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阅读 107232 次)

副标题: 曾经活过的他死了;而如今活着的我们垂死。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0 于: 2022-09-27, 周二 19:14:14 »
格雷戈尔·塞斯勒小心翼翼地取下了房间里成套的金属部件,离子盐结晶在其缝隙中留下了道道淡淡的白色条纹痕迹。看起来确实是有电流通过……

你拿着证物袋在第二具尸体旁边半蹲下来。和胸口细而深的伤口不同,脖颈上的断面要显得粗暴很多,凶器可能是某种沉重的大型锐器。凶手的力道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因为第一击没能干脆地切断头颅和肩部之间的连接,动手的人不得已进行了第二次尝试,形成了一道与之前的伤痕不同的切割轨迹。

柏林历史上的连环杀手不少。在杀人后特意取走头颅,是为了给确认身份时的工作制造阻碍吗……固然有这一层可能,但先前见到的超自然现象又不得不让军人思考起这个行为的另一层含义。

不……不是模仿作案。塞斯勒难以想象有人会在能够集体催眠乌鸦或者别的什么能力之后还仅仅满足于模仿他人。等等,乌鸦……?

说不定这个行动真的有些象征意义在。

塞斯勒感到一阵头痛。乌鸦和头。你想起了Heimskringla里的那些故事。与鸦相伴的奥丁带走了密米尔的头颅,而后者为其揭示了诸多秘密。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1 于: 2022-09-27, 周二 19:38:41 »
在塞斯勒检查尸体的同时,舒尔茨警官也在思考这桩谋杀案的意义所在。

你仔仔细细地搜索了现场,没有找到与死者两处创口吻合的凶器,早来一步开始调查的人马也没有报告说他们有发现被丢弃的可疑物件。当然,也没有找到埃德加方才问到的书。这间空房里除了废弃家具和装饰物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个人物品。

你抬起头追寻着空气中残留的异味,最终发觉自己绕着转了一圈。果然越靠近这种味道就越难散去。墙面上的灼烧痕迹分外扎眼,有没有可能,这种焦痕就是电流通过时造成的……

舒尔茨的动作凝滞了。

你的视线尽头落在了墙面上的几幅挂画上。那是几幅油画,带有一丝世界大战期间的超现实主义风格,署名为E.S的画家明显受到了勒内·马格里特的影响。左右两幅画作分别描绘了一名妇人在雾气缭绕的高高廊柱之后与画面之外的某物捉迷藏的情景和一名吹蛇人的表演(尽管这位演出者腿前的篓子比起正常的编织容器更像是一块立体的坟地)。

正中间的画布上,几只站在长满青苔的石井上的漆黑乌鸦正与你对视。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2 于: 2022-09-27, 周二 22:48:30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有...在死者的桌上发现了两个和它们几乎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是缩小版的。”贝琳达将证物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两个金属物体在阳光的下面闪闪发光。

皮耶塔里宁捏着这大小两组金属物件,像摆弄一只魔方一样将它们在手心翻弄了一会,试图将它们彼此组合成什么新东西。无头的尸体和室内沉重压抑的气氛令他感到不快,他捏着那些证物,从正在凝视墙面上那些画的舒尔茨身后经过。科赫太太之前原来买过这些作品吗?

投掷 机械或者电工 都是30: d100 = (20) = 20
投掷 智力 90: d100 = (79) = 79

与其留在这里好奇不妨直接下楼问问。古斯塔夫对室内的二人表示了自己对血型现场的不适后一边摆弄着那些金属物件一边折回了四楼。他没有对那个正欲上楼的年轻护工的到来表现出过多惊讶,只是耸了耸肩,“你是来找科赫女士的吗,小姐?不过如你所见,我们这儿今天可有点不太巧……有东西需要帮忙转交吗?”

替人回绝客人似乎不是什么好决定,话说出口,修理工迟疑了一下,还是为对方让出了路,“上来吧,还是亲自交给她比较好。虽然我们这儿今天警察有点多……哈哈。”

古斯塔夫的音调在不安的驱使下有些不自然地升高,他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习惯性地把头仰起凝望了一会天花板。廊灯下方积着一层常年累月积攒下来的黑渍。往日天黑的时候运气好能看见几只飞蛾绕着它转来转去。这批生物中比较幸运的会在拥抱光与热之后被万有引力吸引,而不幸的那些便是壁虎的口粮了……

修理工在门边侧了一步,好让这位陌生姑娘能将花束递到房东太太手里(当然,他又趁此瞄了一眼卡片上的内容),今天的花可真是太多了“科赫女士,这位小姐是来找您的。”

“楼上电箱的状态不太好,进水生锈了,恐怕我们得叫专门的电工过来整个换换——不过上面灰太多了,我不建议您自己上去,对肺不太好。”古斯塔夫把手电揣回口袋里,用余光打量着两位携花上门的客人。想要给在一个上午两个陌生人带着康乃馨上门这件事找一个概率学上的借口“说起来您之前有给五楼添过画么?楼上这么久没人住,我刚刚想着要不要干脆先把它们搬下来,不然都要落灰啦。”
« 上次编辑: 2022-09-27, 周二 22:51:45 由 Diose »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Quartz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1
  • 苹果币: 0
  • You cannot come to the orgy!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3 于: 2022-09-27, 周二 23:35:36 »
雨果·海登

“美国的公司?有钱人啊,叫啥名字呢?......嗯?”雨果脸上露出明显的羡慕表情,他正打算继续说点啥好让话题接着聊下去却被来人打断了思路。

转过头,雨果看见新来客带来的新花束。

“......白色康乃馨?”


离线 Genesis

  • 版主
  • *
  • 帖子数: 238
  • 苹果币: 1
  • 时间旅行只有0次和无数次!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4 于: 2022-09-27, 周二 23:49:53 »
格雷戈尔·塞斯勒


“安装这些部件的人很可能就是那张手写卡片的作者、订花送过来的人,之前我还奇怪为什么卡片上会有盐和金属味。还有一个可能对破案有些帮助的点,动手行凶的人砍了两次才成功分离头部,不像使得惯重型利器的样子。”塞斯勒近距离观察过尸体后找出医用手套换上,翻了翻死者衣物的口袋。那些鸟喙衔来的黑曜石居然一颗也没有留在现场么……不管用了什么方法出于何种动机让它们这样做,刚刚的一幕着实难忘。

随后他在金色的阳光中感受到衣物表面微微上升的温度,竟有种和这具尸首一同身处沙漠中的错觉。此时塞斯勒陷入了一种过度思考的状态,如果斩首和带走头颅是像神话的隐喻那般,为了保存智慧或从中获取些什么,那这个印刷工能提供的秘密是什么呢——最直接的答案怎么想都不太妙。说回来真的有什么让死人开口讲话的办法么?做这件事的人是窃取了奥丁的神力、还想得到华纳神族对未来的预言吗?

投掷 不死心的神秘学30 针对黑曜石和亡者头颅占卜相关: d100 = (83) = 83

好像想太多了。塞斯勒站起身看向检查挂画的副局长,暂时没决定将这些想法说出口,在他看来哪怕超脱现实的事情发生在了眼前,推测也终究是推测,说不定还会继续有令人目瞪口呆的事件跳到他们面前,只有去寻找能把这些零散的离奇事件统合起来的关键线索。
在永远的获取中,我们永远被赐福;无所不知则是魔鬼的诅咒。

离线 Sofferenza

  • Guard
  • **
  • 帖子数: 140
  • 苹果币: 0
  • 诸多无法抉择之事,无论何等痛苦,如今令其回响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5 于: 2022-09-27, 周二 23:53:11 »
维若妮卡·奥尔蒂斯


维若妮卡疑惑地打量了前来应门的男性……是科赫太太的租客?她后知后觉地从以往院长的只言片语中推测了客户的收入来源。不过警察可不会平白无故地到这里来,而古斯塔夫的神色也印证了一部分维若妮卡的猜想。“嗯,科赫太太是咱们的客户。”
她跟着对方登上了阶梯,同时压低声音发问,“……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还会有警察上门?”

听到另一位陌生先生的小声惊呼后,她蹙眉看向雨果。“真巧,看来今天上门送花的不止我一个?”
« 上次编辑: 2022-09-28, 周三 00:02:09 由 Sofferenza »
The past is already written,the ink is dry.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6 于: 2022-09-28, 周三 00:19:06 »
失败了。古斯塔夫发现这些金属部件并不存在那种可以严丝合缝地扣上的凹凸槽缝。你只能猜测它们一开始就不是为了拼在一起而制造的。

租户们一般不怎么上到顶楼去,你印象里自打自己住进来起科赫太太就没买过装饰画之类的东西。

“——美国的日化还是什么公司。”房东太太正和雨果交谈,她伸手接过了维若妮卡带来的话。科赫女士看到卡片上的字后喜笑颜开,可惜对于窥视的人来说那只不过是几句平平无奇的问候而已。她一边把花插进花瓶里面一边把头发捋到了耳后。“嗯?你说什么?”

几秒之后她才恍然大悟。“你说五楼的画啊,那是好多年前的东西了,我都快把它们给忘干净咯。反正也不值钱,就在上头放着吧。”

她沉默了一会儿,拨弄了两下康乃馨的花瓣。“说起来那些日子里我丈夫还活着呢。他在世时很喜欢收集那种新人画家的作品,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只是同情人家买不起面包。早知如此我那时候应该让他买个够的。”房东耸耸肩。

“他买来的破烂基本上都——要么没救了要么被卖了。上面那几幅是最后的了,他去英国时买回来的。”

科赫太太摆了摆手。其他人聊天的时候塞斯勒从死者的口袋里没找到剩下的黑曜石碎片,反倒翻出了一张被折了四叠的纸。

你将其展开,露出了上面陌生的手写字迹。

引用
今晚老地方。

离线 Genesis

  • 版主
  • *
  • 帖子数: 238
  • 苹果币: 1
  • 时间旅行只有0次和无数次!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7 于: 2022-09-28, 周三 00:57:14 »
格雷戈尔·塞斯勒


这下麻烦了,应该说麻烦大了。塞斯勒轻叹一口气,如果是在楼下的受害者身上发现这纸条,想必他不会这么犹豫。但处于这个超脱常理的空间内,这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无头尸的死亡时间到底还能不能用医学常识判断?可能需要先和联络人沟通一次……或者等一会儿法医到了现场再看有没有新发现。

投掷 智力75 今夕是何年: d100 = (49) = 49
在永远的获取中,我们永远被赐福;无所不知则是魔鬼的诅咒。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8 于: 2022-09-28, 周三 00:57:54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他买来的破烂基本上都——要么没救了要么被卖了。上面那几幅是最后的了,他去英国时买回来的。”

“楼上有些太潮了,或许我们还是找个晴天搬下来比较好。”古斯塔夫扯了扯嘴角,对科赫太太笑了一下。“楼上那几幅画的风格还挺有特点的,很——前卫。像我父亲会喜欢的那种。或许我该找个什么时候去画商那儿看看,趁他生日还没到先去买一幅……”他的父亲自然不喜欢这一类艺术,那个保守懦弱的男人对一些新兴的社会理念都秉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可古斯塔夫不想用个人之需唤起这位可怜女士对过去的回忆,这太沉重了,需要一个更加合适的符号作为此般请求的面具……

“恕我冒昧,那个署名是E.S的画家,您是否记得他的全名呢?请原谅,还有大致的年份,如果您还能记得的话……”

他吸了下鼻子,这是他说谎时的小动作。幸运的是,这些年下来,每一次皮耶塔里宁使用家庭这个托辞时,他的房东太太都没注意到这一点。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89 于: 2022-09-28, 周三 01:20:49 »
你们上来时地上的血甚至是半干的。塞斯勒有种恐怖的预感。

说不定在你们推门前两分钟这具尸体还是个活人。

科赫太太完全没意识到你们语气措辞中的虚假之处。“那个画家真的不出名……好像是叫埃里克·斯特林。”

“哎呀,年份倒是好记。”她偏过头。“大约是1932年前后买的吧。因为斯特林他在那之后不久就自杀了。真可惜,明明才那么年轻……那个画家的事业才刚被人推荐有了些起色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房东叹息了一声。“不知怎的,在他死后他的作品一度升值了不少。我就是讨厌这种风气……虽然低价购得了这些画的我们实际上是赚了。”

离线 未确定进行时腔棘鱼

  • Knight
  • ***
  • 帖子数: 422
  • 苹果币: 2
  • Listen: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0 于: 2022-09-28, 周三 01:36:30 »
贝琳达·舒尔茨

墙面上的烧灼痕迹...如果正如古斯塔夫所说,那恐怕那些都是电极。那墙后会不会被装了什么东西...警官用自己的手指关节敲了敲墙壁,聆听着从后传来的声音可为什么...干这些事情的目的是什么?舒尔茨只觉得头皮发麻,可怖的阴谋正在眼下发生,而自己一筹莫展。
roll 搜查50 d100=49

画上的吹蛇人更让年过40的女警感到不安,每次她将自己的目光放在那块篓子,那块“坟地”上时,她总害怕这幅画会在自己眨眼后改变,死去的哥哥和弟弟会从坟墓中伸出他们仍然年轻的双手...

舒尔茨摇了摇头,将目光放在了另一幅画上,乌鸦的视线令人不快...尤其是就在几分钟之前刚刚与那群诡异的乌鸦接触过。警官将拿在手上的鸦羽高举,和画上的乌鸦对比,直觉让她怀疑也许这两者是同一种类?这些画,这些乌鸦,出现在这里真的是巧合吗?
投掷 智力80: d100 = (61) = 61

在另一人的沉默之中,副局长套上了另一层手套,她俯身轻捏尸体的肌肉,在让法医回来加班之前,自己也许可以从尸僵程度上判断尸体的死亡时间。
投掷 法证70: d100 = (12) = 12

掷骰被改动过 1 次
Somewhere, Someone, Screaming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1 于: 2022-09-28, 周三 10:14:18 »
敲击墙面传来的声音很实,内部应该不是空心的。舒尔茨随后对比了鸦羽和画上的鸟类,虽存在画家的个人风格影响,但那无疑就是同一种鸟,连姿态都与刚刚的鸦群颇为相似。

1932年左右在英国交易的画作上与1968年西德一处仪式性谋杀现场出现了一样的元素。

乌鸦的形象仿佛是一条绳索,连起了这痛苦不堪的三十六年。

隔着手套贝琳达没法感受到尸体的温度,然而那较为柔软的触感也印证了对血液干燥程度的猜测。

死者才刚刚死去十五分钟不到,就在刚刚其他人都聚在楼下现场的时候,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丢掉了性命。

凶手的大胆令人难以想象。

离线 Genesis

  • 版主
  • *
  • 帖子数: 238
  • 苹果币: 1
  • 时间旅行只有0次和无数次!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2 于: 2022-09-28, 周三 22:09:37 »
格雷戈尔·塞斯勒


“太近了——他的死亡时间简直就像对为这事而来的人的示威,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到这儿的,我先把这层所有房间打开看看。”即便在场只有两个人,塞斯勒还是不经意压低了声音,毕竟一墙之隔的地方有什么在现在谁都说不好,他也依稀记得乌鸦在一些传说或衍生作品中有监视者的意味。

他转头出门,用那串钥匙打开其余上锁的房间,会有比刚刚更糟的事情发生吗?塞斯勒承认自己作了一定心理准备才到这里来的,但显然准备得还没有那么充分。

在永远的获取中,我们永远被赐福;无所不知则是魔鬼的诅咒。

离线 YTINREFNI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7
  • 苹果币: 0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3 于: 2022-09-28, 周三 22:39:38 »
埃德加·穆巴里克

“日化公司……”埃德加回忆那个名字和日化公司,尽管这个名字和日化公司多如牛毛……但说不定呢?说不定那个人会在这里报过税……?
你又在异想天开了。牧羊犬说
不会有结果的。博美犬附和。
« 上次编辑: 2022-09-28, 周三 22:49:59 由 YTINREFNI »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4 于: 2022-09-28, 周三 23:00:49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古斯塔夫对科赫太太简短地道了谢,用决定上楼再看看那两位警员是否需要协助为理由离开了她的屋子。

他站在楼梯口,往自己的手心哈了口白气。那不过是他人的命运,但此时古斯塔夫却觉得 离这里如此之近。他没有立即返回五楼,而是带着那两对金属物件回了自己的房间。临街的窗漏着一条狭缝,卷走了室内的暖意,但熟悉的气味令他感到心安。

皮耶塔里宁走近壁炉架,从顶上取下一本三指厚的电话黄页来。或许他应该直接就着当下所有线索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去直接那家古董店,但就直觉来讲,古斯塔夫并不是很乐意相信那些中东人。比起那些形迹可疑的外来人,他更愿意在电话簿上找一家更值得信赖的本地画商。他将电话听筒夹在脸颊和肩膀之间,转动拨号盘,从上头找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家同样位于新科恩的艺术品交易行(当然,店主的名字看起来像个欧洲人)。

“您好?”古斯塔夫咬了下自己的舌头,几番常规的寒暄和惯用的幌子展示后他切入了正题:“……请问您这儿有没有渠道可以买到30年代英国那边的画?埃里克·斯特林的。他的作品现在还好得吗?”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5 于: 2022-09-28, 周三 23:35:32 »
塞斯勒一扇扇打开了五楼剩下的房门,比起这间发生过凶案的房间它们正常得不能再正常,地板上的灰尘分布得很均匀,没有脚印之类的痕迹留下。

埃德加带着两条狗在四五楼间打着转。卡里奥化学……你记得这家公司是大约十几年前在北美成立的,当时他们从战后的烂摊子里掳走了一批下岗的员工。最近有风声说纽约方面有回到老家发展的想法,尽管各种手续的办理都通畅到不正常,但只欠东风时公司那边又开始摇摆了。啊,没错。他们现在的北美地区总负责人名叫拉塞尔·格兰特

引用
“……请问您这儿有没有渠道可以买到30年代英国那边的画?埃里克·斯特林的。他的作品现在还好得吗?”

古斯塔夫的开场白得到了同样没有诚意的敷衍问候。电话对面传来了翻动纸张的声音。

“斯特林……斯特林……”接电话的人喃喃了几声。“抱歉,我们手头没有。您说的这人只在三十年代有过一段时间的热度,存世的画作便也很少了。”

“这可真是……冷门啊。”你几乎能想象出对面的人摇头晃脑的模样。“他当时穷困潦倒,多亏有个还挺出名的鉴赏家往圈子里推了他一把。可惜,命运待他很不公,那就是他在世时作品交易量最高的时候了。”

“没过几年,他渐渐再次变得无人问津。这个时候——”

“斯特林和他的多数画作一起葬身于对英国的空袭之下。这个悲剧促成了一场业内的慈善拍卖,他又被人从故纸堆里刨出来了。人们又开始关注起他,虽然……”

交易行的人停顿了一下,没有把“多是出于同情”这句话说出来。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6 于: 2022-09-29, 周四 00:02:07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斯特林和他的多数画作一起葬身于对英国的空袭之下。这个悲剧促成了一场业内的慈善拍卖,他又被人从故纸堆里刨出来了。人们又开始关注起他,虽然……”

“原来是空袭么?之前听认识的人说这位艺术家似乎是死于自杀……但,不论如何,这都是场损失。”古斯塔夫听出了对方话中的意思,在对方的停顿中叹息了一声,太阳穴隐隐作痛起来。或许只是科赫太太记错了。“不过您刚才提到鉴赏家……可以容我好奇一下是哪位绅士或是淑女发掘到他的吗?或许我能再去打听打听。”

古斯塔夫靠在壁炉边,手指不经意地绕过电话线。他的目光心不在焉地在室内游移,最后又落在那两对金属物件上。这对物件本身应当是无法直接产生电流的,应当是有什么物质在反应的过程中被消耗了……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


离线 Cadmium

  • 又懒又拖
  • 版主
  • *
  • 帖子数: 1710
  • 苹果币: 8
  • "Mein Führer...! I can walk!!"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7 于: 2022-09-29, 周四 00:23:35 »
引用
“原来是空袭么?之前听认识的人说这位艺术家似乎是死于自杀……但,不论如何,这都是场损失。”

电话对面干笑了两声。“他是在其他人都躲进防空洞时被炸死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取决于您的看法。”

引用
“不过您刚才提到鉴赏家……可以容我好奇一下是哪位绅士或是淑女发掘到他的吗?或许我能再去打听打听。”

“名字吗,应该是伦敦的詹姆斯·布雷特,当年在那边的上流圈子里混得很不错。”

离线 Quartz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1
  • 苹果币: 0
  • You cannot come to the orgy!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8 于: 2022-09-29, 周四 00:30:27 »
雨果·海登

真糟糕,怎么会有人送来同样的花束。尽管雨果试图一再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但是他的直觉却在疯狂地敲响警铃。或许该回去了,花也送到了,调查也协助了,再继续深入下去......

因好心而引发灾难的种种故事浮上心头,窗外不合时宜掠过的乌鸦也在警告着花匠,雨果笑脸僵住了,他现在只想悄悄抽身回家。

“不好意思,我先离开一阵子。”

他抓起自己的东西,往门外走去。

离线 Diose

  • 版主
  • *
  • 帖子数: 487
  • 苹果币: 4
  • 阿瑞斯宏科技底特律总部扫地工,2080入职。
Re: 【PBP】【IC】Sympathy for the Devil
« 回帖 #99 于: 2022-09-29, 周四 00:46:14 »
古斯塔夫·皮耶塔里宁

引用
“名字吗,应该是伦敦的詹姆斯·布雷特,当年在那边的上流圈子里混得很不错。”

时代的洪流……

画商的后半句话打断了古斯塔夫的思绪,电话那头的线索于他而言似乎走到了一条死胡同里。他与上流社会隔得太远了,或许他应当去联系过去的那些同窗,可战争之后哪还联系得着他们呢——那些免于牢狱之灾和黑衣死神子弹的人早就丢了自己的名字和过往,要么已是和他一样了。

古斯塔夫对画商表示了谢意,几句关乎天气和下次光临云云的寒暄过后他挂掉了电话。即使太阳已经升起,窗外的寒意依然不减。或许在楼上的警察和军人有些什么头绪之前,还是先去散散心比较好。他取下挂在墙上的车钥匙,决定趁早出发——瓦泰克古董行就在新科恩本地,希望这一趟散心不会花掉自己太多时间和汽油。

就算只是看看外头的情况也是好的,只要不会正好撞上什么BND的人……古斯塔夫从副驾驶垫子下抽出一张已经压皱的本市地图,壮着胆子驶向街头。
*这里是SAEDER-KRUPP幼儿园*
*Lofywyr thanks for every single cl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