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安科跑团/DND5e】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安科算不算跑团的经典老番  (阅读 13133 次)

副标题: 圣武士单挑《凡戴尔》,哈哈!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我的 DND 入门是靠我的一位好友带我体验 《凡戴尔的失落矿坑》这一典中典的入门本。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在第三章就跑不动了,但依旧是一份美好的回忆,后来我磕磕绊绊的啃了啃 PHB 和 DMG,大概熟悉了一下 DND5e 规则。
前段时间,我的另一个朋友打算整活,车了个 6/6/30/6/6/6 的神秘游侠挑战矿坑(30 是 DEX),虽然最后也咕咕咕了(因为只有射箭,射箭以及狠狠射箭),但这更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也引发了我进行思考,单挑《凡戴尔》是否可行?
也在最近,神秘游侠的主人告诉我《凡戴尔》重置了,我想这是一个好机会,让我的圣武士来挑战一下《凡戴尔》!
那么让我谨慎思考一下我该怎么做。
首先我的好友无一例外的都不想带这种东西,单人团的体感实在有些谔谔,即使有人 ob 也不算很舒服。
其次我好像没有翻译过的资源,要狠狠啃 5etools 生肉(虽然开贴子的时候已经在苹果园找到前瞻了)
那么我只能自己给自己带团了,也算是锻炼锻炼写作能力!
因为开写时没想到苹果园,所以写了好多都没往这边投,哭哭。

总之现在开始我们的神秘冒险!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好多东西都扔 bilibili 专栏了,那边的我也是 软糖RT,不过是 软糖R-T。
先阐述一下规则问题吧,就说点简单的。
角色遇到任何意义上的依赖智力的抉择难题都会骰一个智力检定,看情况决定他的决策智商。
角色遇到的,设计给 PL 的谜题同样也让他过智力。
尽可能的不改骰子,改了也要说。就算要改,尽可能使用激励之类的方式修正。
由于《凡戴尔》的第一章是按节点给 EXP,但这样就意味着我的一级帕要一路打完十几只地精两个熊地精四头狼甚至还要抽空救下来修达,这不太可能,所以我强制改成按怪给EXP。
升级效应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官方的处理方式,所以我这边设定为短休拿一般向特性,HP 和法术位,长休拿长休特性。对我的帕来说,升级不会让他的圣疗池立刻多 5 HP。

最后,如果他真的死了,就按节点回溯。如果是破财消灾能解决的问题,那就破财消灾。

因为新《凡戴尔》是 23 年重置的,我开全拓展很合理吧!

大概就这些,主播要先去考个试,剩下的我晚点搬。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吐槽,解说等代表我本人的话用斜体表示,其余的大概都是我们主角视角的。
先来认识一下我们的主角吧,他的名字都是 5etools d100 随出来的。
伯纳德·勒鲁瓦
我是伯纳德,一个平凡的牧师,一个平凡的武士,嗯,像我这种人似乎被叫做圣武士。

我在普伦出生,这里算不上繁荣,但也还算热闹。作为有些地位的港口城市的附庸地区,普伦往往是旅客的过渡驿站。我的童年时期都在这种乱糟糟的平和下度过,父母都是普通农民,真要说有些远见也只有把我送到教会学校这一件事。因为那位“上帝”是智慧的,富有远见的,无所不能的。按我的学习成绩,说实话成年之后一定能当上一个不错的牧师,一个有些……壮硕的牧师。哈哈,其实我还是很有这方面的才能的。但是可能我还是太壮了,16 岁就被拉走充军。

军旅生涯……也不算烂吧。头上的公爵并不是用了人就扔的那种贵族,他落实了承诺的工资。随后,我帮父母赎回了地,差点能够过上一个相对舒服点的生活了。为什么说“差点”呢,因为,我被募入了主教卫队,虽然拿着教会公职人员的超高工资,但是又回不去家了。

今年,已经是我离开家的第 8 个年头了。目前手上的任务并不重,教会为了提升形象,给了我们一些类似于冒险者的委托……无冬城……甘德伦·寻岩者……10gp?嚯,每人 10gp 确实诱人,但我找不到其他合适的队友,嗯嗯,这份钱最终还是只能我拿了。

老谈这些过去也没意思,我最后讲讲我的信条:荣耀即是一切。这并非饱了肚子就要面子,而是人生来就应当刻苦训练,砥砺前行,到达个人的顶峰,才能来到光辉圣洁的圣域。希望这次冒险能够有一些新的收获吧。

普伦捏他自法兰西普罗旺斯地区土伦。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以及他的角色卡……
【dnd3={13,7,12,7,12,9}{12,16,13,9,14,13}{18,13,14,9,12,16},顺序为 STR,CON,DEX,INT,WIS,CHR 取第三组,交换 DEX,WIS】

种族:人类,属性值加成:全属性 +1,特性:无,语言:通用语

职业:圣武士

职业带来的熟练:

轻甲,中甲,重甲,盾牌

简易武器,军用武器

运动,威吓

感知豁免,魅力豁免

职业带来的随身物品:

军用武器(长剑,1d8,两用(1d10))+盾牌

五把标枪,1d6,投掷30/120ft

探索者套装:一个背包,一个睡袋,一套野炊工具组,一个打火匣,10支火炬,10天份的口粮,一个水袋,50尺的麻绳

一件锁子甲(AC16)和一个圣徽

背景:侍僧

背景特性:作为一名侍僧,你被那些与你有共同信仰的人们所尊敬,且你可以举行你信仰的宗教仪式。你与你的冒险伙伴可以在寺庙、神殿、或其他属于你宗教的官方机构中获得免费的治疗与照护,但是你仍必须提供任何法术所需的构材。那些跟你有共同信仰的人们会赞助你(只有你),使你能过着简朴的生活风格。

你也可能跟所属神祇或信仰的某座神庙有所联系,并在该处拥有一处居所。这可能是你曾侍奉过且保有良好关系的寺庙,也可能是你作为新家的寺庙。当身处寺庙附近时,你可以请求该处祭司的援助,只要你要求的援助并不危险,且你与他们的关系良好。

特别的,我个人设定在团本中任何有规模的聚落都会存在与主角共同信仰的圣殿。因为原先捏他的就是基督教。

背景带来的熟练:

洞悉,宗教

矮人语,地精语

背景带来的物品

一个圣徽,一本祷经或转经轮,5支焚香,祭祀服,一套寻常服装,和一个装有 15gp 的寻常囊袋

【背景个性:1d8=8,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待在神殿中,以至于我与世俗人们没有什么实际的相处经验。】

【背景理念:1d6=5,信念。我相信我的神明会指引我的行动。我有信心只要我努力,事情便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守序)】

【背景羁绊:1d6=4,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众。】

【背景缺陷:1d6=5,我提防及怀疑陌生人,并预期最糟糕的情况。】
很神奇的是,他的个性,羁绊,缺陷非常契合我的需求和角色个人的设定,这让我不用解释他为什么一个人去接下这个看上去有些危险的任务了。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一些关于凡达林的信息
凡达林镇坐落于剑湾北部,在无冬城和剑山之间。几个世纪以前,这里还算得上一个繁荣的定居点,密切联系着周围的聚落城镇。但后来土匪占领了这里,凡达林最终成为了残垣断壁。

几年前,凡达林又来了新的居民。他们依着旧村庄的废墟,建立起了新的居所。村民正在用自己的辛劳,共勉发展凡达林。但同之前一样,土匪和怪物的阴影依旧威胁着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五百年前,矮人和侏儒各氏族签订了著名的“凡戴尔协定”,并以此共同分享潮音洞穴下的富矿资源,而该矿藏也因富含强大的魔法力量而知名。一些跟矮人和侏儒结盟的人类施法者将这股能量进行约束转化,建成了一个制作工厂(称为法术工厂),而这里可以轻易的制作出魔法物品。在矿坑的黄金时代,附近的人类城镇凡达林也 因此发展壮大。只是后来兽人横扫北地的灾难爆发时,这座矿坑并未幸免于难。 由于垂涎潮音洞穴的丰富资源以及大量的魔法财宝,一支强大的兽人势力在逐利的邪恶法师协助下对此地发动了袭击,而人类法师和他们的矮人、侏儒盟友为守卫法术工厂与兽人们展开了血腥厮杀。法术战斗摧毁了洞窟的大部分地区,只有少数人从塌方和地震中生还,而潮音洞穴的位置也从此失落。 几百年来,被埋藏的珍宝吸引着寻宝者们来到凡达林,但没人能成功找到失落的矿脉。在最近,人类重新在这个地方定居,凡达林再次兴盛。更重要的是,寻岩者兄弟(三个矮人)已经找到通往潮音洞穴的入口,并且准备重开这个矿坑。 然而,寻岩者兄弟并不是唯一对矿坑感兴趣的人,一个人称黑蜘蛛的反派已经控制了当地的强盗帮派和地精部族,并同时派出特工跟踪寻岩者兄弟企图找到矿脉。现在黑蜘蛛妄图独吞潮音洞穴,并一步步铲除所有的知情者。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我现在正从无冬城出发,剑指凡达林。和我一起前进的还有一满车的补给。

货车载满补给品和食物,包括十二麻袋的面粉,几桶咸肉,两桶烈酒,一些铲子、镐和撬棍(大概每样十二把),和五把配有灯油的牛眼提灯(灯油总量大概 50 扁瓶)。货物总值大约为 100 gp
车上还放了主角的包裹,因为携带上背包及生活用品会使主角中载

一人驾驭这样的牛车真是有些麻烦,倒不如说,有些让人胆怯。这样一车货物的价值显然不是我一人能守备的。啊啊,其实在神殿我有不少愿意同行的同伴,但我觉得同样是圣武士,一人和几人大概不会有多少区别。无冬城的其他职业冒险者我又信不过,唉,两三天的窗口根本不足以让我信任一个人到能交出我的背后。

三猪小径,这条“小径”我已经走了半天,不知道该指责牛车的缓慢,还是咒骂自己当初的鲁莽,总而言之,太阳已经在下行,而我的路可能还没有一点结果。

欸?前面是什么?两匹死马?而且他们的身上都插着几根黑羽箭。

我跳下牛车,拿起盾牌和长剑,缓慢的向前挪动。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不是有人遇袭了就是前面有什么有毒的东西。”我这样想着,靠近了马的尸体。

啊?这是甘德伦和他的同伴修达的马!而且绝对死了一天往上!

但我还没能继续了解,就有几只箭头向我飞来。

【地精隐匿对抗伯纳德被动察觉】

【隐匿 4#d20+6=11,7,24,11,伯纳德被动察觉12,地精 C 获得突袭】

【投掷先攻】

【地精:4#d20+2=3,10,11,22】

【伯纳德:d20+1=19】

【第一回合,突袭轮,地精 C 的短弓攻击】

【1d20+4=13+4=17,未命中】

右侧的飞箭迅速的刺入了我的侧腹,还好,这支箭被锁子甲完美的拦下了。

【第二回合,地精 D 的短弓攻击】

【1d20+4=12+4=16,未命中】

前一根箭让我明确了攻击的来源,很好,两侧的累积地精已经完全暴露。又是飞箭袭来,不过我早早做好了准备,用盾牌抵住了威胁。

现在是我发挥的时刻了。右侧的地精明显更为机敏,那就先解决他们!

【第二回合,伯纳德移动到地精 C,D之间,长剑攻击地精 C】

【1d20+6=14+6=20,命中】

【1d8+4=7+4=11 点挥砍伤害,击晕地精 C(2D6=9)】

我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狠狠地击中了眼前地精的腹部,他后退了几步,没过多久就倒下了。

【第二回合,地精 A,B 的短弓攻击】

【2#d20+4=18,14,命中,未命中】

【1d6+2=2+2=4 点穿刺伤害】

【伯纳德 8/12】

但把背后展现在敌人面前很快给我带来了恶果。地精的箭矢插入了我的背部,其中一支直接刺入了我的皮肤。

【第三回合,地精 D 的短刀攻击】

【1d20+4=20+4=24,暴击】

【2d6+2=2+2+2=6 点挥砍伤害】

【伯纳德 2/12】

眼前的狡猾地精利用我在背部受击后吃痛时的姿势,狠狠地将短剑从我的两手间刺入我的腹部,大量的鲜血从中流出,我的身体有些站不稳了。

我没有办法,只能先运用自己的祝福力量回复体力。

【圣疗池 0/5,伯纳德 7/12】

【第三回合,地精 A,B 的短弓攻击】

【2#d20+4=20,15,命中,未命中】

【1d6+2=2+2=4 点穿刺伤害】

【伯纳德 3/12】

又是同样的位置!阴险的两箭狠狠地折磨着我刚刚才获得的伤口,我现在有些乏力了。

【第四回合,地精 D 的短刀攻击】

【1d20+4=4+4=8,未命中】

不过我重整姿态,避免了可能的致命一击。地精的短刀被我用长剑招架,我希望后面能好受点。

【第四回合,伯纳德的长剑攻击,目标,地精 D】

【1d20+6=15+6=21,命中】

【1d8+4=8+4=12,击杀地精 D(2d6=9)】

幸运的是,刚刚他的失误为我创造了一个良机,我的长剑得以直接攻击他的颈部,重击之后,他的颈椎被我砍断,但头还坚挺的留在身子上,不过已经没救了。

【第四回合,地精 A,B 的短弓攻击】

【2#d20+4=14,15,未命中,未命中】

我的英姿显然吓到了两只远处的伏击者,他们的两箭分别落到我的两侧,除了灌木并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还有两只地精……绝境中的武士正在捍卫荣耀!

【第五回合,伯纳德移动到地精 A,B之间,长剑攻击地精 A】

【1d20+6=15+6=21,命中】

【1d8+4=7+4=11,击杀地精 A(2d6=9)】

胆怯的地精已经无法正面对抗我的斩击。他连刀都没能抽出来,身体就已经被旋转的长剑撕碎,血液喷溅了一地。

【第五回合,地精 B 选择逃跑,附赠动作撤离,动作疾走,向北方移动 60 尺】

不好,可不能让他逃了!

【第六回合,伯纳德向地精 B 靠近 30 尺,使用标枪远程攻击】

【1d20+6=9+6=15,命中】

【地精 AC 15】

【1d6+4=2+4=6 点穿刺伤害】

我抽出腰间的标枪,狠狠的向逃跑的地精投去。标枪划过了他的大腿,但没有阻止他继续逃跑。

【第六回合,地精 B 选择逃跑,附赠动作躲藏,动作疾走,向北方移动 60 尺】

【对抗检定】

【地精 B,隐匿 1d20+6=16+6=22】

【伯纳德,察觉 1d20+2=10+2=12】

可恶!他躲到了树丛里,我看不到他了!

但我清楚的看到了他跑到了左边,也许我能试着蒙一枪……

【第七回合,伯纳德向地精 B 的方向靠近 30 尺,使用标枪远程攻击,因无法看见被攻击目标,以及远射程而获得劣势】

【1p20+6={17,12}+6=18】

【1d6+4=2+4=6 点穿刺伤害,击杀地精 B (2d6=9)】

惨叫声从远处传来,我知道我已经解决了我最后的敌人。

简单收拾了一下后三只地精的尸体后,我把最先解决的那只,我专门留下活口的地精捆在了树上。但他们没有带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有几个铜币。

【1d10=4 cp】

取回散落在森林的标枪后,我感觉十分疲惫。简单用布条包扎了一下伤口后,我躲到丛林里,爬上树小憩了一个小时。

【EXP 收益:4*50=200】

【短休:投掷一个 HD,1d10=9】

【伯纳德 12/12】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先搬这么多,其实已经搬了等价于一章的量了,后面估计会按照战斗分节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噩耗传来……我发现我在过克拉摩窝点的时候少算了很多怪……我跑完的那些章节得作废了。
但是我脑测发现这地方真的不像是 1 级 4 人队能过的,大家觉得呢?我可能得给我们的帕一些新手保护了。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喜报,脑测完后几章发现就这一段压力最大,我甚至怀疑这地方根本不是为了 1 级队进去的,神秘。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我回来了,在写完作业前,我先搬一段交涉吧。
现在的问题段就是地精哨兵多了一个队长,所以我考虑重跑一下哨点那一段战斗。并且,因为这一段压力太大,我可能要在升级效益里短休给长休新特性了,但是法表还是不能让这个刚要升级的人填上。(其实这只意味着圣疗池+5)

后面那一段战斗,其实利用了地形强行斩了克拉格,我觉得还挺有意思,就不改了,改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好运再赢一次 :(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补一下上一场战斗的路线。


我醒来了。

这一个小时虽然睡的并不舒畅,但十分安稳,没有什么烦人的东西来骚扰我。我清楚,地精肯定不会只是为了好玩就守着死马埋伏。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别的人来麻烦我。

【1d4=1,地精恢复了 1 HP】

我翻身下树,正好看到那只被我击晕的地精醒来。他无力的挣扎着,用地精语的脏话咒骂我。哎哎,他怎么会知道我正好学过地精语呢?

“这么喜欢说脏话?”我用地精语挑衅他。

他听到了熟悉的语言,似乎有些诧异,但狰狞的面庞没有变,依旧愤怒的看着我。

“你大可以继续这样。”我不怀好意的说,“现在你的命已经在我手上了,如果你还希望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你就老实点!”

【因存在威胁与地精性格,威吓自动通过】

他拉下了脸,愤怒变成了不满,而后则是无奈。

“我什么都可以说。”他挤出几个字来。

“第一件事,为什么你要在这里埋伏我?”

“因为我们知道,有人认识这两匹马的主人,就来埋伏了。”

“哦?这两匹马的主人?甘德伦?和他的保镖修达?”

“对,是这俩人。”

“那么你的意思是,你们在这袭击了他们,然后觉得我,他们雇佣的人,迟早会发现这件事。于是就来除掉我。”

“是是是,你说的对。”

“那么问题来了,你们为什么要袭击他们?并且,袭击这两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对你们来说究竟有什么好处。”

“那个矮人,甘德伦。听说有一个叫‘黑蜘蛛’的人要他。这个‘黑蜘蛛’联系了我们的头儿,让我们把甘德伦抓了。”

“头儿?你们的头儿是什么人物?能接下这种任务?我可不觉得甘德伦是能被几只地精解决的。”

“我们的头儿是一位熊地精,叫克拉格。他掌管着一个十几只地精的营地。虽然我们是打不过他,但人多了总有办法,总之我们抓了他,并且把他送给‘黑蜘蛛’他们了。”

“啊啊,我大概懂了。你知道‘黑蜘蛛’为什么要他吗?”

“他说,要带他见格罗尔王,还要活的。其他的我不知道了。”

“格罗尔王?”

“我们老大的老大。住在克拉摩城堡里。”

“克拉摩城堡?”

“就是咱这儿一个城堡,我也不知道在哪。”

“那休达呢?他不会也要打包送过去吧。”

“他还在我们的巢穴里。”

按理来说,该问的问题已经差不多了。也主要是些关于甘德伦和休达的事情。我现在有两个选择,其一,抛弃我的雇主,带着这车货物跑路,其二,去这堆地精的老家,先把保镖先生救出来,顺便问问克拉摩城堡的事情。嗯,没什么争议,我必须得去把甘德伦他们救出来,我出来冒险不是为了钱。

“介绍一下你家?”我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呃呃,我要怎么说。那是个洞,这里有条河,这里有个洞,这里有啥啥啥啥。”

他的双手因为被捆住而无法比划。但我感觉他根本就不想好好说。

我用长剑敲击了几下地面,警告他不要说废话。

“我说的都是真的!这里有条河,这是个洞!这也是个洞!这这这这,都是地精!还有狗!还有熊地精!”

看得出来他似乎确实在好好说了,但是我根本听不懂。

“我把你的手换个方式捆,你画个图。”我试图换个方式获取答案。


他用手艰难的拨开泥土,嗯,画了个蘑菇。

地精画出来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带我去就成。别耍花招,我只会走你走过的路。”

他点点头,表示顺从。

我把他的身体从树上解开了,但是他的自由被限制在我身旁五尺。我把牛拴在了他原先待过的地方,希望没人会对他们干坏事。板车则被我藏了起来,带着这东西去地精营地有点愚蠢。我从中挑出了我的背包,几根火把,火绒盒和我的水袋,虽然水袋里估计只剩下1品脱不到的液体了。

随后,他带着我开始向北方走。

【感知(生存)检定】

【1d20+2=7,DC10,失败】

【无事发生。】

他并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有哄骗我的勇气。我安稳的走过了一条小径,绕过了一个套索和一个陷坑。走了大约五里后,我的视野再次开阔,嗯,前面是一个洞穴,看来是它们的老巢了。洞穴奇妙的有溪水流出,看上去东边是正确的进入通道。

我把手上的绳子捆回了树上,真的和别的地精打起来我可没手管他。

写作业去了,哭哭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喜报,我的作业好像不太写的完。

等周末看看有没有机会搞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二萝

  • Guard
  • **
  • 帖子数: 203
  • 苹果币: 0
 :em001可以考虑当敌人最终攻击骰值计算完之后的数据VSAC的不同水准来描述如何躲过了攻击
比如链甲是16AC 盾牌是2AC,人站着不动是10AC(盔甲令敏捷加值归零)
当最终攻击值在0-9可以描述为对方的失手,10-15是被盔甲挡住,16-17是被盾牌挡住这样(当然盔甲和盾牌谁先谁后可以随意,有其他法术的加值也可以额外描述)
会增加很多工作量但是在描述的时候会更有趣生动一些 :em021 :em021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em001可以考虑当敌人最终攻击骰值计算完之后的数据VSAC的不同水准来描述如何躲过了攻击
比如链甲是16AC 盾牌是2AC,人站着不动是10AC(盔甲令敏捷加值归零)
当最终攻击值在0-9可以描述为对方的失手,10-15是被盔甲挡住,16-17是被盾牌挡住这样(当然盔甲和盾牌谁先谁后可以随意,有其他法术的加值也可以额外描述)
会增加很多工作量但是在描述的时候会更有趣生动一些 :em021 :em021

其实考虑的一点是,在重甲单位正常的战斗里一般很少有“打不中”这种情况。毕竟 PC 和 NPC 都是有一定的战斗经验的。而且,着甲单位的受伤我认为主要来源于对护甲没防护的部位和护甲缝隙的攻击,仅有重击才能代表真正意义上的“穿甲”或是“严重击打”。我们的主角很难有灵活闪躲的能力,有其实也很难拼过地精的能力吧。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是的,我回来了,前段时间考试太差电脑被收了,我可能考虑周末跑完差异的那一段,然后把剩下的内容搬过来。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Hqw__

  • Peasant
  • 帖子数: 2
  • 苹果币: 0
支持,顶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河流的大段被灌木阻挡,我得从北边上去。

我绕到了洞口边上,做好了渡河准备,当然,先不着急,肯定有那么几个哨兵在的。

嗯,没看到。

那么就让我试着渡河吧,还是谨慎一点。不过,我的装甲让我并不能多谨慎……

【敏捷(隐匿)检定,因重甲劣势】

【1p20+1={9,18}=9】

【地精被动感知 9】

【即DC 9,通过】

锁子甲的摩擦声音还是很大,溪水声完全没有隐蔽,反而造成了更多的噪声。但是并没有人发现我,我却要发现“没有人”了。

灌木丛挡住了我先前的视野,让我看不到河流东侧的细节。这里有一个凹陷的区域,天然就是为了守备这样的入口而生的哨区。也如我所料,有一对哨兵,但这两个正在偷懒的地精根本没注意到我,他们身后有一个看上去像是头目的单位,嗯。这似乎是我的机会。

这里离哨塔已经只有15尺不到,冲过去给那些还在美梦中的地精来上一剑!

【投掷先攻】

【地精,头目,小弟A,小弟B:3#d20+2=11,10,6】

【伯纳德:1d20+1=14】

【第一回合,突袭轮,伯纳德长剑攻击地精 A】

【1d20+6=11,未命中】

我的冲刺并没有带来任何益处,眼前的地精侧身一闪,让我劈了个空。

【第二回合,伯纳德长剑攻击地精 A】

【1d20+6=15,命中】

【1d8+4=8 点挥砍伤害,击杀地精A(2d6=7)】

但我在他们还没拿起武器之时就斩下了第二剑。眼前地精的头颅直接落地,让人心情愉悦。

【第二回合,地精 B 的短弓攻击,地精头目的两次弯刀攻击,第二次具有劣势】

【d20+4,d20+4,p20+4={18,11,{22,9}},命中,未命中,未命中】

【d6+2=8点穿刺伤害】

我的重心太过于倾向地精头头,虽然用盾挡下两刀,却没闪过右侧地精喽啰的箭,它狠狠的刺入了我的脖颈。

【伯纳德 4/12】

【第三回合,伯纳德长剑攻击地精B】

【d20+6=21,命中】

【伤害最低理论超过地精 B 生命上限(2d6=4)】

我回身一砍,用斩断立即完成了复仇。

【第三回合,地精头目的两次弯刀攻击,第二次具有劣势】

【d20+4,p20+4={14,{21,15}},未命中,未命中】

眼前敌人的攻击我已经有些适应,头目的两刀继续被我的灵巧压制。

【第四回合,伯纳德长剑攻击地精头目】

【d20+6=20,命中】

【d8+4=8 点挥砍伤害】

【地精头目-8】

我以长剑回击,劈开了眼前地精的格挡,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第四回合,地精头目的两次弯刀攻击,第二次具有劣势】

【d20+4,p20+4={14,{11,12}},未命中,未命中】

迟钝的地精继续挥空,给我带来更多机会。

【第五回合,伯纳德长剑攻击地精头目】

【d20+6=18,命中】

【d8+4=7 点挥砍伤害】

【地精头目-15】

又是深刻的一剑!X型的开口狰狞的诋毁着面前地精薄弱的防御,他后退了几步,看上去快撑不下去了。

【第五回合,地精头目的两次弯刀攻击,第二次具有劣势】

【d20+4,p20+4={6,{9,17}},未命中,未命中】

这地精演我?

看得出来他已经无法战斗,接下来的两刀同以往一般无趣,分别被我的护盾和长剑挡下。看着他错愕愤怒的扭曲面庞,我笑了出来。

【第六回合,伯纳德长剑攻击地精头目】

【1d20+6=17 命中】

【地精头目 AC 17】

【d8+4=9点挥砍伤害,击杀地精头目(6d6=24)】

这地精真的演我?????

我的第三剑为“X”做了一次穿刺,彻底解决了这个命硬的家伙。

脖颈的伤口依旧在流血,我必须休息,现在,我只能祈祷这些地精不要在这个时候换班。我把地精的尸体藏了起来,但血迹有些不好处理,我只能试着掩盖一下。解决完这些事情之后,我躲在哨点附近,又睡了一觉。

【EXP 收益:2*50+200=300,累积 500】

【LV:1→2】

【HP:4/12→12/20】

【法术位:1 环*2】

【圣武士 2 级特性,至圣斩】

从2级开始,当你使用一次近战武器攻击命中一个生物,除了武器伤害以外,你可以消耗一个法术位以对目标造成额外的光耀伤害。这个额外伤害在消耗1环法术位时为2d8点,高于一环的法术位则每环再加上1d8点伤害,最高至5d8。若目标为不死生物或邪魔,则伤害再增加1d8点,最高至6d8。

【圣武士 2 级特性,战斗风格】

受祝勇士

你从牧师法术列表中习得两项戏法。这些戏法对你来说是圣武士法术,施法关键属性是魅力。每当你提升此职业的等级时,你能够将一个已知戏法替换为牧师法术列表中的另一个戏法。

选择:光耀祷词、亡者丧钟

【圣武士法术由于没有长休无法填充已知法术】

 

战斗发生点,因为堵住了口所以地精无法回去报信,只能死拼。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清醒一些后,我继续祈祷,利用神圣力量缓解了不少脖颈的钝痛。

【HP:12/20→17/20】

【圣疗池 0/10】

看得出来他们营地非常松散,岗哨都倒下足足 1 个小时都没人来了解情况。嗯……这一觉真的不错。就是时候已经不早了,我得快点进去,我可不想在晚上打架。

进入洞口不久后,我的右侧出现了一个台阶,上方是一个……小房间。这个房间长得有些扭曲,里面传出了牲畜的臭气,还有野兽的咆哮。听上去像是有些东西被铁链拴住了。我转过头去,看到了三头被拴在了石笋上的狼。



可爱狼狼子,比 MM 的狼可爱多了
三头狼看到了我,开始变得更加急躁,我挥了挥手,发出了一些安抚的声音,试图让这些狼不再紧张。

【感知(驯兽)检定】

【1d20+2=7,DC15,失败】

然而狼并没有接受我的好意,反而更加愤怒了,他们开始挣扎,试图脱开铁链,来解决眼前的入侵者。

【投掷先攻】

【狼:3#d20+2=22,5,10】

【伯纳德:d20+1=12】

【第一回合,狼群的挣扎】

【团体力量检定】

【3#d20+1=16,10,21,DC15,成功】

愤怒的狼群开始躁动,卡在石笋中的铁棒开始松动。

【第一回合,伯纳德移动至狼中间,离三只狼各 5 尺】

【由于狼被锁链控制,我不认为他们能够完整的触及5尺,所以他们无法攻击伯纳德】

我念出一段神圣的词语,试图驱散不洁。炙热的光辉从我胸口喷涌而出,击打着眼前的三头孽畜。

【第一回合,伯纳德的光耀祷词】

【体质豁免 狼 ABC】

【3#d20+1=7,12,9,DC13 失败,失败,失败】

【1d6=4 点光耀伤害】

【狼A-5,狼B-5,狼C-5】

他们并没能抗下神圣力量的净化,因圣洁打击而开始嚎叫。

【战斗声似乎有些吵了】

【第二回合,狼群的挣扎】

【团体力量检定】

【3#d20+1=19,16,19,DC10,成功】

三头狼继续使劲,直接挣脱了束缚,他们现在围在我周围,看上去非常吓人。

前一段经文刚刚结束,我就立即开始了新的一轮咏唱。同样圣洁的词语继续干扰眼前生物的身体。

【第二回合,伯纳德的光耀祷词】

【体质豁免 狼 ABC】

【3#d20+1=8,14,20,DC13 失败,成功,成功】

【1d6=3 点光耀伤害】

【狼A-8,狼B-5,狼C-5】

但这一次效果并不好。有两只狼似乎已经适应了激流的冲击,依旧坚挺。

【第三回合……】

【1d4 只地精来探勘情况了!当然,他们来自别的区域。】

【1d4=2,那么是克拉格自己的那两只地精,位于标点 X】

两只地精从小房间的……上方??!滑了出来,他们看着我,感到非常诧异。

【地精 力量检定】

【2#d20-1=15,12,DC10,成功,成功】

其中一只试图加入阻拦我的队伍,剩下的一只想要从他们来的地方爬回去。

【投掷先攻】

【2#d20+2=16,6】

【第三回合,地精 A 的短刀攻击】

【1d20+4=24,重击】

【2d6+2=12点 挥砍伤害】

【伯纳德 5/20】

那只富有侵略性的地精迅速从狼群中穿越到我面前,借着我对他们惊讶的契机一刀刺入我的胸口。锁子甲很硬,但仍然有可以取巧的缝隙。巨大的伤口出现在我的胸膛,鲜血四溅。

【第三回合,狼 A 的啃咬攻击,具有优势】

【1b20+4={6,9}=9 未命中】

与他配合的狼则扑了个空,我甚至有些怀疑他在使用假动作,以让他的同伴得以对我造成如此损伤。

我只能期待神圣的祷词能够拯救我。

【第三回合,伯纳德的光耀祷词】

【体质豁免,狼 ABC 地精 A】

【3#d20+1&d20 =10,12,11,15,DC13 失败,失败,失败,成功】

【1d6=6 点光耀伤害,击杀 狼 A(2d8+2=8)狼 B(2d8+2=10)狼 C(2d8+2=10)】

【地精 A】

三头狼在我绝境中的神圣冲击下失去了性命。我调整姿态,稳稳握住手中的剑。剑上的神圣符文用微光回应着我。

【地精 B 尝试爬回去】

【运动检定】

【d20-1=11,DC10,成功】

他缓慢的上行,并用地精语大吼“有入侵者!”

【第四回合,地精 A 的弯刀攻击】

【1d20+4=9,未命中】

我的威仪又一次发挥了作用,眼前地精的攻击开始偏移,而不再像刚刚那样游刃有余。

【第四回合,伯纳德的长剑攻击】

【1d20+6=8,未命中】

可惜……我也没有多少力气挥剑了。长剑被短刀挡下,眼前的地精邪魅一笑。

【地精 B 似乎真的要摇到什么狠角色了】

【第五回合,地精 A 的弯刀攻击】

【1d20+4=5,未命中】

【第五回合,伯纳德的长剑攻击】

【1d20+6=22,命中】

【1d8+4=5 点挥砍伤害】

又是一轮交锋,剑刃在空中碰撞,最后是我取得了胜利,在地精身上留下了巨大的创口。

【地精 A -5,地精B,克拉格】

【第六回合……】

【地精 B,克拉格,力量检定】

【d20-1&d20+2=6,4,DC10,失败,失败】

【效应上来说,地精 B 卡在了上面,克拉格摔下来了】

【坠落 30 尺 3d6=13 点钝击伤害,倒地】

【地精 A -5,地精B,克拉格-13】

从两只地精滑出的洞口处突然出现了一只更大而更恐怖的带毛生物。仔细一看,那是一只熊地精!伴随着他出场的是一句战吼:“谁敢忤逆克拉格?”

与他帅气的台词不同,他直接摔了下来,看上去受到了不少伤害。

现在,武士的战斗状态达到了最糟。

【投掷先攻】

【1d20+2=3】

【第六回合,地精 A 的弯刀攻击】

【1d20+4=6,未命中】

眼前的这支地精已经发挥不了他的全部实力,他的弯刀直直的打到了我的盾牌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我的希望再次给到脑海中那句圣言。

【第六回合,伯纳德的光耀祷词】

【体质豁免 地精 A 克拉格】

【2#d20&d20+1=1,DC13,失败】

【1d6=5 点光耀伤害,击杀地精 A(2d6=10)】

【地精B,克拉格-13】

神圣力量再次冲击我的敌人,并击倒了重度创伤我的旧仇。

【伯纳德后撤30尺】

【克拉格起身,移动15尺,疾走15尺至伯纳德面前】

那只看上去有些滑稽的熊地精起身前进,打算一击将我解决。

【第七回合,伯纳德的长剑斩击】

【1d20+6=18,命中】

但是,是谁会被一击解决呢?

至圣斩!

【3d8+4=15,8 点挥砍,7 点光耀伤害,击杀克拉格(5d8+5=27)】

【地精B】

长剑在我手中飞舞,在光耀庇护下,一剑刺入了熊地精的心脏。

【地精 B 力量检定】

【d20-1=12,DC10,成功】

第二只地精姗姗来迟,看到了自己头目倒下,脸扭成了一团,胆怯的向后退了两步。

【第七回合,伯纳德向前移动 30 尺,贴到地精面前,长剑斩击】

【1d20+6=24,命中】

【1d8+4=9 点挥砍伤害,击杀地精 B(2d6=9)】

我没有给他多少反应机会,冲上去一剑砍下了他的脑袋。

好累。

好累啊。

我胸口的伤口还在阵痛,先前岗哨地精造成的伤势也并没有一点回复的迹象……

望着这一地尸体,我的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疲惫。是啊,我英勇的斩杀了他们,但我的损伤实在有些太大了。

我靠近他们滑下的那个洞口,这里堆满了各种生活垃圾,骨头,碎木,铁片,石片。看得出来这洞一般不是给人爬的,但没有办法,我必须先保证上面没有威胁。我丢下盾牌,点燃火炬,奋身一跃,开始向上攀爬。

【伯纳德 力量(运动)检定】

【1d20+4=20 DC10 成功】

通道非常狭窄,还有足足 30 尺高,我用左手和剑抵住两旁的墙体,配合双脚向上挪移。

【伯纳德 敏捷(隐匿)检定,对抗上方区域生物,因重甲劣势】

【1p20+1={19,9}=9】

发出来的声音似乎有些大了。

等我探出头来时,一只狼与我对上了眼,看得出来他很疑惑这里为什么有人。

【投掷先攻】

【伯纳德 d20+1=18】

【狼 d20+2=3】

我跳出洞口,快速冲向狼,往他身上砍了一剑。

【1d20+6=13,命中】

【1d8+4=12,击杀狼(2d8+2=12)】

他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就已经身首异处。

这个房间看上去是为他们的头头,克拉格量身定做的宫殿,可惜克拉格已死,看不到他在宝座上耀武扬威的样子了。

看上去是不是很帅?但是他们葫芦娃救爷爷式的全似了
房间中心的火堆让我手上的火把有些浪费了,我将其甩灭,等待着下次能够用上它。

在房间的南方,堆积了许多补给品。各式各样的工具,干粮,还有些许更换的武器。以及一些我认为地精们根本用不上的东西,比如一些人类祭祀用的礼器。这些箱子袋子大多都有个蓝色狮子的徽记。我在无冬城时有些印象,总之这是某些商会的货物。即使找不到正主,我也得先把他带走。

除了这些有主的东西,还有一个装满着钱币的箱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刻着克拉格的名字。里面的钱币很掉价的是铜币和银币,我暂时带不走。但里面的两瓶治疗药水很有意义,嗯,身上的疲惫终于能有些消解了。

我饮下一瓶药水,稍微恢复了些。随后,我包扎好伤口,从补给品中挑了个新的盾牌,躲在了房间的凹陷里。简单埋藏了尸体过后,我尝试再次休息。

【2d4+2=9】

【EXP 收益 4*50+2*50+200=500,累积 1000】

【LV:2→3】

【伯纳德 22/28】

【1环法术位 1/2→2/3】

【神圣誓言:奉献之誓】

尽管奉献之誓的实际内容和限制各有不同,但立下此誓的圣武士都共有以下这些信条。
诚实. Honesty
不要说谎或欺诈。你言出必行。
勇气. Courage
尽管谨慎是明智的,但绝不可畏惧行动。
怜悯. Compassion
援助他人,保护弱小,并惩罚恃强凌弱者。怜悯你的敌人,但要以智能惩治他们。
荣誉. Honor
以公平待人,让你荣誉的行为成为他们的典范。尽力行善,避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尽责. Duty
对你的行为和其后果负责,守护那些你负责照顾的人,并遵从你理应服从之人。

【奉献之誓 LV3法术】

【防护善恶, 圣域术】

引导神力:至圣武器
3级奉献之誓特性
以一个动作,你可以将正能量注入一把你正持握的武器,使用你的引导神力。在1分钟内,你在使用该武器进行的攻击检定中加入你的魅力调整值(加值最低为+1)。该武器同时将散发出20尺半径的明亮光照和再延伸20尺的微光光照。若该武器原本不是魔法武器,则它将在持续期间变成一把魔法武器。
你可以在你的回合作为任何其他动作的一部份结束这个效果。若你不再持握或携带该武器,或若你陷入昏迷状态,则此效果结束。
引导神力:驱散不洁者
3级奉献之誓特性
以一个动作,你展现你的圣徽并说出一句斥责邪魔和不死生物的祷词,使用你的引导神力。每个距离你30尺内且可以看见或听见你的邪魔和不死生物都必须进行一次感知豁免。若豁免失败,该生物将被驱散长达1分钟或直到它受到伤害。
一个被驱散的不死生物必须用它的回合尝试尽可能的远离你,且它无法自愿的移动到距离你30尺内的空间。它无法采取反应。它的动作只能使用疾走动作或尝试挣脱阻止它移动的效果。若它无法移动,则该生物将使用闪避动作

最后,补一下我们的行进轨迹。上文的标点也会在这张图里

« 上次编辑: 2023-11-25, 周六 13:09:26 由 软糖RT »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真给他狗运完了,刚刚检定他短休内有没有遇袭的幸运直接出了20……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

离线 软糖R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喜报,没狗运了,回档一次了
《地精灾厄》企划,正在火爆搁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