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完全精灵手册】第一章·精灵的创生  (阅读 6379 次)

副标题:

离线 Mercurius

  • Guard
  • **
  • 帖子数: 220
  • 苹果币: 1
  • dixitque mea fiat lux et facta est lux
【完全精灵手册】第一章·精灵的创生
« 于: 2020-10-06, 周二 19:53:35 »
宇宙中央的原初混沌之中,神之羽自混沌中丰满,神之形自混沌中成型。祂们各自宣布了自己掌握的特定领域,并被平等地授予了来自宇宙的权柄与力量。神祇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携起手以创造诸界。但是,有的神对于如何使用祂们的力量有着更加睿智的见解。
更加睿智的神明们之间结成了一个早期的联盟。祂们知道如何操控自己的力量。这些团聚在一起,称呼自己为席尔德林Seldarine(或林木间的团契)的神祇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创造世界的某一面相的工作中。
当其祂神祇为这为那的归属而争吵不休时,席尔德林诸神正调整着祂们的土地,让祂们地世界繁荣、翠绿而美丽。祂们还创造出了日后寄宿有最先降临于大地的智慧凡物之精魄的肉体——也就是被称为精灵的种族。 祂们以自己的细心与情感创造出这些人民,给予它们以超凡的美貌。其祂的神祇妒火中烧,祂们渴望模仿席尔德林。其祂的神祇急躁地创造出祂们的人民,以用来与席尔德林诸神的造物相较。但祂们不会投入对于制造一个种族而言至关重要的时间,因而祂们的造物具有缺陷——但这些神却不在乎。祂们的造物完全无法与席尔德林诸神的造物相提并论。那些造物中,大部分是会在日后成为精灵们梦中的梦魇的怪物。在这所有粗劣的造物中,只有为“人类Man”预定的那些躯体存在着一丝潜力,一丝能够和精灵一样改变这片大地的潜力。
其它种族的神明太急着尝试再现更加智慧的诸神所取得的壮举。但是,无论是席尔德林诸神还是其他神明,祂们的造物都未能拥有真正的生命,直到科瑞隆 拉瑞利安与反席尔德林联盟的领袖,格乌仕相遇。

                                                        ————拉黎安·耀歌,科瑞隆 拉瑞利安的祭司

  在精灵神话的主题中,诸神奇怪地没有被过多提及,供他人任意思忖祂们正体为何。
  精灵们相信他们的宗教比其他种族的宗教要更接近历史。这可能是真的,因为精灵拥有如此之长的生命周期,他们可能有记忆能对的上历史。他们的第一代与现在这一辈间的代际差更小。也因此,他们宣称他们所说的离真实的历史所差无几;他们坚称精灵的编年史没有错误,与其他的故事不一样。
数百代精灵见证了宇宙自开辟以来的无尽岁月。与此同时,数千、数百万代其他种族之人已经归于尘土。这样细想,就可以知道精灵为何觉得自己的历史比其他种族的历史更少接受主观的篡改。
精灵的创世神话更是远比其他种族的变化要少。人类的创世神话不计其数,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神话。矮人有许多种神话,并且他们经常改变神话内容以显得自己的种族压在其他种族头上或显得自己的部族压在别的部族上。侏儒和半身人,同样也有过多的神话,尽管他们没像矮人那样那么喜欢用篡改神话的方式歌颂自己的美德。同样的,兽人与其他邪恶类人各有各自最爱的故事来让他们躺在黑暗、冒烟的洞穴中时可以舒心。
以下是拉黎安·耀歌讲述的一串关于精灵的创世神话。虽然此处的复述不甚准确,但还是可以抓住精灵创世神话的核心要素。

当格乌仕看见席尔德林诸神的造物,精灵们时,祂心中升起一团厌恶,祂随后被精灵激怒。宇宙开辟以来的头一遭,一位神祇的血管中涌动起了使对方见血的冲动。格乌仕准备碾碎席尔德林诸神,有的神站在了他的这边,其他的神则袖手旁观。但是,莫拉丁·铸魂者与加尔·闪金等众多神明则与席尔德林诸神结盟,因为他们撇下了对自己管辖的那部分的世界的私利——尽管他们没有团结如席尔德林诸神。
 当怒火冲天的格乌仕想席尔德林诸神的领袖科瑞隆 拉瑞利安发起攻击时,一场大战拉开了序幕:诸神之战Godswar。无人知晓这场战斗卷席了群星中多少蛮荒的大地。 每一场战斗中,神祇们都给祂们对手的精魄与身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当其他的参与者倒下(祂们受伤严重,尽管没有凡人意义上的受伤)之时,格乌仕与科瑞隆却不会停止。相反,祂们持续着激烈的战斗。祂们跨越诸界,祂们将对方的血撒到大地之上。
夜幕即将降落,格乌仕的威能更盛,而科瑞隆的力量渐微。席尔德林诸神看起来要输了。此时,月亮的眼泪滴落在了科瑞隆疲惫而仰望着明月的脸上,与祂的血自由地混杂在了一起。科瑞隆看向与祂并肩作战的同伴——祂们坚毅不离。祂反身挥出祂的剑,劈下令人畏惧的一击,并将格乌仕的眼球挖出(从此,格乌仕被称为独眼者格乌仕)。格乌仕痛苦地哀嚎到,黑色的脓液,从祂的伤口中喷出。格乌仕转身逃跑,逃入了下界之中。在那里,祂抱着仇恨,持久不懈地塑造着席尔德林诸神的敌人。祂最伟大的造物自祂的狂热怒火与黑色鲜血中诞生——兽人。正是因此,兽人与精灵至今仍是死敌。早在一开始,在他们的创生以先,他们的神明便已挥刀向另一方。
格乌仕败退后,席尔德林诸神与祂们的盟友继续进行着祂们的工作。席尔德林们收集起了月亮的眼泪与科瑞隆在大战中流下的鲜血,将它们放到祂们先前创造的躯体中,赋予这些躯体以自己的精魄。每一个神祇都注心力与他或她的造物之中,培育着、栽培着这支刚刚诞生的种族。因此,精灵诞生自科瑞隆 拉瑞利安之血,混有世界的尘土,并受月之泪的祝福,这三者给予了他们的接近神性。
其祂诸神看到了这个例子并开始着手于将生命灌注进被祂们悲伤地错塑了的躯体中去,并产生了许多种结果。太遗憾了,这些其它所有种族不过是对精灵的可悲仿造而已。

  诸神之战的传说解释了一部分精灵生理与心理的特质。自神祇科瑞隆 拉瑞利安的血之中诞生解释了为何精灵会拥有如此长的生命周期。月亮的眼泪为精灵灵动缥缈的美貌——一种令其它下等种族经常把精灵看作神祇的美貌提供了合理的假设。世界的尘土解释了所有的精灵与大地间的连接。对精灵来说,他们的传说给予了他们自己会在诸多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自信。对精灵的传说的研究解释了精灵们为何对他们在生活中的位置如此确定,他们也因此极少担心对那些下等种族时常担心的问题。
其他精灵神话为洞察一个精灵角色提供了不同的视角。以下是来自萨拉索斯·勒拉尼丝的揭开了更多精灵神话之密的记述——特别记述那段分裂了一整个精灵种族的时光:精灵之战Elfwar
诸神之战后,诸神分割了世界以让祂们的造物能够繁荣昌盛地生长。席尔德林诸神为祂们的子嗣,精灵们选择了森林为领地,但祂们私底下鼓励他们随自己心意去扩张。其他的神祇也如此吩咐,于是种族间便为土地发动了战争:被诅咒者·格乌仕的恨意已经渗透到了凡间种族之中。
这段时间的精灵们众体同心。此时的精灵之中可能会有一些与众不同者,但那只是少数个体,远非社会层级的分裂。精灵之间所有的差别只是个人喜好的不同,他们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然后,有些精灵陷入了对力量的贪求之中,有些精灵无法忍受被拘束在城市的高墙之中。有的精灵极端仇外,想要把人类与矮人之类的外乡人逐出精灵的领土,让自己不被“受诸神厌弃”者的污点所沾染。仍有些以温柔待万物的精灵,他们被他们的同胞所轻蔑甚至于不齿。
每一个精灵都觉得他拥有最深厚的知识,每一个精灵都试图向他的同胞强加自己的观点。邪恶在这种猜疑与分裂的环境中茂盛。精灵们伟大的古城逐渐腐朽,蛛后罗丝在众精灵之中寻得了一处立足之地。被腐化的精灵们依靠她取得更强大的力量,而她的邪恶教义也随着这些精灵传播向各处。这些精灵研习黑暗的奥艺与禁忌的学识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他们背弃了自己曾经热爱着的光明。
双方的矛盾很快陷入了无法调和的境地。拥抱了罗丝之道的精灵们向精灵城市进军并屠杀他们的同胞。他们的第一次袭击有着夜色的掩护,其他精灵由此无法组织防御。但是他们也因此看到了即将来临的黑暗时代,并做好了战争的准备。他们的准备没有徒劳无功。他们反击了。
精灵之战肆虐数十年之久,但双方都没有取得胜利。成千上方的精灵死于这场战争,而伤者更超过了此数。罗丝的精灵们将自己命名为卓尔以彰显自己的忠诚,他们将自己攻陷的城市作为自己的家园。卓尔们聚集起来以备最后一战,而罗丝将整片大地以憎人云雾笼罩来将恐惧击入凡间精灵的心中。卓尔们就要赢了——而后诸神们亲自干预了。
科瑞隆·拉瑞利安与他的同盟者们一同直击入卓尔们怖惧之所的核心。他们一边进行着漫长的鏖战,一边在大地上寻找着邪恶的踪迹。最后,科瑞隆·拉瑞利安遇见了令人恐惧的蛛后——而后,科瑞隆发起了进攻。魔力震荡燃烧,黑血染地成河。科瑞隆严重地击伤了罗丝,将她放逐至地底之深。随着罗丝的败退,笼罩在战场上的迷雾褪去,太阳重新将它治愈人心的光辉撒在大地上。
卓尔拒绝了太阳的纯洁拥抱,转而投向了他们的堕落女神。既然他们自愿弃明投暗,那么科瑞隆便下令,这背叛之行将永远在他们的面容上显现。这也是卓尔的皮肤是黑色的原因。
科瑞隆令邪恶精灵们滚入他放逐蛛后罗丝之所的地底裂缝中。在最后一个卓尔被赶入地下后,科瑞隆与他的同志诸神任精灵在他们凡间自生自灭而前往了阿梵多位面。

  精灵之战所造成的裂隙与焦虑永久地改变了精灵的灵魂。虽然许多精灵中的派系因为卓尔的败退而惊恐,他们仍无法平息心中的不满。许多精灵中的派系选择自己继续互相战斗,也即被称为大分裂Fractioning的事件。因此,由卓尔引起的精灵族的分裂,又将持续。精灵分为了将山脉作为家园的灰精灵、回归至精灵地诞生之所——森林的木精灵与留在精灵的城市之中并保守精灵古道的高等精灵。还有很多精灵寻找着更遥远的家园,他们漫游与大海之中,行走在极地荒原之上,翱翔在天空之中。
一段时间后,这些精灵的国度变得大不相同,他们各自发展出了各自的特色。灰精灵们变得更加冷漠疏远,木精灵们与他们身边的森林一样狂野。这些开拓者们将自己与所到的大地相适应而无论自己究竟定居于何方。还有的精灵依旧在漫游着,过着游牧部落般的生活。在战役之中,那些游牧的精灵被认为是高等精灵。
这些游牧的精灵遇到了散乱分布于世界之上的其他种族。精灵们总是矮人、人类、侏儒、半身人们的传说故事的来源之一。一开始的接触十分和平,尤其是精灵与侏儒和半身人们的基础。但是猜疑留在了人们心中,焦虑开始在人心中蔓延,尤其是精灵与矮人之间的。
无人可知精灵与矮人之间的战争起由为何。有人猜测双方的冲突起于领土争端,还有的则猜测起于意识形态的差别。当然,精灵和矮人都互相指责对方为战争的发起者。无论起因为何,双方都经历了一场残酷、血腥而漫长的战争。他们后来达成了一定的和解,但两个种族间从来没有真正地信任过彼此。
精灵与人类的第一次接触已经迷失在了历史的雾霭之中。由于精灵是人类神话中的人物,人类更倾向于敬畏他们。这种态度一直延续到今天,而精灵对人类来说仍然是个谜。
虽然精灵和人类之间还没有全面开战,但他们间已经发生了一些小规模的冲突。其中许多都是由于人类对森林的过度侵占以及他们的粗劣伐木技术造成的。精灵们对原始森林的破坏而反感人类。此外,一些人类,出于贪婪和嫉妒,利用精灵对人类的信任来杀死和摧毁他们。
因此,精灵们也开始不信任人类;许多精灵已经远离了人类的所能触及的区域。虽然有些精灵留在了人类所知的土地上,但更多的人回到了传说中的精灵国度。
精灵是一个骄傲的民族。他们看到了人类毫无节制的欲望;再加上他们惊人的繁殖力,使得他们对所有精灵原先创造的一切构成了严重威胁。精灵们看着人类,心中充满了恐惧。
红发的雅灵穿过了99个不同的世界,在每个世界登上了99座不同的高山,她一共采集了99种不同颜色的花朵。这些花朵的花蜜所酿出的无色之水用了99年汇聚成一个小瓶中的酒。
在第100年的到来之际,她将酒杯递给了缇坦妮娅,妖精之女王。耀目的夏日太阳饮下了酒,于是花朵绽放,树根腾起。

大树的阴影之下,影妖精们的女王在一个花苞中如婴儿一样抱膝沉睡,而复活她的力量是纯洁的阳光,是洁净的清水,没有丝毫不洁。而后是无头的复仇骑士,而后是每一个被囚禁于暗影中不得脱困的影妖精。

“到我们的新家去吧。”新的妖精领主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牵过他们的手。

妖精领主,德拉诺菲尔德,与她签订契约的邪术师们只得到了来自他们宗主的一个命令:让不洁的生物从大地之上根除。
她并不善良,所有没能完成任务的苟且偷生之徒变成了在她的花园中起舞的草人。
她并不邪恶,因为不洁的怪物而丧失家人的孩童、老者会得到花瓣的庇护。
她坐在妖精荒原的邪恶神殿中,看守着光与暗的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