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阅读 107158 次)

副标题: 曾经活过的他死了;而如今活着的我们垂死。

离线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Knight
  • ***
  • 帖子数: 422
  • 苹果币: 2
  • Listen: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0 于: 2022-10-02, 周日 07:51:53 »
贝琳达·舒尔茨

舒尔茨要到了花店的地址之后就暂时和其他人分道扬镳。她驾车回到了警局,下车时在寒风中揉了揉干燥的发丝。

警局的光照怎么还是这么暗...让人犯困。她把收集来的液体[交去化验/b]之后便脚步匆匆扎进了档案室,希望早点弄完要办的事情赚得一点睡觉的时间

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和冈特留下的纸条,副局长在白炽灯下抱来了一大堆档案塞在自己桌前,在开始和这堆山一样高的资料正式开战之前,她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卡尔·乌尔布里希特的档案...
乌尔布里希特的包裹是否留下了记录...
名叫哈萨尼·萨利赫的中东人...
Vathek古董行的记录..
从日化公司来的费舍先生...
护士口中听来的那起无头浮尸案的卷宗...
卡里奥化学的记录...
虽然不怎么抱希望,但也许有的埃里克·斯特林和詹姆斯·布雷特的记录...


咖啡的苦味逼着舒尔茨打起精神翻阅档案,在笔记本上留下一页又一页蓝色的记录。
Somewhere, Someone, Screaming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1 于: 2022-10-02, 周日 11:15:07 »
在发黄纸张组成的沙漠中,舒尔茨警官开始跋涉。

卡尔·乌尔布里希特年龄和你们中的多数人相仿,家人均在战争中下落不明,其本人也在战争末期入伍最低年龄一降再降的时候被送去了前线充当试图抵挡盟军前进脚步的徒劳努力的牺牲品。当身边无数人的结局到头来也只是用自己的尸体替坦克填平沿途的沟壑,他幸运地在步其后尘之前捡回了一条命,代价是一条腿的膝盖。战后乌尔布里希特与多数人一样从噩梦中回归了生活,现在看来,过去如影随形,从没有离开过他。

大约是从这五年开始,乌尔布里希特与北美的纽约蒙特利尔有过零零散散的通讯联系。这一次被找上门的说是本书其实是一本民间印刷只在小范围传播的杂志——顶着退伍军人互助协会之类的名头,出版地点是布宜诺斯艾利斯

你联系了下其他部门的人。哈萨尼·萨利赫的年纪不大,薄薄的相关记录显示他出身于埃及一个外交官家庭,父辈的职业轨迹可以追溯到法鲁克王朝时期。哈萨尼本人曾任使团翻译,精通多国语言。这段时间他趁着埃及纳赛尔政权以色列的多次冲突引起的移民风潮来到西德开始经营自己的古物店,没有任何不良记录,所有出入境行为都合法合规。

等待美国人恩斯特·费舍的资料的同时,舒尔茨找到了施普雷河畔的浮尸案卷宗。尸体于今年1月1日清晨被发现漂到了岸边,当时已经浮肿得不成样子,一群食腐的动物正大快朵颐。由于缺乏可供辨认的特征(甚至连脑袋都没有),而且无人来认领尸首,此案最后不了了之。古怪的是法医发现死者并非死于溺亡或斩首,真正夺命的是其心脏处极深极细的刀伤

埃里克·斯特林从未来过德国,而詹姆斯·布雷特(这个名字略去了他的一堆中间名)短暂出现于多年前的花边新闻中。此人是英格兰一名子爵的次子,在艺术品收藏和鉴赏领域有一定影响力,斯特林只是他关注过的无数画家之一。不过,布雷特也没有到过德国;二战期间他为英国筹过款,显然既不喜欢苏联人也不喜欢德国人。

卡里奥化学战后成立于北美,雇佣过IG法本数名因为公司四分五裂而下岗的化学家与工程师,尽管更多员工还是在北美本土招聘的。这些旧人均已携家庭合法移民美国或是在美洲结婚安家,估计再也不会回来了。卡里奥化学最早的技术人员弗兰克博士已于数年前因病去世,由于没有任何子嗣,其股份已经被分散转让。今日卡里奥化学由莱昂内尔·阿什菲尔德控制。恩斯特·费舍的确受雇于卡里奥化学,但是……

恩斯特·费舍这个名字也出现在了二十年前纳粹德国空军的阵亡名单上。1942年随第二航空队被部署于北非后,费舍上尉就再也没回来过。


离线 Quartz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1
  • 苹果币: 0
  • You cannot come to the orgy!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2 于: 2022-10-02, 周日 12:17:36 »
雨果·海登

“进来吧。”

雨果沮丧地把店门拉开,虽然不是没有给死人卖过花,但是死人上门可是第一回……他感到自己的脑子乱糟糟。思考片刻,他把地上无花的大丽花植株和玫瑰植株搬去放康乃馨那块,再把迷迭香和刚刚出现花蕾的虞美人摆在另一头。啊,对,还有樱花枝和铃兰……算了,放在里头好了。

费舍被摆放在空地处,花匠看着被鲜活花海包围着的尸体,感觉像在参加一场小型葬礼,接下来到遗体告别环节。

离线 dustman

  • Guard
  • **
  • 帖子数: 190
  • 苹果币: 1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3 于: 2022-10-02, 周日 13:24:17 »
冈特•弗里德曼

辛苦了,稍占用一段时间,”弗里德曼对花匠点点头,“他可能还没死。
未等到斟酌词句,他就因为一路上吸入的冷空气凝滞住,掩饰尴尬般环顾一圈店内陈设,即刻俯身将“尸体”连同花一块搬到角落的花架之间。他拖了张椅子进来将对方双手反铐,拍了拍“尸体”肩膀。
醒了吗?
弗里德曼在稍远处侧过脸咳嗽几声才问道。他本没想到坐下,但打扫房间费的劲让他又随便找了个位置挨着。
告诉我你的全名。你来公寓做什么?在四楼那副样子怎么回事?
弗里德曼试探性抛出几个问题,同时观察对方神色变化(如果有的话)

投掷 10人源情报: d100 = (55) = 55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4 于: 2022-10-02, 周日 13:39:32 »
死尸睁开了眼,他首先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眯起眼像活人一样适应了一下店里因为没开灯和花架投下的阴影而略显昏暗的光线,接着扭了下自己的脖子,手铐被扯动时发出了阵阵金属响声。

“呃——”他清了清嗓子。“恩斯特·费舍。我到那栋公寓去是找人的,卡尔——卡尔·乌尔布里希特,他是我以前的熟人,可惜我上门两次都没见着他。”

“至于四楼……我还想问你们呢。那种黏糊糊的玩意儿是什么?”

出人意料地,他反问起了你们。

离线 Quartz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1
  • 苹果币: 0
  • You cannot come to the orgy!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5 于: 2022-10-02, 周日 13:46:27 »
雨果·海登

什么叫可能还没死?雨果还没来得及发问就看见尸体爬了起来。这个瞬间,花匠听见了紧绷的线崩断的声音。

“鬼啊!!!!!!!!!!!!!”

在响彻云霄的尖叫声中,雨果·海登晕倒在地。

离线 Genesis

  • 版主
  • *
  • 帖子数: 238
  • 苹果币: 1
  • 时间旅行只有0次和无数次!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6 于: 2022-10-02, 周日 13:50:21 »
格雷戈尔·塞斯勒


把车停在店铺侧后面的小巷里,塞斯勒仔细确认了店门前这条街此时还没什么光顾的客人,才和其他人七手八脚把尸体搬进了这个状似隆重葬礼现场的临时藏匿点。

“等等,我们还是从早点的时候说起——”出于谨慎观察以及自己的好奇,塞斯勒一直站在椅子后面仔细看这具身体会发生什么变化。他就这么直接醒来了?搬运时对方给人的触觉反馈仍像几秒钟前才失去生命。这具身体的生命活动形式,越来越像一个在眼前不断展开的迷宫。

“今天早晨你有没有来过这家花店订购康乃馨?”啊……不好,原来大家还没有尸体会被救活这种心理准备!




Loading CG『花店-Hernani』
« 上次编辑: 2022-10-26, 周三 21:58:40 由 Genesis »
在永远的获取中,我们永远被赐福;无所不知则是魔鬼的诅咒。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7 于: 2022-10-02, 周日 14:24:51 »
死人在尖叫声中皱起眉,足足过了半分钟之后他才再次动起来。

“早上?如果今天还是十五号的话那么我的答案是没有。”

他偏过头看了眼现在的天色。

离线 Genesis

  • 版主
  • *
  • 帖子数: 238
  • 苹果币: 1
  • 时间旅行只有0次和无数次!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8 于: 2022-10-02, 周日 15:02:10 »
格雷戈尔·塞斯勒

塞斯勒把可怜的花匠安置在柜台附近的座椅上,这回更扑朔迷离了,如果费舍说的是真话,就又出现了一名顶着他外表过来订花的神秘人。

“今天是15号没错,为了确认情况,得麻烦你在这上面写两行字,尽量用你认为不太好被人辨认的字体来。”

他从花店的柜台顺手取了留言卡片和笔来,暂时松开这位被藏匿者的惯用手,念了那张印刷体般的证物卡片上相同的某句话。

“你刚才说到还是15号,看来你最后有印象的应该就是今天早些时候?出现在现场之前,你记得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事情,有什么会导致你变成之后那种状态的诱因吗?”

投掷 察言观色x人源情报✓50: d100 = (88) = 88
« 上次编辑: 2022-10-02, 周日 15:13:16 由 Genesis »
在永远的获取中,我们永远被赐福;无所不知则是魔鬼的诅咒。

离线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Knight
  • ***
  • 帖子数: 422
  • 苹果币: 2
  • Listen: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69 于: 2022-10-02, 周日 15:07:57 »
贝琳达·舒尔茨

贝琳达下车时刚好听见了花匠的尖叫声,该不会是费舍复活劫持了他?

有着不好预感的贝琳达快步推开了门,刚好和偏头的死者对上视线。
“恩斯特·费舍先生?”警官的手放在了腰间:“从我这边的记录来看,你在1942年便已死了才对,没想到是去美国过上新生活了?”
投掷 人源=80: d100 = (86) = 86

副局长扫视了一圈花店内的环境,也许今天下班还能给自己妹妹带一束花过去。保持着警戒的同时,她招呼来弗里德曼,将自己密密麻麻的笔记拍在了后者手上。
« 上次编辑: 2022-10-02, 周日 15:12:46 由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Somewhere, Someone, Screaming

离线 dustman

  • Guard
  • **
  • 帖子数: 190
  • 苹果币: 1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0 于: 2022-10-02, 周日 15:34:08 »
冈特•弗里德曼

弗里德曼在引起过路人和隔壁店门注意前上前压制花匠的尖叫声,跟塞斯勒诡异地同步了一般及时托住对方将人轻放在几张加了坐垫的椅子上。
战时的死者,他接过贝琳达的资料加了句道谢的话,在纸上看了眼这位费舍的入境时间。
哪两次?”这回换他站在椅子侧后方盯着“费舍”的侧脸,执笔将速记本夹在一叠资料上方。

投掷 梭哈人源10: d100 = (18) = 18

离线 Sofferenza

  • Guard
  • **
  • 帖子数: 140
  • 苹果币: 0
  • 诸多无法抉择之事,无论何等痛苦,如今令其回响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1 于: 2022-10-02, 周日 15:39:04 »
维若妮卡·奥尔蒂斯



维若妮卡想起先前院长还感叹现在的鲜花不好找,此行发现这家花店的存在倒也算是意外收获了。说不准等花匠忙完还可以和他聊聊定期采购的事情……她在本册上记下了花店地址,随后花匠的尖叫声让她的笔尖划出了那————么长一条线!
她循着尖叫声望去,正好看到晕倒的花匠和……起死回生的费舍先生?
从目击四楼的状况也就过去了几个小时,维若妮卡惊觉自己似乎逐渐开始习惯了这种脱离日常的现象。她上前察看花匠的状态并试图唤醒他。虽说前脚晕过去后脚就把他叫醒也不失为一种残忍……
但……“如果今天还是十五号”是什么意思?

投掷 急救=70: d100 = (90) = 90
投掷 人源=50: d100 = (9) = 9
The past is already written,the ink is dry.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2 于: 2022-10-02, 周日 16:21:02 »
引用
“你刚才说到还是15号,看来你最后有印象的应该就是今天早些时候?出现在现场之前,你记得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事情,有什么会导致你变成之后那种状态的诱因吗?”

“完全不记得,我能记起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我在旅馆的床上,那时候应该是15号凌晨刚过没多久。”费舍甩了下自己的右手,室内响起一阵关节扭动的咔咔响声。他按照塞斯勒的要求在留言卡上动笔写字。“之后我就醒了,发现我在那栋房子的四楼,你们都在呢。”

舒尔茨警官的话让他的笔尖停顿了一秒,费舍脸上闪过一瞬阴沉之色,然后他一撇眉毛。“这个嘛……厌倦了战争,倒也很正常对吧……假死投降的应该不止我一个吧?”

入境材料显示他刚来这里不到两周,相片和你们面前的这个死人面目一致,接近三十岁的容貌。然而,他的笔迹却是你们上一辈人的手写风格,与雨果早上拿到的那张卡片上的字迹相去甚远。

“三天前一次,我正好撞上了他的房东,再就是昨晚一次。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3 于: 2022-10-02, 周日 18:32:10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刚目击完浴室中的惨状不久古斯塔夫便听闻了在五楼和乌尔布里希特家发生的那一连串更为离奇的事件。往好点说——看起来那些警察和军队官员都没发现他出门这一趟都去做了些什么。在恐惧和震惊的双重反应中诞生了一种飘飘然恍若梦境似的幻觉,他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同其他人还有那具“费舍先生”的假尸体一同来到了海豋的花店。至于出境需要的其他准备,恐怕也得之后再说了。

引用
“至于四楼……我还想问你们呢。那种黏糊糊的玩意儿是什么?”

“那是我的沐浴露,先生……你们几个在今天一个上午用掉了我三个月份的洗浴用品。”古斯特夫坐在花店角落的一条凳子上,用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余光打量着这位费舍先生的脸,这位战时的老兵看起来可比自己要年轻多了……就像照片上那些再也回不来的人……“昨晚?我看他昨晚应该没带人回家,在公寓楼下碰到他的人是您对吗?不过您之前都来找他没碰着人,昨天为什么不上楼坐坐呢,我看你们俩打了个照面就走了……”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4 于: 2022-10-02, 周日 18:56:28 »
引用
昨晚?我看他昨晚应该没带人回家,在公寓楼下碰到他的人是您对吗?

费舍的脸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苍白,就好像他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坟坑里面度过的。倘若他真的是那个开Ju 88的飞行员,他现在至少也该和古斯塔夫或是乌尔布里希特一个年纪了,可是即便恩斯特·费舍眼下狼狈不堪地被反铐在你们的面前,他甚至还比你们中的很多人要年轻,犹如科赫太太那张相片上的逝者般,青春永驻

死而复生者的扑克脸抽搐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昨晚有人看到了他。“这个……纯粹是因为……”他拖长音调掩饰自己的思考,以至于暴露出了一丝科隆地区的口音。

“他有点急事。”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5 于: 2022-10-02, 周日 21:06:26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死而复生者的扑克脸抽搐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昨晚有人看到了他。“这个……纯粹是因为……”他拖长音调掩饰自己的思考,以至于暴露出了一丝科隆地区的口音。

“他有点急事。”

古斯塔夫打量起室内其他人的目光来,他谨慎地绕开了关于对方外表年龄的话题——先不论这件事本身存在的异常,当着对方的面指出这一点微妙地给他带来了一种揭露其伤疤的负罪感。“急事的话,他是不是有说自己和什么人有约?您先放松,我只是在担心乌尔布里希特他是不是招惹到了什么不该招惹的人。他……从他这几年的状态看,不应该啊……”

“您说今天凌晨时还在旅馆里的话……那……这会不会是绑架啊。”古斯塔夫又小心地扫过同行几位警方人员的脸,“您还记得昨晚自己是住在那家旅店的吗?”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6 于: 2022-10-02, 周日 21:28:13 »
引用
“急事的话,他是不是有说自己和什么人有约?您先放松,我只是在担心乌尔布里希特他是不是招惹到了什么不该招惹的人。他……从他这几年的状态看,不应该啊……”

“也许吧,哈哈哈。”费舍干笑了几声。“说起我住在哪里……”

“我什么时候可以走啊?”

离线 Genesis

  • 版主
  • *
  • 帖子数: 238
  • 苹果币: 1
  • 时间旅行只有0次和无数次!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7 于: 2022-10-02, 周日 22:45:04 »
格雷戈尔·塞斯勒

他昨晚原来和乌尔布里希特有过短暂的接触?

新的消息让塞斯勒立刻追问下去:“方便说说见面后发生了什么吗?若有急事,就算没进屋详谈他也应该透露了些信息?另外乌尔布里希特确实和别的什么人有约,不知你有无耳闻?”

“你想尽快回去的心情我们也理解,不过,”尽管费舍现在表现出一脸茫然的样子,从塞斯勒看来并不能因为他好像一无所知就放过所有的怪异之处,“你脖子上的针孔是自己注射的吗?如果不是,结合我们得知早上有谁在你失去意识期间假扮你到这里来,你仍然处于高度危险之中,在我们有确凿证据指向那个绑架犯前不建议你离开。如果是……就要拜托你解释下那种蓝色液体是何物了。”塞斯勒还特意翻开了香烟盒的金属盖子,有一面光滑得可以当镜子,在费舍先生面前打开让他能看到自己脖颈泛蓝的针孔。
在永远的获取中,我们永远被赐福;无所不知则是魔鬼的诅咒。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8 于: 2022-10-02, 周日 22:53:13 »
“这个,还真没有。他差点摔一跤,我去扶了一下,然后他就走了,看起来不太想搭理人。我自然也没好意思把他拦下来。至于他要见谁,我是一概不知。”

他歪着头去看自己脖子上的痕迹。“我怎么会给自己注射这种东西呢?一看就很可疑……但你们也不能把我就这么扣着吧,这是违法的。”

离线 Genesis

  • 版主
  • *
  • 帖子数: 238
  • 苹果币: 1
  • 时间旅行只有0次和无数次!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179 于: 2022-10-02, 周日 23:19:11 »
格雷戈尔·塞斯勒


“很遗憾,费舍先生,有一个事实我觉得你居然不知情实在是解释不通:在你认为自己仅仅是昏睡的这段期间,在法医和多名有经验的证人鉴定下,你已经是彻底医学死亡的状态,并且中间还恢复过一次生命体征,跟我们讲过话,无论你是否承认记得这些事实,这都是不能让你随意离开的充分理由。”

塞斯勒坚决地回绝了对方要求后,又从放在一边的背包里找出几个罐头和瓶装水,忙得没空正经吃饭的状况总是很多,他车子后面塞了很大一坨的储备粮就是为了应付这些时刻:“你渴吗?饿吗?上次吃饭是不是还在昨天?要不要来点?”

投掷 人源情报50看他是否有掩饰的神色: d100 = (98) = 98



Loading CG『临时藏匿点内部』
« 上次编辑: 2022-10-26, 周三 21:53:48 由 Genesis »
在永远的获取中,我们永远被赐福;无所不知则是魔鬼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