给抽了出来。

那是一叠空白的纸张,其大小尺寸乃至质地都与死者口袋里那一张字条完全一致。

引用
1968年2月15日晨间08:45,西柏林新科恩区。

四楼传来的一声惊叫吸引了廉租公寓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5 于: 2022-09-29, 周四 23:18:54 »
当你们急匆匆地赶到四楼的时候,现场的气氛里正弥漫着一股惊惧的味道。税务员的两条狗纷纷站起身嗅闻捕捉着人类难以察觉到的分子。

科赫太太失手打翻了自己的茶杯却无心收拾。她捂着嘴站在(第一个)案发现场的门前,目瞪口呆。

你们沿着她的目光转向室内,映入眼帘的是极其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

还没来得及移走的死者尸体——那位卡尔·乌尔布里希特先生一号——滴滴答答地往地板上落着过于黏稠味道过于刺鼻的“水”,那光景就好像有人在蜡像馆里放了一把火之后熊熊火焰融掉了蜡人的鼻子。与这个比喻最为相称的是,这间房的室温至少比走廊上要高出几度。

倒霉蛋“卡尔·乌尔布里希特先生一号”在对二月的柏林温暖过头的气温中热得大汗淋漓。他的血肉纷纷在焦味中融化,露出了一张沙色头发的白人男性面孔

“……费舍先生?”

房东晕了过去。

————————————序章:告死鸟 END————————————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6 于: 2022-09-29, 周四 23:34:12 »
引用
会定期光顾瓦泰克古董行。

密切关注此事的任何目击者。

祝你好运。
X



引用
1968年2月15日上午09:00,西柏林新科恩区。

古斯塔夫独自驾车来到了瓦泰克古董行。这个有趣的名字来自几百年前的一部受东方主义影响颇深的哥特小说。

眼下人们对东方文化(主要是阿拉伯文化)的痴迷已经消退不少,西方人已经放弃了那个华而不实的梦,转而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视线审视着整个阿拉伯世界。

两层楼高的古董行装潢风格略有些浮夸,简直就像在刻意迎合看客们好奇的目光。可惜随着新科恩的移民愈来愈多,这地方装修成什么样也渐渐无关紧要了。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7 于: 2022-09-29, 周四 23:56:32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古斯塔夫将他的那辆二手车停在距古董行相隔约两三幢房屋远的巷子旁。临走前他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番自己本就不算平整的领子——他已经有几个星期没熨过它了。

他向前方那仿佛灰色冬日里的活标本似的二层建筑走去,但无法掩饰面容中流露出的不安。或许本就没有掩饰的必要,假如萨利赫先生真是可怜的乌尔布里希特的朋友的话,一定能够理解他这登门报丧的邻居的。

古斯塔夫在古董行的一楼橱窗外停留了一会,隔着光亮的玻璃打量着其后的陈设,希望能在进门前先一步发现什么在室内徘徊的影子。二月的寒意来者不善,他很快便投了降,硬着头皮推开了古董行临街那扇叮铃作响的门。

投掷 或许过个警觉 20: d100 = (59) = 59

“请问萨利赫先生在吗,抱歉,我有个消息——”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Knight
  • ***
  • 帖子数: 422
  • 苹果币: 2
  • Listen: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8 于: 2022-09-30, 周五 00:34:22 »
贝琳达·舒尔茨

贝琳达匆匆挂了电话,赶回公寓的楼上...千万不要是又出现了死者,她向自己平日里完全不会去想起的耶稣基督祈祷着。然而出现在她眼前的事物远比再出现一名死者惊愕。已死的卡尔身体里有着另一具尸体...这怎么可能?
投掷 0/1d4 san80: d100 = (41) = 41
投掷 若1d4: d4 = (4) = 4
引用
“……费舍先生?”
晕倒的科赫太太似乎说出了这位先生的身份。而舒尔茨连和刚刚到达现场的冈特打招呼的空闲也没有,还没吸完的香烟被随手丢在了门外地面上,冲入房间警官立刻从大衣里掏出容器,快步俯身接上了一小瓶“水”。

当盖上盖子时,贝琳达忍着恶心的气味将容器放在眼前晃了晃。这是尸水吗?还是只是蜡或者别的东西而已?
roll=法证70 d100=45

见鬼,这么看来楼上的死者才是真的卡尔,等一下,明明乌鸦的声音是昨天晚上发出的,可他的尸体又应该是今早才死掉...越来越多恐怖的可能性涌向警官的脑海,房间的温度和心情的焦躁让她坐立不安。这房间怎么这么热,警官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向四周扫视一圈,检查起房间和上次刚来时有什么变化,更重要的是,找到这反常热度的来源到底在哪里...
roll=警觉70 d100=98
roll=搜寻50 d100=85

掷骰被改动过 1 次
« 上次编辑: 2022-09-30, 周五 00:38:30 由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Somewhere, Someone, Screaming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09 于: 2022-09-30, 周五 00:54:14 »
引用
这房间怎么这么热,警官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向四周扫视一圈,检查起房间和上次刚来时有什么变化,更重要的是,找到这反常热度的来源到底在哪里...

舒尔茨警官那只小瓶中的液体就像融化的琥珀又如黄沙一样随着你的动作泛起了小小的波浪。

你环顾左右,这间屋子与你们先前离开时唯一的区别只有尸体的离奇变化。美国人费舍先生僵硬地躺在地上,浑浊的眼珠子就像蒙尘的玻璃一般空空然望向你那边。在某一瞬间,你的内心中产生了一种令人汗毛直立的困惑。

在你收集起那瓶液体之前,这个死掉的美国人是在看着你的方向吗?

还是说他原本是盯着天花板的?

瓶中液体凝固分层,一层薄红浮现在黄棕色的剔透固体层上方。室温再次降下。

离线 Quartz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1
  • 苹果币: 0
  • You cannot come to the orgy!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0 于: 2022-09-30, 周五 00:58:07 »
雨果·海登

坐在摩托车上的雨果尴尬的笑了笑,心里更多的是懊恼。该死,怎么不早点离开,又撞见这人了,等等,他好像不是警察,只是死者朋友的朋友?

一股无名的恼意逐渐升腾起来,正当他忍不住要骂格雷戈尔·塞斯勒多管闲事的时候,遥远而朦胧的尖叫从楼上传来。这像是一桶冷水浇到雨果心头,他越发不安,也失去了和对方说话的欲望,这是又出事了吧......还是装没听见早点离开比较好......

引用
“这就要走了吗?警局那边似乎还想让你做做笔录什么的,当然现在的问题可能比一开始更多了。”

雨果敷衍了两句:“嗯,啊,是啊,有点事,之后有需要的话我想警官们会有办法联系到我的。”

他开始扭动车把手,摩托车发出蓄势待发的轰鸣声。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1 于: 2022-09-30, 周五 01:01:36 »
引用
“请问萨利赫先生在吗,抱歉,我有个消息——”

古斯塔夫被趴在柜台进门处的一只胡狼吓了一跳,你定睛一看,发现那动物不过是只栩栩如生的标本而已。

脚步声从店内昏暗的深处传出。一名肤色发暗的黑发男子一面戴眼镜一面迎了出来。

”不好意思,今天天气真够冷的。您是……“

他说话时的语调与其文质彬彬的外表对比明显,带有一种刻意加重过的阿拉伯口音。放在新科恩或许还好,但丢在别处则会成为一种与背景格格不入的烙印。

离线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Knight
  • ***
  • 帖子数: 422
  • 苹果币: 2
  • Listen: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2 于: 2022-09-30, 周五 01:21:37 »
贝琳达·舒尔茨

引用
这个死掉的美国人是在看着我的方向吗?
还是说他原本是盯着天花板的?
寒毛直立。

不...再怎么说一具尸体都不会转动自己的眼球看向自己...贝琳达对这个房间愈发感到发毛。直到摩托声的轰鸣从窗外传来,意识到有人正在离开的警官才站起身子,到房门边缘给冈特做了个手势,“尸体不太对劲,它...它就像在看我一样,这里先交给你,我去楼下拦住那个想要离开的人。”

回到楼道间,刺骨的冷气又一次袭来,脑中闪过的念头让她猜想也许这里其实就是既寒冷又燥热的地狱也说不定。皮鞋快步下楼的声音在楼梯间作响。顺着发动机的噪音,雨果的机车刚要启动,警官在最后一秒内出现在了对方的视野之中。她呼出的热气在空中形成一块块雾水,快步走到了机车面前拦下了对方。

“请你留步,先生,由于案件的特殊性,在得到警方的允许之前,您不能离开这里。”舒尔茨拦在车前,毫不客气地将手放在了摩托车的手把上替对方按下了刹车。
« 上次编辑: 2022-09-30, 周五 03:27:40 由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Somewhere, Someone, Screaming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3 于: 2022-09-30, 周五 01:44:34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不好意思,今天天气真够冷的。您是……”

维修工穿着他最好的那套深色冬装,好让自己的打扮配得上这场严肃的会面。他小心地挪了步,避开手边那只仿佛下一秒就会跳起来给他一口的动物标本。“您是乌尔布里希特先生的朋友,对吧……我是他楼下的邻居,我们可能见过,您大概不会记得我。”古斯塔夫摘下帽子将它按在胸口,他的眼神有些躲闪,抿着嘴唇斟酌了一下自己的措辞,“乌尔布里希特先生他…很不幸……今天上午去世了。其他邻居说您近些日子同他那边来往比较深,所以也托我来告知您这件事,我很遗憾……

室内温暖的气温让古斯塔夫的镜片蒙了一层水汽,他垂下眼,用指腹擦了擦镜片,借着抬眼的那瞬间打量起对方的神态和打扮

“怎么说,事情有些复杂……而且太突然了。警察局那边也叫了人过来,忙了半个上午。他们也希望您能上门帮忙录个供,但我想应该很快就会结束的。”古斯塔夫的视线划过墙上的挂钟,“毕竟您昨晚没去乌尔布里希特家对吧,昨晚上头可安静了。”

投掷 令人遗憾的人源情报 10: d100 = (72) = 72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Sofferenza

  • Guard
  • **
  • 帖子数: 140
  • 苹果币: 0
  • 诸多无法抉择之事,无论何等痛苦,如今令其回响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4 于: 2022-09-30, 周五 02:55:21 »
维若妮卡·奥尔蒂斯


且不说血肉在融化这一景象就足够怖人,目睹那张随着表层剥落显现的面孔更是令维若妮卡的喉咙发紧:他(还是他们?)看起来就像是被融到了一起似的……
投掷 0/1d4 san70: d100 = (75) = 75
投掷 若1d4: d4 = (4) = 4

或许……回头也该问问院长对施普雷河畔的逸闻了解到什么程度了,维若妮卡按住发痛的眉心吁了口气,而房东的身形已在她眼角的余光中向后倒下……好在小个子护士扶住了她。在维若妮卡到来前,发生在这短暂的晨间里的事或许已经让可怜的科赫太太临近崩溃……她把老人安置在了沙发上,还不忘把薄毯盖回房东的身上。记事本里科赫太太的那一页被翻开,圆珠笔在页边潦草地记下建议后续心理辅导
在她站在楼梯间犹豫的片刻,那位神色匆匆的女警刚好与维若妮卡擦身而过,可能是想要拦住刚才那位花匠吧……她绞着双手像是下了什么决心,随后回到了案发现场。
“虽然打搅您取证不太礼貌,但这莫非是连环作案?呃……好吧,虽然和我听说的施普雷河畔的那桩案件不太一样……”
The past is already written,the ink is dry.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5 于: 2022-09-30, 周五 21:26:12 »
引用
“毕竟您昨晚没去乌尔布里希特家对吧,昨晚上头可安静了。”

“我当然没有。”埃及人的脸上微微浮现出一丝诧异,他的德语中的阿拉伯口音也没有之前那么浓厚了。古斯塔夫有种直觉,那种只会加深刻板印象的异国腔调是你面前这个男人的自我保护策略——萨利赫似乎是名典型的知识分子,戴着一张羊一般温驯的面具;在那层伪装之下,他的站姿笔直,双手手掌相触的模样让他看上去很精明,反倒像是只狮子。他也眯起眼在眼镜后打量着你。

“啊,我想起来了。您住在那边的楼下。”萨利赫作恍然大悟状。“卡尔的事情我很遗憾,他是位相当风趣的先生。”

“你们是老交情了吧?”

埃及商人抛出了一句语义十分暧昧的话。

离线 Genesis

  • 版主
  • *
  • 帖子数: 238
  • 苹果币: 1
  • 时间旅行只有0次和无数次!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6 于: 2022-09-30, 周五 21:31:02 »
格雷戈尔·塞斯勒

从刚刚的声响和在楼下与副局长简短的交流中,塞斯勒得知上面似乎发生了更糟的事件。他把说服(或是强行挽留)证人的工作名正言顺还给警方,从车子后备箱里拎出本来懒得拿的背包,快步回到科赫太太的房间。

又有新的证人被引来了?他注意到现场增加的人数,但躺在原地却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尸体更令人无法忽视,这个本来应在清晨还去过花店的男人看上去……看上去死了多久了?塞斯勒屏着呼吸蹲下身,从大包里翻出医疗套件,抽出一件工具碰一碰尸体的皮肤观察尸僵情况,也顺带复查这具身体是否有和此前尸检时不一样的死因。

投掷 没有医学而急救就离谱了所以还是试试智力吧: d100 = (26) = 26
在永远的获取中,我们永远被赐福;无所不知则是魔鬼的诅咒。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7 于: 2022-09-30, 周五 21:46:44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你们是老交情了吧?”

“算是吧。他在我楼上住了少说也有四五年了。”没什么时间留给古斯塔夫揣摩对方语气中的微妙之处,他耸耸肩,没有打算向对方掩饰自己的焦躁和茫然。“要说特别熟的话大概也不敢当,大概就是……邻居,普通的那种。偶尔会喝个小酒聊聊天。”

“但——您知道的。警察那边的事儿比较麻烦。因为现场比较离奇……真他妈见鬼。总之,他们那边比较想知道乌尔布里希特他这几天的情况如何,比如有没有和什么陌生人来往或者招惹着什么人之类的。我想着您和他算比较熟,所以……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先和我去一趟乌尔布里希特家那头?”
« 上次编辑: 2022-09-30, 周五 22:06:32 由 Cadmium »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8 于: 2022-09-30, 周五 22:01:30 »
简单检查的结果令塞斯勒大吃一惊。

不论是从体温、呼吸、脉搏还是其它方面来讲,费舍都已经死了,然而他的尸体仍旧像生者一样柔软,没有出现僵死的迹象。不仅如此,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溺死的。

你用戴着手套的手翻过了他的脖子。针孔还在老地方,周边的皮下泛着深暗的青蓝色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19 于: 2022-09-30, 周五 22:06:39 »
引用
“但——您知道的。警察那边的事儿比较麻烦。因为现场比较离奇……真他妈见鬼。总之,他们那边比较想知道乌尔布里希特他这几天的情况如何,比如有没有和什么陌生人来往或者招惹着什么人之类的。我想着您和他算比较熟,所以……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先和我去一趟乌尔布里希特家那头?”

萨利赫背起手后退了半步。

“所以您来这儿只是找我去警察局的?”这回他的语气中实打实地带上了困惑的意味。“请原谅——您现在是在做什么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