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小说安科化】《红皮箱子》  (阅读 3671 次)

副标题: 标题及序言

离线 zhenmuqin

  • Peasant
  • 帖子数: 26
  • 苹果币: 0
  • 为什么不试试喝盗版rio喝断片呢
【小说安科化】《红皮箱子》
« 于: 2023-12-15, 周五 23:24:32 »
序言               
这部作品的契机说起来非常独特,它脱胎于我读完了洛夫克拉夫特和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一些短篇小说(主要是《梦寻秘境卡达斯》和《梦中的欢快葬礼以及十二个异乡故事》)和安杰伊·萨普科夫斯基的《猎魔人》系列小说以后,我计划把这部小说写为一部长篇,起码是十万字以上的那种。然而这一序言写在我动笔之前,我也不清楚我究竟会写到什么程度。   不过既然你看到了这段文字,那么想必你已经计划在读这部作品了,对于这一点,我十分感谢。然而我并不会感到受宠若惊,因为这部作品必然是无人问津的,相比于写给读者,它更像是写给我自己。这时候,我差不多又重读了一遍前些日子写就的《天堂之上》,它也让我对于这部作品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认知,我计划把我的龙与地下城世界观写进小说里,并以这一世界为蓝本,创造一部奇幻小说。你知道,我并不像马尔克斯,他不习惯于重读自己的作品,哪怕一次也不。我则不然,在空气,湿度,心情,时间,氛围,位置和机会恰当的时候,唔,那么好,我会再读一遍,而无论读多少次,它都会带给我一种别样的感觉。
你可能很诧异,这难道不是在吹嘘自己的作品吗?恰恰相反,只有自己的作品才能带给自己慰藉,而别人的作品带给你的只有惊叹,至少我很少在阅读中获得纯粹的慰藉——一种来自过去的自己给现在的自己的安慰。
序言往往是在小说开始之前填写的,我并不喜欢这样,我在动笔开始之后又折返回来修改了这段序言,把其中我认为狂妄自大且目中无人的部分删去,转而写上了这段文字。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产出好的作品是十分难得的,人们的索取和不断抬高的要求让你生产,却不通过它们获利。幸运的是,我并不打算获利,即使是有一天我真的有幸达到某个高度,我也深知那是时势造人的结果,而不把一切功劳揽在我的身上。我认识到自己的才疏学浅,并且尽可能地尝试接受它。
我希望,我的小说对你而言并不只是茶余饭后的消遣与谈资,尽管你可能不这么认为。我想要说的是,谢谢你,虽然你还没有开始阅读我的小说,但自打你看到这一篇文章起,你就已经赐予了我莫大的荣耀了。


榛木做的琴
2023.6.11
第一部_红皮箱子
第二启示
   战争造就英雄,同时造就瞎子,聋子,瘸子和哑巴,在那之后,造就更多的寡妇,鳏夫,孤儿和尸体。没错,尸体,无数具尸体。军队开过来再开过去,适龄的年轻小伙子们就跟割麦子一样成片地掉了脑袋,然后统统成了尸体。总是有人说什么“战争是死神最好的帮手”或者“战争是死神的镰刀”之类的话,要么就是直接给某场战役冠以一个“绞肉机”的名号,把后来提起它们的人都吓得半死。今天来看,每一场战争都足以享誉这个名号,这是有目共睹的。人命如同肉馅一般,完整地进去,粉碎地出来。你是否曾经见过战争的场面?我猜没有。七十五年以来,索拉莱里帝国主宰着星火大陆,为挣扎在战乱与灾难之中的人民带来了安定与繁荣。不幸的是,来之不易的和平并没有得到应得的地位,而是被如今的人们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然而帝国是由人建立和统治的,正如人一样,它也会变老。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神的帮手将把和平从我们的手中夺去,而我所知道的是,战争从来不守时,它并不来了又去,而是在我们生命的阴影下永世长存。
——《第二启示录》缪埃·弗朗西斯[/b][/i]
   夕阳在桦树的一侧投下拉长的阴影,时候已经不早了,在这片并不称得上茂密的树林里,有人正在扎营。他们人数不多,但动作很麻利,不到一刻钟就搭建起一顶帐篷,生起了一堆营火。炊烟袅袅,影子拉得越来越长。
   “为什么不讲讲你自己呢?这也好那也好,我们都经常讲起自己,既然你也入了我们的行,那我建议你尽早融入这个职业。”男人用火钳拨了拨燃着的营火,随即在营火旁的一圈帆绳上坐了下来。阿德兰抬起头仰望着男人,然后随着他的动作低下头。他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不讲也行,但一般我们不信任摸不清底子的人,也不给这种人收尸。”男人朝着一个方向使了使眼色,阿德兰顺着看过去,那里有一具残破的尸体,他的头没了,手指扭曲着张开,四肢不自然地紧绷着,浑身都是伤口和血渍,原本身上穿的衣服已经看不出颜色。“我们对待心里没底的人就这么样。”他说着又扒拉扒拉营火,火焰中跳跃出几点火星,“那是小比尔,他被骑兵的战镰剃了头……通常而言,我负责给死者下葬,但他吧……大家都不愿意碰他,我也不愿意。可怜人,只能躺在那里发臭发烂。”男人看向阿德兰,道:“我当然不介意少给一个人下葬,也不介意提前给一个人下葬……这只是时间问题。”
   “随你便,你可以试试。既然我还没跟你动手,那以后也不会。除非……”阿德兰把手按到了腰间的短剑上。“除非什么?”那男人眯起眼睛问他。“除非你想吃刀子了。”男人沉默了一会,然后他用火钳敲敲靴帮子,磕掉些许顽固的炭灰:“得了吧,砍了我有什么好处?我们是宝藏猎人,不是赏金猎人。我的人头不比你自己的值钱……”男人放下火钳,轻描淡写地说,“况且,我不认为你打得过我?嗯?哈哈……”
   阿德兰又不说话了,他默默地把手收了回来,两人之间开始了一段漫长而尴尬的沉默。桦树们的影子已经和地面融为一体,月亮在天空中取代了太阳的位置,黑夜正在缓缓降临。今天的云层有点厚,连着十几天都是这样,人们看不到月亮,只能在氤氲的缝隙中窥见它们的一丝光彩。其他人陆陆续续地上了床,而阿德兰和男人就这么坐着,除开男人偶尔添柴和摆弄营火的噼啪声,整片营地没有声响,而稀疏森林中时不时传来的虫鸣鸟叫,也如同桦树影子一般融入这压抑的黑夜中。
   “十一点一刻过五分。”男人从夹克里取出怀表看了看,率先打破了安静。他最后一次往柴火里摆上能闷着烧一夜的柴火,然后把怀表放回夹克里,再把夹克脱下来摊在帆绳上。“我要睡了,你守第一班夜,等到两点一刻的时候把我叫起来,怀表在夹克里。”男人指了指帐篷,又指指夹克,然后朝着帐篷走去。阿德兰抬手叫住他:“喂!”男人回过头来看着他,露出疑惑的表情。阿德兰把夹克抛给他,然后把他按回那一圈绳子里。“你和我一起守夜,然后你可以把其他人叫醒,让他们接替我们。”男人轻声说:“为什么?”阿德兰没说话,男人又问:“就算我陪你在这守夜,我们该干点什么?扑克牌在小比尔的尸体上,骰子在格林的挎包里。我既不愿意翻尸体,也不愿意叫醒一个起床气大的要死的侏儒!”
   阿德兰看着男人,男人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怎么了?”他问。“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阿德兰回答。男人别过头去看了眼营火,然后说:“这有什么关系?”
   阿德兰轻笑道:“这样你可以在守夜的时候讲讲你的故事,然后我们就有事干了,至少你有了。”男人叹了口气,他妥协地伸出手,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本济尔多尼圣经。象征性地吹吹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片朴素的单片眼镜戴上,他低下头,翻开书页,然后抬眼看着阿德兰:
   “缪埃·弗朗西斯,他们都叫我说书人。”
Miue·Francis As your Service

离线 zhenmuqin

  • Peasant
  • 帖子数: 26
  • 苹果币: 0
  • 为什么不试试喝盗版rio喝断片呢
Re: 【故事之前】
« 回帖 #1 于: 2023-12-15, 周五 23:35:19 »
别问我为什么从个人版转到安科区了,问就是看了安科漫画手痒了(另外自己写的后续太垃圾了,所以算是一种集思广益)
别问我原来更新的后续哪去了(删了)
别问我……
呃,总之这是一次自我同一性的危机……
好了,言归正传,很感谢各位能够参与我的安科,那么在故事开始之前,我们要先明确一些具体的设定。
由于缪埃是一位说书人,他总是将自己经历过的冒险故事文艺化,然后讲给面前的阿德兰(这个情形是某一次团的时候发生的),所以故事的内容可以天马行空,我们需要以下的几个元素来构成第一章的故事
1.主角:除去万年不变的缪埃以外,谁会成为他的旅伴?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年龄/性别/性格/外貌/职业/经历)都可以成为描述他的元素
2.地点:鉴于缪埃是一位位面旅行者,所以无论是在伊戈历希上还是其他的地方,只要是我所能够理解并查找到的,我都会尝试写作!(世界观/作品中的地点,甚至现实中的地点)
3.情节:拒绝老套的剑与魔法,我们要的是富有实验精神的新剧情,任何你想让主角们经历的剧情都可以在此处列出!
我会在收集了足够多的点子后开启安价,感谢各位的参与!
Miue·Francis As your Service