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完全精灵手册】第五章·精灵的社会  (阅读 6770 次)

副标题:

离线 Mercurius

  • Guard
  • **
  • 帖子数: 220
  • 苹果币: 1
  • dixitque mea fiat lux et facta est lux
【完全精灵手册】第五章·精灵的社会
« 于: 2020-10-19, 周一 12:23:51 »
在我所经历的岁月中的所有节日里,没有哪一个可以与精灵庆祝春天回归的春之祭典相提并论。我是一个游侠,也是森林的爱人,但是我仅仅只是人类。作为人类——不论怎样去接近自然——我并没有期待过得到作为一个凡人被邀请见证最好的精灵节日的荣耀。也许是我这些年来为森林的善良的服务为我带来了精灵贵族的友好。
当我前行到指定聚会的地方,我听到了精灵的笑声在树木间穿梭。巨大篝火的光芒照亮了夜晚,引导着参与宴会者前往他们的目的地。当我到达盛宴的地方,许多的精灵已经沉浸在庆典之中。我的宴会主人,艾拉菈琳·雾行者,指引我到了我的位置并嘱咐我要享受节日。蜂蜜酒以及精灵红酒,或是他们称呼的妖精酒,在餐宴开始前便大量地交错着。
我无法准确地描述这些食物。对我来说正常的人类的食物已经永远地无法得到满足,我将永远不会再品尝到那多年以前我所吃到的如同天国一般的任何东西。尽管一些精灵试图与我交流,但我无法回应这些问候。我被吓得目瞪口呆,如同一个守财奴进入金矿一样。我从未知晓如此完美之物会在我的附近存在着。
在餐宴之后是舞蹈与歌唱。尽管我容许自己因精灵红酒而晕眩,但我可以准确地发誓,没有任何的凡人能够复制在那个晚上我所见所闻的美丽。精灵们在围绕着篝火的欢庆舞蹈中扭动的优雅的姿态应和着与风、天空以及星辰相协调的精灵音乐家的曲调。我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被拖进了圆形的舞队中,在狂野中迷失了自己。
我在早晨被露珠的滴落唤醒。虽然我发誓我就是在之前晚上举行庆典的同一个地方,但我没有找到除了我以外在夜晚的空地上的任何人的痕迹。
                                -埃里克 叶行者,人类游侠



在这一章节中将综合地叙述关于各种精灵的癖好倾向。注意这些东西对于所有的精灵的社会并非绝对的;灰精灵和卓尔并不与绝大多数的其他精灵一样有着特别大的可以利用的自由空间。尽管灰精灵并不像卓尔一样邪恶,但他们的社会中的活动是小心而受限的。灰精灵在本质与阵营上,比起混乱更倾向于变得更加守序,因此个体的自由的价值与其他的精灵可能并不一样。类似的,在卓尔本质上混乱的同时,他们会残忍地碾碎任何展现出来自由意志。
因为这两个精灵亚种与他们同族之间严重的世界观差异,下列的许多描述都仅对水精灵,高等精灵以及木精灵生效。这里可能存在例外(一个善良卓尔的城市或一个拒绝阶级社会的灰精灵国度),但是这些都将是极其稀有的。
一般来说,绝大多数精灵都是所有拥护个人主义观点的善良之理念者的缩影。他们相信单独的专心致力于使得世界更加美好的强大个体,比起整个无力的社会来决定去做同样的一件事要好得多。精灵们为了善良而寻求尽其所能地变得强大。
在精灵社会中没有基于性别的歧视。雌性精灵被认为基本等同于雄性精灵——在所有的事物与所有的方面上都如此。经常性的,精灵女性会因为力量,名望,以及荣耀而地位得到提升。至少有半数的精灵传奇故事是以雌性英雄为中心,且历史上精灵女王的数量超过国王。相比起任意的其他种族,精灵承认女人的价值与她们的全部潜力。


精灵的语言

精灵的语言流畅而富有旋律,像音符一般对听者是一种享受。这些细微的差别与旋律轻快的声调的结合使得精灵语成为了一种令人愉快的语言。即使是卓尔精灵语也是一种充满了黑暗秘密的充满魅力的语言。
当由非精灵来使用时,精灵语似乎会变得很奇怪,尽管这很难去准确地定义为什么会这样。精灵们知道这是因为精灵语中的微妙内在只有他们(或是通过使用魔法来表达)能够完整地转化。精灵们因为他们敏锐的听力,分辨得出他们的舌头表达出的额外的讯息,一种说话者所希望传达的情绪。
因为这种隐蔽的特性,精灵们可以在一次谈话中进行另一种沟通交流。语言中的微妙之处与可以利用的细微差异允许精灵们在完全不同的讨论中传达信息,当然,这不能是困难或复杂的信息。这项能力同样允许精灵们在一个懂得精灵语的人类面前传达信息给另外一个精灵,这也是精灵能够成为优秀的间谍的一个原因。他们能够通过无关紧要的讲话来传达至关重要的信息给别的精灵。没有谁可以不通过魔法的帮助来听懂识别他们对话中的额外信息。
精灵的语言所涉及到的这些复杂结构延伸到了给儿童的取名上。精灵的名字,都是非常独特的,尽管它们通常听起来有几分相似。没有两个精灵会分享同样的名字,除非是故意这么做,对太过个人主义精灵来说,根本不会考虑给他们的孩子取完全相同的名字。
精灵们更喜欢像是风穿过树木一般从舌头溢出的名字。发出咝音与“th”的听起来很常见,如同其他的温和的辅音。偶尔,为了增加名字的趣味,精灵们会使之包含一个硬钝的辅音,比如“k”或“t”。总之,他们更喜欢使名字保持流畅与旋律,如同他们的语言一样。

生计

精灵绝大多数都是通过能够使得他们高兴满意的手艺来赚取他们的生计。通常,是有利于整个社区的东西。有时候这些商品会被拿去与人类交换各种人造器具,而更多情况下,这些物品会留在精灵社区里。
因为精灵对于金钱的需求不如人类的程度,他们的家庭生活很少需要为下一顿饭而担心。只要他们生产对他们的社区有价值的东西(而且也许即使它们没有价值),其他的精灵们就会帮助他们。给予短暂的笑料或欢笑来使得其他人愉快将会得到悠闲随和的精灵们足够多的报酬。
实际上在最严苛的冬天与最干旱的夏天,也有足以满足所有精灵的物资。因为他们如此紧密地与自然联系在一起,他们知道恶劣的季节何时在酝酿,因此计划好在之前就满足到了这类糟糕时节的需求。

典礼

精灵们有着大量的节日来减轻岁月带来的负担。他们制造了许多理由来庆祝生命——是如此的多,实际上,其他种族有时会推断精灵除了参加欢宴以外不做任何事。当然,这并不是真的,但是他们确实有着比例失调数量的庆典——尤其是和矮人比较时。
尽管精灵们比起复杂的典礼更喜欢单纯的狂欢,但是在他们的生命中也有着很多他们感觉需要更加正式、严肃的仪式的时候。代表性的便是精灵诸神的祭司所主持的那类仪式。他们履行着仪式的职责,将需要的适当的敬意与庄严徐徐带入仪式中。
因为精灵们有着如此漫长的生命,庆祝的仪式在每个村庄与城市都同样的独一无二。虽然不同,但是所有的仪式都是基于传统的精灵的生命中的里程碑并保持着如此相似的氛围。这些事件包括诞生,成年,婚姻,前往阿梵纳丝(见第七章),以及血誓。

庆生

由于精灵的儿童很少(或者说是远比人类的儿童要少得多),一个精灵的诞生是一件值得重大庆祝的事。诞生永远都是重大的喜悦的时刻。村庄的居民会非常慷慨,丢开当天的工作来与婴儿的父母欢庆。
在两年的孕期之后,精灵女性乐意于庆祝她们负担的减轻。她们高兴地加入节庆炫耀她们的新生儿。这类庆祝的典型会持续几天并决定了婴儿的取名。这一秘密的名字只有这个精灵,他或她的父母,以及主持仪式的祭司知道。然而知晓这一名字并不会将精灵的力量交托,当一个精灵揭露他或她的真名时,这象征着爱与敬重。
家族与父母的密友会在精灵孩童诞生时给予礼物与祝福。这类礼物通常对这个精灵有着持久的效果,帮助婴儿远离平凡。一个孩子被赋予了与龙交谈的能力;她后来在她防止她的村庄与一个居住在附近的绿龙巢穴之间的战争时使用这一天赋获得了巨大的优势。另一个孩子则被赋予了能力总是知道谁对他撒谎了。

到达成年

成年礼在许多文化中很常见,精灵也不例外。当精灵们达到110岁时,他们被认为是年轻人,拥有了所有的自由与需要承担的义务。他们不再与他们的父母居住在一个房子里,这也是展现他们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前路的时候了。
精灵的家族举办一场仪式来正式地宣布这个年轻的精灵进入了成年。新的成人会获得礼物——绝大多数都是冒险用途的物件,如果他们有这个倾向。年长的精灵用他们过往的故事来款待子女,并祝福那些追随他们脚步的年轻人幸运。
如果新的成人并不倾向于冒险生活,他们会得到他们选择的行业的工具与他们自己的房子。从此刻开始,他们将开始他们自己的生活,与其他的精灵一起工作来使得生活中充满快乐和喜悦。

婚姻庆典

婚姻是精灵们之间的一件大喜事,这一结合象征着精灵种族的延续。那些杀死已定婚者破坏这种仪式的人将获得精灵一族永远的仇恨,且精灵将永世猎杀这类凶手和凶手的亲属。比起短寿种族,对精灵来说婚姻是稀罕的事件,且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比亵渎这一仪式的圣洁更加危险。有时候婚礼存在秘密协议或是为了其他的政治意图,但是更多时候是通过爱情使得精灵们来到婚姻的地步。
精灵之间的婚姻持续到配偶一方的死亡。(至少三千年来只有一例已知的离婚,且那是发生在两个极端固执己见的灰精灵之间。)精灵在配偶死亡后极少寻找新的配偶。他们的誓言的约束远胜信誉;他们彼此的精魄与心脏结合在一起。通过进行这一步骤,许多精灵放弃了一些他们的个人主义的权衡。常常,只有最热烈衷心的爱侣会选择婚姻之路;其他的更喜欢不那么正式的布置。
婚姻仪式自己便是最典型的正式的活动(尽管也可以变得如这对爱侣所喜欢的不那么正式的样子),且由哈娜莉·瑟拉妮尔的祭司来主持。这些祭司自己在这一仪式上除了作为见证者以外没有其他用处,由这对配偶自行进行典礼与结合的誓言。
在精灵的真爱婚姻中,誓言将爱恋的双方的精魄约束在了一起,允许他们进入彼此的内心。这是精灵能力的共融的一种形式。结婚的精灵变得完全能够意识到他们的配偶的需求与情感,允许他们预料与满足这些需求。他们并不能意识到另一方准确的想法。
因为精灵通过幻想重新体验了他们的过往,这些情境使得一个精灵对另一个精灵来说永远新奇。因此,精灵很少失去爱情。只有极其严重的悲剧与不贞会撕裂结合的精灵。尽管他们可能会有争论甚至打斗,他们会继续彼此相爱。
但是精灵也可能会渐渐厌倦配偶,即使这个时候他们精神上已经被结合在一起,已经变得比任何非精灵所能想象的还要更加亲密也是如此。精灵们在经过无感后重新点燃激情与爱恋的火花。为了增长时间,精灵的婚姻中的一个配偶将分居;这允许精灵彼此获得时间以使得他们可能渐渐回到个人主义的形态。当两者再次结合,他们将沐浴在完美的爱恋与彼此的感情中。
精灵同样会倾向于花时间远离他们的爱侣来使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得更加珍贵。毕竟,并没有多少确信的方法能比起消耗数以百年的时间来陪伴他或她更容易地厌烦一个人。时间允许他们思考彼此的关系,体验新的东西来和他们的配偶分享,以此来保持婚姻的新鲜与活力。

血誓

精灵并非永远和平的民族。如果他们或他们的朋友遭受了痛苦的凌辱或伤害,他们发下复仇的神圣誓言——一场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执行的仪式。当他们发下这种可怕的许诺,他们放弃所有的其他娱乐来寻求惩罚。精灵们理解这种誓言并将这复仇的精灵从他或她的工作中解放。
这些复仇的精灵穷追直至抓获冒犯者进行某种形式的复仇,使其对辱骂或一些更加严峻之事诚挚地道歉。典型的,为被伤害的精灵服务一段时间足够满足这一誓言。然而,在某些情况下没有什么比死亡更能满足血誓的要求。

精灵的圣日

每一天对精灵来说都是庆典的一天;他们对于音乐,诗句,以及歌谣的爱与节日的气氛渗透在他们的生活中。然而,有一些精灵们传统纪念的特定的日子。这些庆典,不论其仪式(或也可能就是因为它们),都预定了一年里绝大多数的日子。
自然而然的,这些日子都附有着特殊的意义,在精灵们的心中有着痕迹的大事件。之后列出的是精灵每年庆祝的主要节日,尽管这并不意味着完全。每一场精灵的聚会都将有着下方之外的另外的其他庆典,每一个都有着它自己独一无二的仪式。被提到的圣日按时间顺序排列。

岁潮:岁潮在冬至日期间举行,标示着秋天带来的死亡的终结。在此期间,精灵们相信大地在她躺在她的雪毯之下的时候得到了净化。实际上在那些太阳未升起的地方,雪永远地铺在陆地上,冬至日被视为新旧一年的更替。
精灵在一年过去而新的一年到来的时候以安静的冥想来庆祝岁潮。他们注意到人类的做法是以盛宴和野蛮地喝酒到不省人事的方式来迎接新年——这是无法真正地理解时间流逝意义的人的标志。

妖精幸运日:这是在早春精灵与他们的远亲——皮克精,小矮精,等等——一起庆祝的日子。精灵太频繁地忘记他们与这些其他种族的亲属关系,这个节日便是提醒他们所有他们的联系。这是一个恶作剧与嬉戏玩乐的日子,参与者们尝试通过消费他人的行为来展现自己的聪明机灵。这些游戏永远都是不激烈的;他们划定了界限防止对某人的自尊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春之祭典:尽管冬天被视为一年的转折点,但是和煦的春分(春天)在精灵中间代表了生育的时节,在这一季节要参与到浪漫与歌谣中。精灵在舞蹈与歌唱中度过春分的一周,除了嬉戏不想任何事。所有重要的决定和行动都要延迟到这周结束。这是一年中绝大部分夫妇在婚姻中结合或宣布他们已经婚约的时候。

久远日:久远日是精灵的创始的庆典,这一传统来自柯瑞隆·拉瑞斯安与格乌什·独眼的传说的战争。这一圣日用于提醒精灵他们的敌人的存在。在夏分夜晚举行的久远日是一个完美的精灵猎杀兽人的借口。在夜晚的猎杀中,精灵用黑曜石匕首划伤他们自己并让他们的血滴落到大地之中,模仿那让他们的存在诞生的流血。他们之后从他们的家园突然猛扑出去并杀死它们能在这一晚找到的所有的兽人。

秋之祭典:如同春之祭典是为了纪念生辰,秋之祭典则是为了纪念死亡。在秋分期间举行,秋之祭典有一周长的时间让精灵们去沉思那些去到阿梵纳丝,在死亡的瞬间实际上获得了近乎不朽的生命的他们的始祖的精魄。
与其他种族不同,精灵并不是以嬉戏来回避直面死亡,因为他们觉得死亡仅仅是在生命中通往另一个不同的状态。这一年的绝大多数重要的责任与绝大多数困难的决议都将在秋之祭典期间达成。精灵的国王与女王在这段时间会列席审判听取任何的死刑案件。
红发的雅灵穿过了99个不同的世界,在每个世界登上了99座不同的高山,她一共采集了99种不同颜色的花朵。这些花朵的花蜜所酿出的无色之水用了99年汇聚成一个小瓶中的酒。
在第100年的到来之际,她将酒杯递给了缇坦妮娅,妖精之女王。耀目的夏日太阳饮下了酒,于是花朵绽放,树根腾起。

大树的阴影之下,影妖精们的女王在一个花苞中如婴儿一样抱膝沉睡,而复活她的力量是纯洁的阳光,是洁净的清水,没有丝毫不洁。而后是无头的复仇骑士,而后是每一个被囚禁于暗影中不得脱困的影妖精。

“到我们的新家去吧。”新的妖精领主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牵过他们的手。

妖精领主,德拉诺菲尔德,与她签订契约的邪术师们只得到了来自他们宗主的一个命令:让不洁的生物从大地之上根除。
她并不善良,所有没能完成任务的苟且偷生之徒变成了在她的花园中起舞的草人。
她并不邪恶,因为不洁的怪物而丧失家人的孩童、老者会得到花瓣的庇护。
她坐在妖精荒原的邪恶神殿中,看守着光与暗的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