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红楼 / 2月19日短团开团贴
« 最新帖子 由 空山鸣 今天20:24:46 »
建卡相关:

角色起始1级,购点20点,初始资金按职业掷骰。
盗贼或其他拥有寻找陷阱职业能力的职业,起始拥有一套盗贼工具。施法职业,没有施法免材专长的话,免费获得一个施法材料包。
禁止使用科技物品与火器相关职业、能力、法术、专长与物品。
禁止异能相关职业、能力、法术、专长。
本次冒险不会升级

人物卡在下方跟帖,人物形象请与数据卡吻合
2
星尘的龙窝 / 2.鲨羽深渊突袭、目的地是吉高
« 最新帖子 由 \星尘/ 今天20:20:08 »
2.鲨羽深渊突袭、目的地是吉高


深入深渊、转化者
剧透 -   :
<星尘> 当逐浪者号驶向下一个目的地时,海鸥在大船的身后尖叫和追逐。夜幕笼罩着整个航线,船员们只能依靠星星的光芒来指引方向
<星尘> 你们为突袭鲨羽深渊的作战修整,直到被逐浪者号船员博思的声音从睡梦中唤醒
<星尘> “醒醒,旅行者!鲨羽深渊!我们到了!”
<梅露辛> 这个时候梅露辛还睡在一个独特的地方。她用一张渔网从船舷垂到水下,然后在水下抱着尾巴呼呼大睡。
<九十九番> 立马睁开眼睛,“九十九时刻保持着清醒状态,即刻开始侦查。”
<梅露辛> “咕嘟咕嘟咕嘟……”
<星尘> 大部分船员们正在船右舷看着附近的海浪,黎明的第一缕曙光缓缓从海平面升起。沿着遥远的海岸,你可以看见帕尔马·弗洛拉半岛的大陆部分,它完好无损,但看起来很荒凉,里面的居民大概已经逃离,以防沙华鱼人的再次袭击。船体周围的水域浑浊不堪,只有几块零碎的木片懒懒地漂浮在海面上
<九十九番> 99开始观察打量身边的状况,主要是它想往外看看所谓的深渊
<梅露辛> 她不会打呼噜,只会在水里面时不时吐泡泡。不过周围的水体让她感觉不太好,她在睡梦中 微微皱了皱眉
<星尘> 99的视觉成像模块不足以让它在微软的天光下看清深处的景象
<林间云> 我打个哈欠,眯眼看看外面,“这里看起来好荒凉...”
<维赫勒> “…”虽然并不需要睡觉,但船上的颠簸还是令维赫勒有些困倦
<九十九番> 遗憾的收回视线,99跟着船员们一同站在船右舷上,感受着海风徐徐吹来
<爱乌> 星尘为 船员们的察觉 骰出1D20+2=6+2=8
<梅露辛> 又过了一小会儿,梅露辛似乎终于不太能接受周围浑浊的水体了。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然后拽了拽渔网,看起来就像这张网捞到东西了正在抖一样。
<星尘> 在你们打量着那处所谓的深渊时,逐浪者号的左舷传来一声惨叫
<星尘> “我的腿!”一个趴在船边的村民刚刚逃脱了岛屿沉没的灾难,此时却被一头体型庞大、长着鲨鱼头的怪物拖下了水
<海安> “大家小心!”我连忙提醒其他人。
<九十九番> 九十九试着冲过去拉住它
<海安> 让其他人都远离船舷
<林间云> 我竖起耳朵,听到惨叫声连忙往左侧看去,打量一下左侧海域上的情况。
<梅露辛> 梅露辛从自己睡觉的这个渔网里面游了出来,打算观察一下现在的水底是个什么情况。
<维赫勒> “?”突如其来的惨叫驱散了维赫勒的睡意,维赫勒尝试观察这附近目前是否只有这一只怪物
<星尘> 一小群沙华鱼人正往船上爬,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两头长着粗糙的灰色皮肤、鲨鱼头和肌肉发达的人形的怪物
<海安> 我掏出战锤,过去尝试把那些爬上来的怪物打下去。
<星尘> 三只耳环从甲板下面出现,拦住了海安的动作,她喊道:“冒险者!你们的任务是深入海沟突袭那个祭祀,这群怪物由我们拖住,记住我们的约定!最好把权杖带回来!”
<梅露辛> “咕嘟咕嘟咕嘟……呜!跟我来!”
<梅露辛> 梅露辛从水里冒出一个小小的头,伸出手冲着船上的其他人招呼着。
<九十九番> “……啊,好吧。”九十九跟被叼走的村民挥挥手,随即跳入了水中
<海安> “那你们要小心应战,这些鱼人看起来很危险。”我特别叮嘱了三只耳一声,跟着99跳下海。
<维赫勒> “那么,祝你们好运,也祝我们好运”从船远离怪物的右侧跳入水中
<林间云> 观察过海面上的情况后,我拿出三只耳环之前给的药水喝掉,转到船舱后方绕过怪物下水。
<星尘> 三只耳朵和她的船员对上了奇怪的鲨鱼人与沙林鱼人们,“这片海域没有破浪者号打不下来的人,管好你们自己把”他们暂时拖住了鱼人的进攻
<星尘> 蓝色的药水给予了你们水下呼吸的能力,散发海潮气的液体在胸廓扩散,你们跳入了海沟之中
<星尘> 之前的那起地震将弗洛拉岛拉进了沙华鱼人称之为家的海沟,现在这座被毁坏的岛屿位于海平面以下一百英尺的海沟的一个狭窄角落内,成为了鲨羽深渊天然的屏障
<星尘> 除了梅露辛,其他人并不适应深而湍急的冰冷海流,这对你们来说属于困难地形
<海安> “嘶,这还真是不太习惯。”我有些艰难的在水里划拉。
<星尘> 越过几处海流后,你们看到沉没岛屿的残骸岌岌可危地嵌在海底的海沟中,房屋的骨架依然屹立,村民们的可怕遗骸散落一地,只剩下两个奄奄一息的村民——还算眼熟,那是岸边第一次遇袭遇上的半精灵姑娘,她正惊悚地看着一旁的提夫林小哥
<维赫勒> 即使在药水的作用下得以在水下呼吸,因被彻底浸湿而彻底贴在身上的衣物仍使维赫勒感到些许不适
<九十九番> 九十九直手直脚,僵硬的在洋流中畅游,在看到半精灵姑娘的神色后,也下意识的看向那个提夫林
<星尘> 五名沙华鱼人和几个你们之前与之战斗过的鲨鱼一样的怪物围跪在废墟中间一个戴着华丽头饰的沙华鱼人祭司面前。这个祭司正用一种未知的语言吟唱着什么咒语,她的手中高举着一根闪光的权杖,权杖顶端有一只发光的琥珀色眼睛,在她的声音萦绕下,那个提夫林的皮肤正逐渐变得粗糙而发灰,其单薄的身体缓慢膨胀着
<林间云> 感觉毛都贴在皮肤上了,我有些不适地在水中游动,带着疑惑眯眼观察着眼前的情况,想来这位就是委托的目标了。
<维赫勒> 维赫勒尝试从过往阅读过的关于仪式魔法的资料中辨认提夫林身上发生的变化(申请奥秘
<星尘> 维赫勒骰吧
<九十九番> 九十九则是来不及多想,它一边向祭司艰难游去,一边手指画圈,画出一束火焰射向对方
<爱乌> 维赫勒为 奥秘 骰出1D20+6=8+6=14
<梅露辛> 梅露辛用自己的漂亮尾巴拨开水流向前游动,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同伴们游的都有点慢,所以也没有用她的正常速度往前游,贴心地等等这些地上的旱鸭子。
<星尘> 那个提夫林正被某种魔法转换为怪物,比如旁边的奇怪鲨鱼人
<维赫勒> “如果不想面对一个新的怪物的话,得拦住那个祭司”

一场混战
剧透 -   :
<星尘> 在逐浪者号船员的掩护下,你们突袭了鲨羽深渊,在沉入海底的岛屿掩护之下,是沙华鱼人的祭祀之地
<星尘> 房屋的骨架依然屹立,村民们的可怕遗骸散落一地。五名沙华鱼人和几个你们之前与之战斗过的鲨鱼一样的怪物围跪在废墟中间一个戴着华丽头饰的沙华鱼人面前。鱼人祭司正用一种未知的语言吟唱着什么,她的手中高举着一根闪光的权杖,权杖顶端有一只发光的琥珀色眼睛,在她的咒语声中,最后活着的两个村民正被转化为那种鲨鱼怪物
<张大胆> “呜呜呜”(威胁声)
<星尘> 两个熟悉的沙林鱼人围攻过来
<星尘> 夹击张大胆
<爱乌> 星尘骰出了 4次的结果为 2D20K1+3: [
<爱乌> max{14, 16}+3=19,
<爱乌> max{7, 8}+3=11,
<爱乌> max{19, 7}+3=22,
<爱乌> max{14, 16}+3=19]
<爱乌> 星尘为 穿刺 骰出3D4+3=(3+4+1)+3=11
<星尘> 海安,随后是维赫勒的回合
<海安> 我一手握住圣徽,另一手触摸狗子,给他一个一环疗伤奶一口。
<张大胆> 大狗狗摇了摇尾巴表示感谢
<爱乌> 海安骰出了 1D8+4=7+4=11
<海安> 过
<张大胆> “呜呜汪!”(谢谢大树!)
<星尘> 沙华鱼人的穿刺伤还没流血就被海安治愈,这让远处鲨鱼脑袋怪物的躁动短暂停息
<星尘> 维赫勒的回合
<张大胆> 5是我,1和9是对角
<张大胆> 3和7是对角
<维赫勒> 对右边突进的鱼人使用塔莎狂笑术,使其觉得它为祭司服务的行为极为荒谬
<爱乌> 星尘为 豁 骰出1D20+1=8+1=9
<星尘> 它狂笑着倒在地上
<维赫勒> 趁着鱼人陷入失能,左2,离开鱼人攻击范围
<维赫勒> 结束回合
<星尘> 四只鱼人将你们围了起来,拖延着时间
<爱乌> 星尘骰出了 4次的结果为 1D20+3: [
<爱乌> 10+3=13,
<爱乌> 17+3=20,
<爱乌> 13+3=16,
<爱乌> 5+3=8]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4+1=4+1=5
<星尘> 林间云挨了一叉
<星尘> 张大胆的回合
<张大胆> 右胯一步,变狗
<张大胆> 尽量不挤到队友
<张大胆> 变在这里
<张大胆> 附赠动作进入兽化者狂暴
<张大胆> end
<星尘> 一个鱼人冲向巨狼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20+3=6+3=9
<星尘> 鲨鱼怪顺着血腥味直接顶走了两头鱼人(可以借机),血盆大口咬向流血中的林间云
<爱乌> 九十九为 左右 骰出1D2=2
<九十九番> 九十九见到巨鱼袭了过来,第一反应是用连枷击打向那个措手不及被顶开的鱼人。
<九十九番> “九十九申请集中攻击。”
<林间云> 见鲨鱼头冲来顶开了鱼人,我趁机挥出刺剑,顺势直击左侧的鱼人。
<爱乌> 九十九骰出了 1D20+6=10+6=16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1D20+4=16+4=20
<爱乌> 九十九骰出了 1D8+4=6+4=10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1D8+4=7+4=11
<爱乌> 星尘为 鲨鱼头 骰出2D20K1+5=max{8, 15}+5=20
<星尘> 九九和林间云合击劈开了一头鱼人,鲨鱼头觅着血腥味啃过去
<维赫勒> 发现鲨鱼的攻击意图后,维赫勒尝试将鲨鱼的攻击牵引向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林间云
<星尘> 在利齿即将咬到的时候,时间短暂回流
<爱乌> 星尘骰出了 2D20K1+5=max{4, 19}+5=24 没到20呢,略略略略略!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8+4=7+4=11
<张大胆> 大狗狗物伤其类地呜了两声
<星尘> 九九番的回合,随后是林间云
<维赫勒> 这只鲨鱼被另一条时间系上的林间云吸引,但相应的,另一条时间系上的鲨鱼也因为维赫勒的举动而对这里的林间云产生了兴趣
<星尘> 鲨鱼头咬的更准了
<林间云> 还没来得及出击就遭了两下攻击,我捂着伤口流汗。
<星尘> 祭祀手中的权杖萦绕着噼里啪啦的电光
<九十九番> 九十九大脑进行了一番复杂的计算,他决定先绕到大鱼的身后,同队友林间云进行一次夹击
<九十九番> 随即他再继续向前移动
<爱乌> 九十九骰出了 2D20K1+6=max{3, 10}+6=16
<爱乌> 九十九骰出了 1D8+4=3+4=7
<星尘> 这么大的鲨鱼头就像是活靶子,不过它皮糙肉厚
<星尘> 林间云的回合
<林间云> 我首先对着面前的鲨鱼头补上一剑,随后凭借自身的灵巧快速向右侧撤离,躲闪开鱼人的攻击。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1D20+6=14+6=20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1D8+4=7+4=11
<星尘> 那祭祀权杖遥指,一团漆黑的球体【魔法性的黑暗】在冒险者们中炸开,而来源自深海的阴冷在其中扩散
<爱乌> 星尘为 当其中的生物回合开始时 骰出6
<星尘> 寒流从梅露辛的鳞片间渗入体内,6点冰冻伤害
<星尘> 梅露辛的回合
<梅露辛> 虽然还处于黑暗中但敏锐的梅露辛是可以看穿一切的!
<梅露辛> 梅露辛甩着自己灵活漂亮的大尾巴向那位大祭司放出了汹涌的波涛!
<爱乌> 梅露辛骰出了 1D20+5=17+5=22
<爱乌> 梅露辛骰出了 1D10+3+1D6=(4+3)+6=13
<星尘> 祭祀打了个踉跄,进行中的转化顿时中断
<星尘> 鲨鱼头继续追着血腥味咬过去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20+5=16+5=21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8+3=1+3=4
<星尘> 林间云倒地
<爱乌> 星尘为 豁 骰出1D20+1=18+1=19
<星尘> 被狂笑术影响的鱼人站起,另外一头鱼人挥矛刺向白狼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20+3=1+3=4 天呐…..别怪我呀!我又不是故意的!想小心些实在是太难了……不是我不想,是我真的做不到!
<张大胆> 白狼看了看这个憨批,打了个响鼻
<星尘> 海安与维赫勒的回合
<星尘> 黑色球体中的寒气几乎渗入骨髓
<海安> 我高举圣徽,引导永恒之光的神力,施展暮光圣域。
<星尘> 圣域的光芒被法术吸收,但拉克桑的力量并未受到影响
<维赫勒> 下1左5离开寒流范围,随即召来天堂之光打击眼前的邪恶祭司(路尼亚之光)。天堂之光即使在冰冷的海底也能基于冒险者们温暖和力量,不过对他们的敌人们来说就未必了。
<海安> 回合结束的时候我给自己一个临时生命
<爱乌> 海安为 临时生命 骰出1D6+2=1+2=3
<爱乌> 维赫勒骰出了 1D20+6=3+6=9
<维赫勒> 维赫勒大约没有考虑水体对光线折射率的影响,因而打歪了
<星尘> 祭祀尖叫起来,命令一头鱼人回来守护自己
<维赫勒> 毕竟对一个刚从坟头爬出来没有经历过海战的老家伙来说,测定海水折射率这件事有点过于久远了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20+3=13+3=16
<星尘> 不过鱼人打不穿九九的防御
<九十九番> 九十九对鱼人和祭司扬起了一个机械性的微笑
<张大胆> 大胆儿饿了,所以一口咬向了那只残血大鲨鱼
<爱乌> 张大胆骰出了 2D20K1+4=max{6, 3}+4=10
<星尘> 白狼喝了一大口海水
<张大胆> 附赠动作再打一爪子吧
<爱乌> 张大胆骰出了 2D20K1+7=max{8, 16}+7=23
<爱乌> 张大胆骰出了 1D6+5=6+5=11
<星尘> 一鱼人叉向白狼,一鲨鱼头跟着咬上去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20+3=9+3=12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20+5=11+5=16
<海安> 大狼结束回合的时候我给他加个临时生命
<爱乌> 海安骰出了 1D6+2=6+2=8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8+3=5+3=8
<星尘> 九九番的回合
<九十九番> 九十九绕开鱼人,不管不顾的对祭司进行追击
<爱乌> 九十九骰出了 1D20+6=6+6=12
<九十九番> 九十九轻轻“啧”了一声,他对这个施法者接下来的手段严阵以待,系统开始飞速的运算,基本无视了一旁的鱼人
<九十九番> end
<维赫勒> 维赫勒短暂回溯时间,使99有修正攻击轨迹的机会
<星尘> 萦绕在祭祀旁的电光越发强盛
<爱乌> 九十九为 求求你给力一点 骰出1D20+6=8+6=14
<爱乌> 九十九骰出了 1D8+4=2+4=6
<星尘> 电光涌向了九九
<九十九番> 元素吸收
<星尘> 九九骰一个敏捷豁免
<爱乌> 九十九骰出了 1D20+3=19+3=22 没到20呢,略略略略略!
<星尘> 机关人启动了环境自适应模块,雷电被吸收了大部分
<爱乌> 星尘为 雷鸣 骰出2D10=4+4=8
<星尘> 林间云死亡豁免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1D20=10
<九十九番> 九十九下意识用起了他前不久得到的神秘力量,少许电流的控制权被他夺去,缠绕在他的武器上。而剩下的雷电则让九十九拿着武器的手臂变得焦黑
<星尘> 祭祀的身边爆发出巨大的声响,随后是汹涌的波涛
<星尘> 九九番体质豁免
<爱乌> 九十九骰出了 1D20+6=6+6=12
<爱乌> 星尘为 鱼人豁免 骰出1D20=18
<爱乌> 星尘骰出了 3D8=7+6+2=15
<星尘> 祭祀以自身为圆心爆发的轰鸣将九九送入了鲨鱼头的嘴边【10尺击退】
<星尘> 梅露辛的回合
<梅露辛> 梅露辛站在原地轻轻唱起了歌,空灵的歌声中似是带着海洋的呼唤,她在呼唤这片海真正的主人给予她的力量。
<爱乌> 梅露辛骰出了 1D20+5=6+5=11
<爱乌> 梅露辛骰出了 1D20+5=7+5=12
<九十九番> “真糟糕。”九十九皱起眉头,他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应对,只好将自己系统内部的大部分报错提醒关闭。这下不止是武器在发电了,九十九自身也开始轻微的漏电
<星尘> 似乎梅露辛的主人对这片不管事
<星尘> 鲨鱼头很高兴自己的主人把食物送到嘴边,虽然壳子邦邦硬
<爱乌> 星尘骰出了 2D20K1+5=max{12, 11}+5=17
<海安> 给梅露辛上个临时生命
<爱乌> 海安骰出了 1D6+2=1+2=3
<星尘> 鱼人调整位置,一个夹击白狼,一个刺向攻击祭祀的梅露辛
<爱乌> 星尘骰出了 2D20K1+3=max{19, 5}+3=22 没到20呢,略略略略略!
<爱乌> 星尘骰出了 1D20+3=17+3=20
<爱乌> 星尘骰出了 2次的结果为 1D4+1: [
<爱乌> 4+1=5,
<爱乌> 2+1=3]
<张大胆> 白狼交变狼 变回人形
<星尘> 海安,随后是维赫勒的回合
<海安> 我往旁边走,离开黑暗术范围
<爱乌> 星尘骰出了 2D6=3+2=5
<海安> 然后遥遥给倒地的猫一个治愈真言
<爱乌> 海安骰出了 1D4+4=2+4=6
<林间云> “谢谢喵。”我被拉起来了,对海安表示感谢。
<海安> 然后对着远处的祭司来一下圣火术
<爱乌> 星尘为 豁 骰出1D20=13
<爱乌> 海安骰出了 1D8=7
<星尘> 祭祀被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吞没,手中的权杖落在地上,上面的几处符文崩解,但仍然被电光萦绕着
<星尘> 鲨鱼头们的灰色皮肤在水中快速溶解着
<九十九番> “精彩的施法。”九十九在鲨鱼嘴一旁称赞道
<星尘> 维赫勒的回合
<维赫勒> 维赫勒利用战斗的间隙简单测定了海水的折射率,并判断了火焰在海水中传导的衰减率,向最靠近的鱼人射出火焰箭
<海安> “多谢你的夸奖。”我谦虚的表示
<爱乌> 维赫勒骰出了 1D20+6=11+6=17
<爱乌> 维赫勒骰出了 1D10=2
<张大胆> “呜呜呜!”
<维赫勒> 随即向其投入剩下的天堂之光
<爱乌> 维赫勒为 折射率算得准吗 骰出1D20+6=9+6=15
<星尘> 鱼人们见祭祀死去,咒骂着决定拼一死战
<张大胆>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害怕火的大胆儿哭哭
<爱乌> 维赫勒骰出了 2D6=2+5=7
<星尘> 张大胆的回合
<维赫勒> 虽然时间有些仓促,但对维赫勒来说简单测量一些物理常数也完全来得及
<海安> 在维赫勒回合结束的时候给维赫勒一个临时生命
<爱乌> 海安骰出了 1D6+2=3+2=5
<张大胆> 大胆儿亮了一下自己的獠牙,决定打自己正前方那个鱼人
<张大胆> 大胆儿看他不爽很久了
<爱乌> 张大胆骰出了 2D20+7=(1+4)+7=12
<张大胆> 应该是全都没中
<张大胆> 我真服了
<海安> 草
<张大胆> 灿烂的火焰在大胆的剑上浮现
<星尘> 鱼人因为过于气愤失去了防守的意识,把要害送到了张大胆的身边
<爱乌> 张大胆骰出了 3D8+5=(6+1+5)+5=17
<星尘> 它被劈飞,身体在水中土崩瓦解
<张大胆> “嗷呜!!”
<星尘> 九九番,林间云,梅露辛一人一轮补刀吧
<张大胆> 大胆儿终于出了一口挨一宿揍的闷气,长啸了一声,并且憋住了“汪”声
<爱乌> 九十九骰出了 2D20K1+6=max{14, 16}+6=22
<爱乌> 九十九为 哈哈,看个好看的数字 骰出1D8+4+1D6=(2+4)+6=12
<九十九番> 九十九将武器更换到左臂,狠狠朝着鱼人砸下
<星尘> 鱼人被连枷砸扁了脑袋
<星尘> 林间云的回合
<林间云> 我迅速向左侧移动后挥剑,直击鱼人双目。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2D20K1+6=max{3, 20}+6=26 美妙的事情,发生在美妙的英雄身上!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2D8+4+1D6=((6+2)+4)+6=18
<星尘> 梅露辛补刀
<星尘> 鱼人开始大出血,染红了周围的海水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1D6=1
<梅露辛> 梅露辛晃悠着尾巴,感觉很痛,所以很生气。她没有停下歌唱,而触手也再一次发起了攻击
<爱乌> 梅露辛骰出了 1D20+5=9+5=14
<爱乌> 梅露辛骰出了 1D10+3=5+3=8
<星尘> 最后一个鱼人被抽死了
<星尘> 战斗结束

善后、酬劳
剧透 -   :
<梅露辛> 鱼鱼的漂亮尾巴在水里一甩一甩的,她感觉好痛,不过看起来还有更主要治疗的其他队友。
<林间云> 见最后一个鱼人倒下,我方才松了一口气,收起剑后环视一圈战场,轻划到祭司原先的位置找找权杖。
<星尘> 你们击杀了这一群危险的鱼人,那两个倒霉的村民(鲨鱼猎手)并未被祭祀转化,当她的咒语中断时,灰色的硬皮便逐渐消退了
<维赫勒> “……我有一种预感,以后会有很多发生在水下的战斗。”维赫勒看到有些模样凄惨的队友,略有感慨
<海安> “看起来结束了。”我松了口气,划拉到祭司那边找那根权杖。
<九十九番> 九十九内部自检测了一番他的损坏程度,赞同的点点头:“幸好我在水下不会爆炸。”
<张大胆> 大狗狗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舔自己的伤口去了
<张大胆> 一边舔一边哭哭
<林间云> “我可不喜欢水。”不耐烦地摇着尾巴,去找任务目标。
<九十九番> 他席地而坐,开始将更多的算力分配给体内的微型纳米修复造物。
<星尘> 这是一柄精金权杖,其顶端有一个发光的水晶眼睛,周围环绕着微弱的电光,安分地被握在斑猫人的手中
<梅露辛> 梅露辛停下了自己的轻声吟唱,晃晃尾巴游了出去,她也要帮忙找一下权杖。尾巴在水中似乎闪着光。
<维赫勒> “看来我下次要换一个能在水下行动的魔宠了”由于蝙蝠没有喝药水,所以拒绝和法师一起进入水下
<星尘> 林间云可以骰个奥秘
<林间云> 我饶有兴致地观察一下这柄权杖,“反正船长会处理,带回去就好了吧。”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1D20=9
<林间云> 看不懂,我要捧着给古董老爷爷看。
<星尘> 维赫勒最后骰一次吧
<维赫勒> “看到这个手杖,我总能想到那个时候有不少人说放生50°电可以收获一筐鱼”
<爱乌> 维赫勒骰出了 1D20+6=17+6=23
<林间云> 我打个喷嚏,好冷的海水。
<九十九番> “是么?真巧,我那时还有同伴特地开发了自己的放电功能,可惜他们之后都损坏到无法修复的程度了。”
<海安> “不如我们先上去再看吧,海底总是让我有点冷。”
<九十九番> 九十九有些感慨的跟了一句,他觉得坐在这有些浪费自己的算力,又站了起来,开始去摸那些死鱼人的尸
<维赫勒> “唔…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个法杖充分显示了海水是电的不良导体。”虽然似乎不太符合物理学,但维赫勒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梅露辛> “听起来怪怪的…不过我们应该不用弄明白这个权杖可以干什么吧。”
<九十九番> “今天我们交战的鱼人也喜欢放电。”
<星尘> 根据之前战斗中的表现,法师认为权杖蕴含的雷电力量能在其主人收到攻击时把电流送过去,但这需要主人的操控,同时,上面的几个符文的破损显示着这件魔法物品遭到了永久性的损伤,但或许其聚能模块还能用
<梅露辛> 梅露辛游了回来,悬浮在水中,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尾巴,尾鳍还时不时抖一抖
<维赫勒> “因为海水是电的不良导体,所以它们在操控电流的时候可以将电精准释放到它们想要的位置,否则在传递过程中,电流就已经扩散到整篇海域了。”
<梅露辛> “原来是这样。”
<林间云> “那就带回去吧。”听了两句老爷爷的解释我已经迅速失去了兴趣,转回去把角落里的狗狗拎出来。
<梅露辛> 梅露辛认真地点了点头,湿漉漉的双眼似乎闪着光,心想这个大哥哥好厉害喔这都知道。
<维赫勒> “不过如果水下没什么别的东西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吧…水下确实有点冷。”老爷爷被胸口的黑丝勒得有点闷
<海安> 我挠了挠头,显然对维赫勒说的不太了解。“总之听起来是很强的东西?”
<林间云> 我游回去看看那两个村民还好吗。
<张大胆> #被拎出来
<九十九番> “我的数据库中没有储备这类的知识,真遗憾,希望搭载了这个功能的同伴们能在其他地方找到发电的机会。”
<星尘> 两个村民已经晕了
<张大胆> #抓着猫猫的尾巴到处乱跑
<星尘> 斑猫人船长在上面正等着,她看到你们手中握着的权杖,迎上去道,“真能干!那么这根权杖你们要不要?”
<林间云> “他们好像已经晕了,带回船上吧。”把尾巴收回来,把人塞给狗狗。
<维赫勒> “我记得之前商量好了,您帮我们处理这根魔杖”
<九十九番> 在检查完尸体,并且似乎一无所获后,九十九暗中悄悄撇了撇嘴,跟着同伴们游了回去
<海安> 我爬上船,甩干身上的水。“看起来你们也没事,真是太好了。”
<梅露辛> 即将回到水面的时候,梅露辛从水中一跃而起,借助在水中的加速跳到了很高的距离,然后在半空中变出双腿斜斜地落在船舷的边缘
<张大胆> 力气大的狗狗背着晕倒的家伙跳上了船
<张大胆> “嗷呜!”
<梅露辛> “我超厉害的!”
<林间云> “没兴趣,麻烦您处理吧。”我也看不出个什么究竟便失去了兴致,爬回船上甩着身上的水,“回到地板上的感觉真好。”
<张大胆> “俺也一样”
<林间云> 我给她鼓鼓掌。
<张大胆> “那我呢”
<张大胆> 戳戳猫猫
<张大胆> “我也很厉害的”
<张大胆> 点头
<九十九番> 给梅露辛鼓鼓掌,又摸了摸张大胆的头发
<张大胆> 摇了摇脑袋
<张大胆> 开心地蹭了蹭铁人的手
<林间云> “狗狗也好厉害。”我敷衍鼓掌。
<张大胆> 有点咯脑袋
<维赫勒> “我们并不需要这根法杖,您帮我们处理了吧,就按照我们之前商定的价钱。”
<张大胆> 大狗狗感觉猫猫在糊弄事,朝猫猫呲了呲牙
<九十九番> 九十九将自己另一条健在且运转良好的胳膊伸了过去,“狼小姐,你在这次战斗中吸引了大部分敌人的注意,不然也许我就倒下了。”
<九十九番> “我得感谢你,但我现在很穷……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拿我的胳膊当磨牙棒。”
<张大胆> 但是因为能玩到猫猫的尾巴,所以决定算了
<梅露辛> “而且看起来已经坏掉了。”
<张大胆> “呜汪!谢谢铁人儿姐!不过我不需要磨牙棒!我一会找个骨头啃就行!谢谢!”
<星尘> 三只耳环收回了那件破损的魔法物品,“我们下一个目的地是吉高...船会在那边停歇一阵时间进行补给”
<张大胆> 大狗狗朝铁人晃了晃尾巴
<张大胆> 然后蹭蹭
<维赫勒> “希望这次行动的收益足够补充我们接下来必要的花费”

吉高、新目的地
剧透 -   :
<九十九番> “我不是姐姐哟,铁人是无性的。”九十九遗憾的收回自己的胳膊,他本想暗中比较一下狼的咬合力与自己身体的硬度,“接下来也请你多多发光发热,有劳了,狼小姐。”
<星尘> “算算日子,到吉高的时候正好是一年一度的功业节期间...如果你们想放松一番,我是相当推荐去那座城市看看的”
<张大胆> “有肉吃我就去”
<梅露辛> “听起来好厉害,是陆地上的庆典吗?”
<林间云> “节日?”我眼前一亮,“听起来很有趣嘛,这个是什么节?”
<九十九番> “那是什么节日?”
<张大胆> 戳戳猫猫
<梅露辛> 梅露辛轻盈地从船舷上落下,踮起脚站在一边。她并不总是把腿藏起来,出于她的宗主的一些特别要求。
<九十九番> 前半生几乎99.9%的时间都在战场上的九十九对这些与他无关的事并不了解,他的知识库也没有搭载相关的知识
<张大胆> “猫猫你懂的多,所以节日会有肉吃吗”
<海安> “您说的是什么节日?”
<星尘> “一场盛大的聚会,那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在吉高,人们所期待的便是可以展现自己的力量,魅力和聪明才智的机会”斑猫人瞅瞅你们,点点头,“而在所有的展示自我的机会中,没有哪一个比功业节更好的了。在这一天,吉高的一切争端都将结束,城市间几乎充满了节日游戏、小吃摊或为欢宴者准备的其他设施,许多商店和私人住宅也敞开大门加入狂欢”
<维赫勒> 吉高…功业节?维赫勒尝试回忆在他曾经生活的那个年代是否有听闻过这个节日
<张大胆> 戳了戳老爷爷
<林间云> 我顺势伸手挠挠狗狗耳朵侧面,“节日嘛,一般都有很多小吃,肯定也有好吃的肉!”
<张大胆> “他说了这么多咋还没提到肉”
<星尘> “我想...是有大胃王比赛的”
<张大胆> “好耶!那我去!”
<张大胆> 开心地顺着猫猫的抚摸动脑袋
<九十九番> “有赚钱的机会吗?”
<九十九番> 九十九沉吟片刻后问道
<星尘> 过去的那个时代甚至连吉高这所城市都不存在
<林间云> 我回想一下有没有听说过这个节日相关的起源传说传统之类的。
<梅露辛> “唔…应该会有吧,只要人多,这样的机会总会有的。”
<星尘> “有奖品,一般是些实用的一次性魔法物品,倒是能卖个好价钱”
<维赫勒> 看来是一些新时代的庆典,维赫勒想,或许参与这样的庆典可以更好地融入这个时代…
<爱乌> 林间云骰出了 1D20+5=8+5=13
<维赫勒> 当然,既然狗狗都凑到跟前了,维赫勒当然顺手rua了一把狗狗。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九十九番> “我也要参加。”九十九点点头,“通常什么样的比赛能拿到那些值钱的奖品呢?”
<海安> “哦?还有魔法物品作为奖品?”我挑了挑眉。“以前都有过什么?”
<星尘> 吉高位于乔哈斯北部,翡翠石窟和伊弗隆河的岸边,这是一个沿海村庄的集群,目前定居着兽人、地精、人类与卓尔们,当地的乱巷是丰富多彩文化的发源地,挤满了住宅、商店、作坊、运动场、露天剧场、神社、酒馆、马厩。当过去的某位吉高人想进行一次联合狂欢时,他想出了比赛的主意——功业节的雏形就此诞生
<维赫勒> “说起来,有没有传单或者手册之类的…唔,就是那种包括了关于这次庆典节所有活动的简介和每个活动所在区域的指示之类的册子。”
<林间云> “吉高也可以算是鱼龙混杂之地吧,肯定有不少有趣的东西。”我轻轻点头,“到时候现场肯定有主办方之类的会发吧。”
<星尘> “你们到哪里自然就知道...因为每年的活动都不相同,我前些年路过的时候,奖品似乎是一些勋带,能给予获奖者短暂的各项增幅...蛮受冒险者的欢迎,虽然吉高城的魔法商店也有售卖,但活动给的可是最优的货”三只耳环调整航行,命令大副升起风帆启航
<梅露辛> “我猜,等我们到那边就看到了~嗯……”
<星尘> “他们一般会用最大号的字体写在路边的招牌上”船长笑道,随后往甲板的另一端巡视去了
<海安> “那我有些期待这个节日。”我靠在栏杆上看向远方 “是个值得一玩的地方。”
<维赫勒> “嗯…”维赫勒放出蝙蝠,让它在海面上自由活动,然后找了个角落闭目养神
<九十九番> “我明白了,船长女士。我会享受这次假期的。”九十九沉默了一会,他进行了模式切换,然后露出了一个颇有些开朗的笑容,“希望大家都能好好享受这短暂的度假!”
<星尘> 在日后航行的几处短暂停靠中,六只耳环变卖了那权杖与一些战利品
<星尘> 她将一个小袋子送到你们的房间,里面放着崭新的60枚钱币,“600枚金币,不过换成便于存放的铂金币了”
3
PC有我的话可攻略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真的一点印象都不剩......除了被圈起的「可攻略」三个字以外,没有相关事件的笔记。虽然从茵格莉性格方面的笔记可以看到当时心里大概有些想法的痕迹,但我现在啥都不记得。
话说人家大威因这么多岁,而且你们应该也没有空攻略她。


你太小看我了!我可是专门选了讲道理之圣印的美少年啊!
这并不是一个四处收服姐姐Pokemon的故事。
* Dya 失落
:em007
4
PC有我的话可攻略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真的一点印象都不剩......除了被圈起的「可攻略」三个字以外,没有相关事件的笔记。虽然从茵格莉性格方面的笔记可以看到当时心里大概有些想法的痕迹,但我现在啥都不记得。
话说人家大威因这么多岁,而且你们应该也没有空攻略她。


你太小看我了!我可是专门选了讲道理之圣印的美少年啊!
这并不是一个四处收服姐姐Pokemon的故事。
5
月影下的吉罗德 / 木桩的cos团记录
« 最新帖子 由 猫儿 今天19:57:54 »
2023.02.06

磨坊3鬼婆

在一团乱糟糟的衣服下找到了点珠宝(6*25金币) 150

3瓶药水,分别标注着“青春”,“欢笑”,“母乳”
青春,好像金色的糖浆
欢笑,有着红茶版的色泽
母乳,则是一副绿色的乳状液体

青春,应该可以让使用者更有魅力,持续时间1天
欢笑,失心疯毒药
母乳,苍白酊剂 ,也是毒药

2个孩子,弗里克和米尔特
6
PC有我的话可攻略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真的一点印象都不剩......除了被圈起的「可攻略」三个字以外,没有相关事件的笔记。虽然从茵格莉性格方面的笔记可以看到当时心里大概有些想法的痕迹,但我现在啥都不记得。
话说人家大威因这么多岁,而且你们应该也没有空攻略她。


你太小看我了!我可是专门选了讲道理之圣印的美少年啊!
7
撒花~感谢大佬翻译!
8
PC有我的话可攻略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真的一点印象都不剩......除了被圈起的「可攻略」三个字以外,没有相关事件的笔记。虽然从茵格莉性格方面的笔记可以看到当时心里大概有些想法的痕迹,但我现在啥都不记得。
话说人家大威因这么多岁,而且你们应该也没有空攻略她。

9
2.8 更新职业分支
译者碎碎念:不是,这个奶阵过于强了吧,限制一个人一回合奶一次,又没说一轮能奶几次,保底4d8+pb的群抬,还是附赠动作,运气好还能直接接下一个,奶魂哭晕在厕所了
10
是的,这就是我上次说的整合规则书的结果。在斧正以及BUG排除后,我将它公开了给你们。
使用愉快,有BUG请在规则书首页+我的QQ咨询我。
魔女小姐上。
我手机用的CHM阅读APP是CHM Reader(来自谷歌STORE),没有任何问题(当然你也可以用任意CHM阅读器打开!)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6hE00FNMgp3mojiSvs_t6g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